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tower of light

March 2017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sherlock - violin

关于琴,关于爱 (BBC Sherlock 翻译 by 荔枝,兄弟清水向)

题目:关于琴,关于爱 (Stradivarius and Grace)
作者:Renata/茕蝶 (snowlight)
翻译:asukajude
人物:Mycroft, Sherlock
分级:PG-13(原文提及违禁药品与不雅词汇)
摘要:Five moments in Sherlock's life, with or without the Stradivarius that Mycroft gave him.
(故事灵感源自这里。个人恶趣味翻译:弹琴要和说爱连在一起……)
原帖:http://snowlight.livejournal.com/819072.html

i.

“你有过一把斯特拉迪瓦利?!”John此刻的震惊似乎不亚于又在冰箱里找到颗人脑袋,“你有过一把斯特拉迪瓦利,却无法独自把这套房子租下来?”

“重点是‘有过’啦。”Sherlock说着,一只手拿起他的琴弓,但眼睛依然直盯着墙上的新弹孔,“再说了,不是所有的斯特拉迪瓦利都是Tennant或者Viotti那样的名器。我想我那把上面有太多磨损划痕,以致于它和苏富比拍卖那种令人飘飘然的荣光无缘。”

“但就算这样——一把斯特拉迪瓦利!”仿佛忽然意识到什么可怕的事实,John顿了一下,“我该问你最后把它怎么样了么?”

Sherlock没有回答,只是把琴弓仔细而缓慢地滑过琴弦。他能感觉到那辉煌的声音所引起的共振,宛如红色满月下的笑声。

那琴声依然毫不留情地在他脑海中回响。

ii.

“你给他买了把斯特拉迪瓦利?” 尽管这是个问句,他们的母亲的语气听起来也没有特别惊讶。 “Mycroft,亲爱的,你不应该这么做。”

但Mycroft向来有化险为夷的才能——他亲吻了母亲的双颊,成功地让她的注意力转向长子大老远从牛津跑回来的辛苦,并为此嘘寒问暖喋喋不休。买了件奢侈的圣诞礼物什么的就这么被原谅了。

于是Sherlock 就这么拥有了他人生中第一把4/4全尺寸小提琴。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那尺寸比提琴制造者的名字可重要多了。琴很旧,但他并不介意。卷头的雕刻比起他以前拥有过的琴来说显得更为随意,但这也无所谓。在云杉木的面板上有条很明显的划痕,不过Mycroft翻过琴来,示意他看共鸣箱背面那非同寻常的丰富色彩,就好像是岁月沉淀下的精华一般。

“妈咪说你不应该买这个给我,”他若有所思地说,将琴架上肩颈之间,“这钱你是哪儿来的?”

Mycroft挑起嘴角冲他笑了。Sherlock立刻明白,在这问题上他永远没指望能从他哥哥那儿得到一个直截了当的回答。

“谁说我得付钱?”

iii.

虽然外表并不怎么起眼,但这把斯特拉迪瓦利的声音有着让人窒息的深度和穿透力。它为放声高歌而生,应该以浓烈而狂热的激情来演奏。某些小提琴家会把他们的乐器比做他们的姑娘,但Sherlock知道他手中这把绝非淑女。嗯,应该给它一个更有阳刚之气、更亲切的称谓。

当他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Sherlock用他的斯特拉迪瓦利和贝多芬让人抓狂了很一阵子,然后又换频道到了帕格尼尼。后来他对这两位的作品都感到厌烦了,于是开始谱写他自己的音乐。他的老师对这一行动可没给出什么支持态度,因此Sherlock干脆放弃了小提琴课。

他开始在花园的凉亭里拉琴,尤其是在大雨从天而降的时刻。小提琴在他的弓下颤动与共鸣让他感到一阵狂烈的满足,他独创的音符穿越轰然的雨幕翱翔天际。

尽管他形只影单,Sherlock仍然知道他能把这世界踩在脚下。在那些时刻里。

iv.

