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tower of light

写给《Remember》本子的花絮

古埃及对于我就像一个梦。一个因为时间长河而泛黄,连尘土的气味都无处可寻的梦。不论图坦卡门的面具如何金碧辉煌,卡纳克神庙中某处的蓝色如何经过三千余年而绚烂依旧,上下埃及的各个旅游点又是如何铺天盖地充斥着各色的纪念品……那古老文明的生命力似乎已从伊斯兰的埃及逝去。虽然塔利尔广场的一侧就是开罗博物馆,但那里并没有法老的影子,只有无尽的车流(喔,开罗是世界上让人开起车来最胆战心惊的城市)和行色匆匆的人群,以及不甚敬业地站着岗的士兵。

我和Rin曾经计划要同游埃及。虽然最后Rin未得成行,然而在一些快乐的空隙里我总是想起她。 在卢克索的尼罗河上坐小帆船喝茶赏日落,是希望她在那里。在亚历山大港的海边茅亭里看雪白的浪,也是希望她在那里。所以在帝王谷,当我被告知可以定做王名护身符纪念品时,我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念头都是,我要给Rin带这么一个坠子回去。谢天谢地,Kakashi和Itachi的名字都不长,恰好够嵌在坠子里——其中Itachi那面还因为多了一个空格,加上了一个安卡的符号。

这银色(当时还是银色的好吗!)的坠子躺在我在开罗Khan el-Khalili市场买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小包里,陪我一起走完了我去年的地中海环游之旅。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RP原因,我不敢邮寄这东西本身,怕一去就是石沉大海。所幸我在回到纽约后得知伦敦的荔枝君打算年末回国,于是拜托八十八夜的某位幕后黑手在去伦敦出差的时候把小包带给了荔枝,再由荔枝从伦敦带去了北京。(荔枝:“啊?有坠子?什么坠子?” 蝴蝶:“那个包里面的……?”)

这其中耗时约半年,在地球表面来回绕了大概整一圈。套句莎士比亚的话说,all's well that ends well。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坠子的旅程也算是体现了八十八夜的办事风格:一波三折,各种跨国合作异想天开,但末了还是因为大家的无限的耐心和共同努力而得以圆满。

《Remember》这本子的出版,又何尝不是如此。

愿所有的等待都物有所值。愿所有的爱都能留下印记。

飞越沧海的蝴蝶
2011/08/12于纽约

Comments

这是情书啊口胡

憋不出番外的人苦逼画圈

Re: 这是情书啊口胡

表示能者多劳喔亲~

在半夜收到Rin的短信要求给Remember写感言

于是正在翻出来当年的文重温……
但想说的其实就像你写的最后一句——愿所有的爱都能留下印记
PS:你的人品……还是会显灵的,迟到半年总算我没搬家居然收到了多么神奇-_-
aw, you finally went to egypt... "like"
RIN:给Remember写个感言吧
Me:好呀,但是我怕写不好
Rin:米有关系,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这句她没说),蝴蝶已经写了,在LJ上,不过我觉得每个人写出各自的东西就好啦
Me:...那等我写完了再去看


于是我写完了,于是我过来看了,于是...我掩面了
我也读了你写的mwahahaha~

哈哈

恭喜你出本呀=v= 我觉得出本是个劳心劳力的活……

Re: 哈哈

不是我不是我,是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