?

Log in

tower of light

February 2017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naruto - 4k, yondaime - rope

蓝如血 (四+卡) 原作茕蝶,翻译Rin-chan

关于题目说明一下:原文的题目是Blue as Blood,我和Rin商量之后直译为“蓝如血”。各位当然都知道,人的血是红的。(废话) 然而在英文中,“blue blood”是为“高贵的血统”之意。所以想表达的是,四代大人的眼睛和他的血液一样blue。

哦还有就是,这文是为了两个目的而写的。其一是给四代大人写情书,其二是“我在虐卡爸!这是我多年的愿望!!你们谁也别拦我!!!”(死)

最后要感谢Rin的美妙翻译,让我得以把这个故事和中文圈子里面的同好们分享。
—茕蝶

题目:蓝如血
配对:无,四+卡(失之我命)
原作:茕蝶
译者:Rin-chan
注明:英文版为绯华的三秋复站贺文,中文版为Rin&缭给茕蝶的谢礼


「Is go dtí tú mo mhuirnín slán」

*

关于要怎样保护移植过来的眼睛,把这件事教给卡卡西的人是注连绳。这包括了要一丝不苟按时滴的药水、需要特别订制的隐形眼镜,以及最重要的一条—永远、永远不要在任何情况下揉眼睛。

“……还有,你偶尔哭一下也不错。那样对眼睛有好处。”保健课上到最后,那个男人似乎是深思熟虑地加上了这么一句,脸上写着同样份量的沉静和不可捉摸。那样的他所说出的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呢?这是一个会让人非常困扰的问题。

尽管如此,卡卡西本能地把这当成了玩笑。和他自己的老师自来也不同,注连绳并没有讲笑话的名声在外。所以这种难得的尝试令他显得脱线,似乎也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

必须说明的是,如果不算上哭的那部分,玲也给了卡卡西完全相同的护理建议。但是注连绳的话对卡卡西有着简单却不可抗拒的影响力,并且在此方面无人能及。

卡卡西之所以一板一眼地遵循了注连绳的教导,说到底还是因为对方是他的恩师。在某些情况下,无视医嘱的忍者也许还算得上英勇(虽然愚蠢);然而没有人敢违抗自己的老师。至少对于十三岁的卡卡西来说,这是忍者世界的逻辑。当时的卡卡西已凭借干净致命的杀伤力成为上忍,但可惜仍然只有一双十三岁少年的眼睛,左边和右边都是。

“父母为天地。师君乃日月。”

这是旗木家的家训。当然,那时父亲和母亲都已不在,木叶也没有所谓的旗木家族了。因此除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和火影之外,卡卡西能够效忠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很快地,就连这两种存在似乎也即将合并:三代目说了很多次在这次战争后要退休,而继承火影之位的人显然非“黄色闪光”莫属—只要他能从这场惨烈的战争中好手好脚地活下来。

何况,除了他的地位名望以及举手投足之间的威严之外,在“眼睛保健”这个话题上注连绳还握有一张能令卡卡西乖乖听话的王牌:他的亲身体会与经验之谈。

《木叶二十四史》里有这么一段:四代目火影拥有一双极其罕见的眼睛,名为“灵眼”(Reigan)。虽然这原本更像是一种隐性遗传病,但通过勤勉的精神训练再加上很多点不可理喻的运气,这缺陷能被转化为优异的武器。灵眼的使用者能看清时间和空间的经纬,并发现其中微乎其微的缝隙。扭转和还原时空,这是灵眼最有名的功能。除此之外,传说中它的使用者还能和徘徊在现世中的亡魂交流。

*

老师是否能看见父亲残留的鬼魂?卡卡西曾经不止一次地考虑过这问题。毕竟在传说中,那些因为自私理由而自杀的人,死后都很难被说服去超生。尽管卡卡西从没感到背后有什么诡异的凉气,不知为何他仍然坚定不移地认为父亲仍被束缚在这个世界上。对此他并不觉得安慰,反倒有些烦恼。

至于注连绳,他从来没有对卡卡西提起过他和旗木作云生前死后的谈话。白牙不让他说,何况从一开始他就根本不愿意介入这种事情。父子关系其实是种极其微妙的东西,而考虑到他连自己父亲的名字也不知道,注连绳对这种话题感到非常苦手。人的情感远比最难的忍术还要复杂,这道理很早以前他就深有体会。

尽管如此,他有时候还是会担心。

在带土死以前,卡卡西总是警惕得像只受伤的野兽。若是感觉到了哪怕一丁点的危险,那个孩子对于身旁所有的人都会毫不迟疑地选择以獠牙相向。不过在当时,“身旁所有的人”其实大概也只有带土,因为注连绳是师长而玲又温婉得不可能与任何人发生争执。(为什么那个女孩要当忍者呢?注连绳从未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是在神无昆桥一战之后,卡卡西失去的似乎远不止一只眼睛和一个同伴。生之气息从他的身体中逃走了,而现在那只仅存的眼睛有时会让注连绳很不舒服地想起某名鬼魂。那眼睛不再承载任何坚定的情感,并因为失去了它的焦点而显得空洞。虽然为了他的灵眼训练注连绳曾与“死亡” 和“空洞”的一千种面孔对峙过一千个夜晚,他仍然因为在他的学生身上看到了那些痕迹而微微悚然。

*

“你不能为他做点什么吗?”