“我给过你一把斯特拉迪瓦利。”Mycroft看着他说。

Sherlock憎恶着他哥哥问话的新方式,憎恶这种方式在指责他的同时假装一切都一如往常且都在完美的掌控之中。他恨不得用力扯下Mycroft身上那层体面的虚伪装饰,让他们之间的曾有过的、如今已经腐坏的一切都爆发出来。

“你是给过,我亲爱的哥哥,”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烟,靠近Mycroft,并直截了当地把烟全都喷在对方脸上。Mycroft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这混蛋。刚在白厅呆了一年就把官方那套恶心玩意儿全学起来了。接下来呢?会不会穿惨不忍睹的彩色袜子再配上同样可怕的领带?

Mycroft一直等到烟消散了才再次开口。

“Sherlock,” 他的声音还是如此充满耐心,仿佛在跟一个十岁孩子说话,“那把斯特拉迪瓦利。我想知道它到底怎么了,如果你肯告诉我的话。”

Sherlock又狠狠地吸了口烟,然后把烟头按熄在厚重的窗帘上。到目前为止,使劲儿吸烟嗑药都没能毁了他的灵敏嗅觉,因为在这距离下他还能闻出Mycroft清淡的须后水味道。那味道闻起来是如此地人畜无害,让他着实想撕碎什么东西。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他一巴掌拍在Mycroft的肩膀上。他的哥哥没有退缩。那双深暗的眼睛甚至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Sherlock微笑着,再次向前倾身。

你和你的斯特拉迪瓦利都见鬼去吧。”

v.

与其说是推理得出的结果,这更像是一种直觉。但当他看到沙发上放着的那只小提琴盒子时,Sherlock便知道Mycroft又给他来了一手。有的东西会改变,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

他想立即冲进餐厅揪着他哥哥要一个解释,但罪魁祸首正倚在门框上,一张脸上挂着那个一贯看好戏的笑容,仿佛那表情是他最喜欢的那对袖扣一样。

Sherlock眯起眼睛。他不打算打开那盒子——在Mycroft面前。

“我真的很少这么说,Mycroft,但你太让人无话可说了。”

“多谢。”

他坐在沙发上盯着那只小提琴盒,几乎害怕看到里面的东西

“十年了,”Sherlock听到他自己恍惚地说。顿时关于这一切的真实笼罩了他:他与它分别了十年,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思念,从来没想过还能找回这失落的恩典。

“对你来说,大概如此。”Mycroft在房间的另一端回答,“我在过去的十年中一直保管着它。嗯,事实上,是妈咪保管着它——但你明白的。”

一秒钟之后,他听懂了那句话的意思。

“但我把它——”

“没错,你确实那样了,”Mycroft不着痕迹地打断了他,“那实在让人费心不已。不过我还是在风头过去之后的第一时间里把它拿回来了。”他的哥哥皱起鼻子,仿佛是想起了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我要没找到的话妈咪一定会念死我的。还有,如果你真的想把它处理掉的话,你得更努力点儿。”

“你当我不敢吗,Mycroft?”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他管不住自己的嘴。他拼命想让自己摆脱眼前这种令人怜悯的感觉,就像只四脚朝天在地上打滚的小狗。这太荒唐了。

Mycroft只是笑笑。“如果我们真打算讲和的话,Sherlock,那我觉得我们首先得停止互相挑衅了。”

那可能算是个道歉,但他不那么确定。不管如何,在他能给予一个正经不孩子气的回答之前,Mycroft便已离开。

Sherlock打开了琴盒。

他的斯特拉迪瓦利在对他微笑,稍微有点儿经历风霜的姿态但远比他记忆中的模样更美。木质坚韧如初,虽然闻起来似乎有好一阵子没有被使用过了。他轻抚过弦轴箱,琴身,琴颈和琴弦,而他所能想到的一切就是,它真美,真美,真美。甚至连瑕疵之处也是。

他翻过小提琴,知道自己会在音板的背面找到什么。

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留着一个孩子曾刻下的潦草字迹。

一个时间也无法磨去的名字。

Deartháir.

兄弟。

—EN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