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tower of light

February 2017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naruto - 4k, yondaime - rope

安息日 (四+卡) 原作茕蝶,翻译璊苧

写给Kohaku的生日礼物。谢谢璊苧的翻译~~~~

题目:安息日 (The Day of Ceasing)
配对:无,四+卡
作者:茕蝶 (snowlight)
翻译:璊苧 (limonenejade)


他的呼吸声短而急促。记忆里的唯一一次,我从他眼中读出了不加掩饰的慌张。就连他的皮肤也已经开始失去人体的温度,就好像那正在下落的太阳也正要把他的生命带到地平线的另一边去,进入那无边的黑暗。

这就是再见了,但我们都没有准备好。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试着笑给他看。

没有回答。他慢慢地伸出手,用双手谨慎地捧住我的脸。那双手上染满了鲜血。事实上这一刻他的整个身体都浸在一片鲜红之中,在暮色下显得美丽可怖。他是死神,我有些昏昏沉沉地想。他曾经是我的拯救;而现在他将是我的终焉。

“你会没事的,”我又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尽可能地诚恳。但我也看得出他没有相信。

“那么请别哭,”他只是这么说。

我点点头。我是不会哭的。尤其是在他面前。

可是我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告诉他。我想告诉他后院的杂草该除一除了,而且这次他休想抵赖过关;我想问他盂兰盆节有什么打算,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计划。很小很小的事情,但也都是很重要的事情。然而就些字句被扼死在我的喉咙里,无法出口。

时间流尽。沙漏已空。

我握紧他的手。

然后我就死了。

*

在刚分别的头几年里,我总奇怪为什么他从不让我入梦。每个生日,每个纪念日,每个盂兰盆节;无论我是多么努力地试图敲开他意识的大门,他都固执地无视我的恳求。最后我避无可避地意识到,这是因为我不曾被饶恕。

而现在他终于站在我的面前,我们得以四目相对,我却发现有什么类似于悲伤的东西占据了我的内心。生死之间的鸿沟从我身边冷酷而精确地夺走了他。在我未能留下印记的这段时空里,我记忆中的那个孩子早已成长为一个男人。

“呐,我就跟你说都会好起来的。”

我不想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因为无论多少个“好久不见”都无法弥补时间这些年来刻出的巨大沟壑。

他也懒得和我说客套话,只是眯起眼睛,看上去有些许不悦。以前当我在木叶那些老家伙们那里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总是这个表情。

“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说这种话……老师,您到头来果然还是个糟糕的人啊。”

我几乎笑了出来。我上前一步,发现他已经可以毫不费力地与我平视。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我却喜欢这个变化。

“糟糕?哦我亲爱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不能这么胡说。没错,我的确说过前女友们的坏话,在酒吧欠了大笔大笔的账,还总是把那些老家伙们吓得心脏病发,诸此等等。但卡卡西,对你来说,我可是天下第一的男人哪。”

他在面罩后面微微笑了。

“您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当然没有,”我耸耸肩。我怎么会变?这些年来我一直乖乖地当着死人。现在的他看上去比我还大,这变化实在让人无法适应;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视觉上的冲击还是不可避免。他原有的尖利和优雅都被一种不自然的冷静代替,像是一把匕首被收回刀鞘。“你呢?”

他似乎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现在说起你的名字的时候不会难过了,”他最后说。他身体的轮廓已经在逐渐变淡消失,要回到阳间去了。“所以我想,也许不用太久就能好起来吧。”

他伸出一只手,触碰了我的指尖。那暖意在我的皮肤上停留着,哪怕在最短的一瞬之后我们都已放手。


-完-

Comments

我是认真地觉得你的同人写作风格

已经成为一种文体了……

荔枝的兄弟文中我最喜欢的一篇和你最喜欢的一篇,这两篇读上去都让我觉得“啊这不是蝴蝶写的么”……

Re: 我是认真地觉得你的同人写作风格

…………“总是被读者说这文没看懂”也是一种文体吗……?你不要这么黑荔枝呀……

翻译的家伙啪嗒啪嗒跑过……

再来说一遍我好喜欢这篇~(当然,是原文)我很喜欢这种风格啊啊~~>

Re: 翻译的家伙啪嗒啪嗒跑过……

谢谢呀~我也很喜欢翻译之后的风格。如果我自己来翻,可能三行之后就想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