在小队回到木叶后不久,那位灰白色的鬼魂就在注连绳面前出现了。它问出这问题时,青年正在满月下的森林里无辜地进行他的午夜散步。尽管如此,由于这个会面乃至这个问题本身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注连绳并没有觉得反感。他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死者。

“作云さん,晚上好。”

“无论如何,请你帮他度过这一关。”鬼魂没有立刻回应这礼貌的问候,而是急迫地继续了下去。“我……是不洁的人,只要我留在这里,一直都会这样下去。但是你,有灵眼的你……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量……”

说到这里他终于无力地闭了口,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惨白。注连绳在暗中叹了口气,虽然就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

“作云さん知道吗?我每天都向神灵祈祷,并且对它们许三个愿望。”

他注意到对方脸上的惊讶,继续说了下去。“第一个愿望是为了木叶的平安,第二个是为那些死在我手上的亡魂,而第三个,”他短暂地停顿了下,但他的音调并没有波澜,“是为了卡卡西……只是为了卡卡西。”

长时间的沉默。

到最后鬼魂深深地叹了口气,而两人都没再说什么。注连绳继续按照他自己的速度向前走,作云跟在后面。他们一直走到森林的中心;在那里,古老的银杏树和野芦苇环绕着一个美丽的小湖。注连绳走到湖边低头看了看—水面上只有他的倒影。他对于这种不对称莫名地感到不满。

因为在他身边确确实实地站着旗木作云。至少,在这里的是旗木作云所遗留下来的全部存在。那个能阻止自来也和大蛇丸公开火并的人,如今竟来乞求他帮忙照顾一个幼小的孩子……这种事情注连绳在一开始完全无法想象,到现在也仍然不习惯。

其实就算白牙不来找他,他还是会为卡卡西做同样的事的。但注连绳也知道,他不可能劝作云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作为一个选择了让自己唯一的孩子成为孤儿的父亲,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抚慰死者的的良心,除了伤痛和时间。

他在水边跪下洗了把脸。他的眼睛因为对方长时间的访问而开始疲劳,需要清水的湿润。可惜在他小心地按揉太阳穴时,那令人隐隐不安的低沉嗓音又响起来了。

“……我本来以为,神是会回应所有的祈祷的。”

“我也是。”

当注连绳直起身时,那影子已经消失了。森林里的月光仍然平静而柔和,但他感觉到有一份无名的重量降在了他的胸口。是直到一年以后,当四代火影在懒洋洋的夕阳之下面对九尾时,他才突然明白了当初那份重量究竟是什么—所谓“命运”的既为定局,凡人的无力和脆弱,以及神确实会回应所有祈祷的事实—只不过有时,那答案是“不”

“啊……卡卡西,要是你能看到这个就好了。真漂亮。

*

是卡卡西把他老师的尸体带回去的,连同着那个封印了九尾的孩子一起。但在那之前,完全无视婴儿的啼哭,他与那个男人独处了一刻。脱下带钩的暗部手套,他以就连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温柔替注连绳合上了仍然睁着的眼。他知道他会极其思念它们,就如同他的写轮眼思念那从前的主人。

也许正因如此,在这最后的一个手势之前,他先低下头吻了吻那双空洞的瞳,仿佛是要将它们从记忆中除去一般。现在的那对眼睛里没有光芒,没有温柔,也没有决断;唯一残留的只有它们的颜色:生前死后,碧蓝如血。

*

The End

Rin - 春节快乐,猪年大运!^0^ says:
哎,我觉得说教意味更重了,果然是你自己改的……
小花和小丫 says:
大哭

(小花=旗木遥,小丫=宇智波雅)

Comments

那个……四代的名字……是?
没有官方定论。日本同人叫他Shimenawa注連縄,我也就跟着叫了……

四代大好

那个《木叶二十四史》是杜撰的吧……= =////
翻译的rin同学真是辛苦拉,虽然我比较喜欢英文版~~飞

Re: 四代大好

当然是杜撰的^^

英文版和中文版毕竟是不一样的,虽然我这个改翻译的人也已经尽力了。

“啊……卡卡西,要是你能看到这个就好了。真漂亮。”

四代在同人里挂了又挂,只有这次我看出点视死如归的味道来。。。
又及,偶坦白,亲那篇英文我根本没看。。。现在后悔ING[抓墙]
我果然还是英语小白呀。。。。。滚动

Re: “啊……卡卡西,要是你能看到这个就好了。真漂亮。”

哦其实俺没指望你们读英文版本的……

恭喜你,你又挂了ORZ

明明刚还在疾风传里瞻仰了四代的英姿来着……这的确就是一篇虐卡爸文,可惜顺手又虐了卡卡西老师……
看第二遍疾风传完毕半夜跑来撒欢的某,越看佐助大人越有爱,明明就是一个由“装帅着嘴硬”进化为“真帅着嘴硬”的长大了的佐助,啊啊好可爱~~遗憾的是这样的佐助我更想让他受,老师你加油……

Re: 恭喜你,你又挂了ORZ

我总觉得,这样的佐助大人若是要受,事态会比较惨烈……

我觉得真正理想的世界

应该满街都是双面插头。。。这样即使有[消音]疮也不影响两个人哈皮。。。。

Re: 我觉得真正理想的世界

一个真正完美的攻君是不可能被那种小事难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