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tower of light

February 2017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sherlock - gaze

关于命运 (BBC Sherlock 翻译 by Mimiluku,兄弟清水向)

真的是辛苦Mimi啦……这篇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很难翻……大概是因为写得太隐晦了吧。orz

题目:关于命运 (Of Fortune)
作者:Renata/茕蝶 (snowlight)
翻译:Mimiluku (捉虫:Renata)
人物:Mycroft, Sherlock
摘要:兄弟之间的某堂文化课……?
注明:写给Raing的生日礼物。中文版和英文版略为有出入,为作者自己的改动。
原帖:http://snowlight.livejournal.com/833812.html

Sherlock从来都不是为了戏剧本身到West End看戏的。他通常是陪着妈咪或Mycroft出席,因为即便有着Livingston太太的陪伴看顾,仍然没有人会觉得把Sherlock扔在家是个可行的主意。(这一年的他正逢恶名昭彰「恐怖的两岁」乘以6.5倍的……13岁。)不过他并不介意泡在戏院里看那光暗之间的各种衣鬓交错,因为于他而言那是一场观察的游戏。他爱看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看他们各自的心事和秘密。

这是一个让他沉迷的游戏,虽然太多时候它和社交礼仪格格不入。妈咪从不理会他吐槽上层包厢中的贵妇所佩带的传家宝翡翠胸针实为赝品,但如果带他去的人是Mycroft,Sherlock便有了听众。有时他的兄长甚至会参与讨论他的种种观察所得,让Sherlock不由得怀疑Mycroft到底花了多少注意力来看戏,又花了多少注意力来看他。

「足够就好。」Mycroft永远用那种让人难以辩驳的语调来答复。

这些对话一般都发生在莱斯特广场旁某家Mycroft偏爱的唐人街餐馆中,因为在历经了一整晚的人群窥密游戏后Sherlock总是感到饥肠辘辘。Sherlock从未向妈咪揭发过事实上他哥哥总是吃了双人份的甜点,因为(1)Mycroft是付账的金主,(2)Sherlock爱吃的不是那腻人的八宝粥而是结帐时附带的签语饼,于是他们皆大欢喜和平共处。Sherlock喜欢饼干本身的酥脆质地,也喜欢用牙齿碾碎它们的那种感觉。饼干里面还总是有一种名唤「幸运小签」的纸条,而眼下的他正拿着其中一条把玩。

「你对于细微末节的绝佳观察力,是把兼具祝福与诅咒的双面刃。」他读出了签上的内容,并同时对纸条投以鄙疑的眼光。「Mycroft,别告诉我真的有笨蛋会真的相信这些蠢话。白痴也该是有限度的。」

「Sherlock, 」 Mycroft伸手探向第二份八宝粥。「妈咪说过的,不能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

他毫无愧意地咧嘴一笑,但随即完成了所有咀嚼的动作,只在手指之间玩着薄薄的纸条。Mycroft什么也没说。在对面的墙上有一幅巨大的画像,其中某个中国男人正以仁慈的目光似笑非笑地俯视着他们。

「这家伙看起来不太像开餐馆这一行的。」Sherlock说。

「那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是。」 Mycroft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在你面前的这位是红色中国的首位领导人,毛泽东。

「喔, 」他立刻失去了所有的兴趣。「等到九月,温切斯特里面的人就该逼我记这些东西了。」

Mycroft看了他一眼。「我认为对于各国文化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是非常有用的。」

当然Mycroft会那么想。他的哥哥总是较有耐心而去接近别人的那一个;不介意听他们说话,不介意等待他们的那一个。Sherlock无法如此,而从某种意义上他也十分庆幸他不需要如此。但他知道Mycroft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选择的余地。父亲从未给过Mycroft那种自由。

他大概是在脸上流露出了某种不平,因为Mycroft突然扬起一抹带着深意的笑容,微偏着头看着他。而下一刻,Mycroft自口袋中掏出了钢笔与一本小记事本,并以那一手被温切斯特公学培养出来的老式铜版印刷字体在本子上写道:

「Sherlock,对于那个坐在远处窗边的灰衣男人你有何想法?」

他瞥了那个男人一眼,自然而然地从哥哥手中接起笔,以他还没有被公学荼毒过的潦草字体写下:「显而易见地新婚燕尔,而且新娘十分富有。」虽然这男人带着崭新的劳力士手表,但他仍仅点了一个菜以及自来水。

Mycroft点头表示认同。「女方的家长并不赞同,他们认为他娶他们的宝贝女儿仅是为了钱。」他随即将本子轻推回Sherlock面前。

「在这个案例中,上述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否则他不会这么晚了却仍在相隔这里两个街口的九龙食品上夜班。(Sherlock在参加Mycroft所策划主办的「亚洲甜食购物游」时曾经路过那个工厂。) 「即将去度蜜月,地点可能是马来西亚或泰国,又或是中国南方。」

「中国南方?」Mycroft的句末问号被刻意拉长,呈现出某种程度的讶异感。Sherlock咧嘴一笑,旋即翻到新的一页。

「我知道他并没有在翻阅去中国的旅游广告,但那是完全可能的。毕竟他来自中国南方,而他的父母可能现在仍居住在那里。」

Mycroft微微挑眉。「我们幸福的新郎早已离开中国多年。」

Sherlock投给他哥哥一个疑惑的眼光。Mycroft 微笑着另起新页写道:「他正在吃签语饼,对中国人而言,那可是彻头彻尾的外国玩意儿。某位权威人士告诉过我,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会真的食用那东西。」

「我懂了。」Sherlock扬声说道,随即决定他要吃光Mycroft所有剩下的甜品。于是他伸手从兄长面前一把拿走了八宝粥。「容我请教您,我亲爱的哥哥,那位权威人士又是何方神圣?」

「一个笑颜常开的家伙,叫做T. D. 刘。我在Balliol学院JCR食堂吃早饭的时候,他有时候会坐在我的旁边。」

Sherlock皱了皱他的鼻子,用汤匙刮起那碗底仅存的半匙八宝粥。「是喔,那他还告诉了你些什么?」

「除了他的种种伤口和梦想吗?许多关于香港与吉隆坡的事情,非常有趣。」

Sherlock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哼,吞下了最后一口甜品。他试图在心中勾勒出那个刘端着一盘火腿蛋松饼和Mycroft的早餐闲谈光景,却只能想象出那个人英文中的南亚口音。在与刘未曾谋面的情况下Sherlock就已经开始讨厌对方了,虽然这对他来说并不足为奇。

「对了,最后一件事,关于这东西。」Mycroft往椅背一靠,向着早已空了的签语饼塑料袋挥了挥手。「我可以预测里面所写的一切。再简单不过。」

如果是别人,Sherlock会立即反驳道「你骗人」,或至少一句「鬼才信呢」。但这不同。这是Mycroft。

所以他只是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米迦勒节。」

Sherlock思索了一会。

「那么我还有六年的时间来自己破解它。」这是个毫不实用的技能,但追寻本身就已经足够刺激。

「我亲爱的孩子,」 Mycroft 开始掏出钱包准备付账。「我相信,你有这世界上所有的时间,足够你做所有你想做的事。

-完-

Comments

看出来了部分改动的地方

啊强迫症大好让强迫症来得更猛烈些吧!
对翻译版本我只想提一个地方……"吐嘈"这个词,我只看过“吐槽”这一种写法——当然也可能是我孤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