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tower of light

February 2017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tower of light

洛基养育的三个孩子,以及他未曾养育的那个 (Loki中心粮食文)

标题:洛基养育的三个孩子,以及他未曾养育的那个
作者:Renata Lord (snowlight)
译者:pkuworm
配对:无,Loki中心
分级:PG
注明:英文原文在这里。应norsekink要求而写:假设洛基在制订邪恶计划、跟超级英雄们为敌之余,在他那满当当的日程表中挤出了点时间,真正扮演了父亲的角色,那么会发生什么?这本应是很欢乐的亲情文,不过最后还是掺进了一丝忧郁的感觉。对不起诸位读者了。

*

1. 约尔曼冈德

洛基的孩子中,约尔曼冈德是最会做梦的那个。

“我要去霍格华茨!”十三岁的时候,约尔曼冈德至少每两天都要说上一遍。“我讨厌这所学校!它太无聊了!”

洛基后悔过,不该告诉自己的次子,十一岁生日那天他曾经收到过一封带魔法的信。但现在已经不是那一层面的问题了。就算没有霍格沃茨,约尔曼冈德也会找到其他的方式去做自己的白日梦的。(但假如他有心要上伊顿公学的话,他至少不会整天念叨他将成为“史上最强的斯莱德林”。)

真正的问题是:约尔曼冈德觉得自己的老爸太无趣了。作为曾将九大国度玩弄于股掌之中、一手策划了诸神之黄昏的人,在别人看来至少也该让孩子觉得“老爸好酷”吧?但在约尔曼冈德和他的同学们看来,洛基这些都是平常不过的日常工作罢了。他有时候甚至还要打领带去上班。领带!

洛基那举世皆知的聪明在约尔曼冈德面前败下了阵来,但也就在这时,他儿子的抱怨突然停止了。每一天早上,约尔曼冈德开始期盼着上学的时刻,而在回家之后也会无缘无故地高兴起来。他开始低声哼小曲子。更糟糕的是,他甚至开始曲子了。

可以理解,洛基对此感到了警惕。

作为父母,少不得对儿女的生活进行一番窥探。也没用太大功夫,洛基就找到了儿子这股让人不安的欢乐情绪的来源。那是约尔曼冈德在学校认识的一位非常可爱的蛇族孩子,魁札尔科亚特尔[*]最年轻的女儿。

在知道了这事之后,洛基感到心中安宁了一阵子,不过那也只持续了大约三十秒的时间。在那之后,他意识到他有必要对约尔曼冈德科普一下性知识。

*注:魁札尔科亚特尔(Quetzalcoatl)为阿兹台克神话中的羽蛇之神。

*

2. 芬里尔

芬里尔是三个孩子里的老二,而这效应在他身上相当明显。

他不怎么说话。应该说,他不怎么擅长说话。在洛基的儿子中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只凭巧舌如簧就可以从任何麻烦中脱身,但芬里尔的情况比这要糟得多。当芬里尔感到愤怒或沮丧时,他就会咬人

而每次咬人时,他都是真刀真枪的。

把狼嗥不断的儿子送进牙医诊所——对洛基来说,这恐怕是比在战斗中面对索尔或者托尼•史塔克更艰巨的挑战。直到某个周五下午,赫尔——愿世界之树保佑她那一颗小小的狡诈之心——一举解决了这个让她父亲不胜疲惫的问题:

“不,芬芬!不要咬桑托斯医生!我都告诉过你了,牙医身上是长虱子的!”

*

3. 赫尔

赫尔是那个令别人心碎的人。

总体而言,赫尔算是个乖巧的小孩。洛基知道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惹麻烦,只不过她总能在自己被卷进去之前抽身而出。总体来说洛基对此非常满意——到头来总算有个孩子还是像他,这让洛基颇为宽慰。

所以当赫尔进入了青春花季,洛基对她的事情仍然抱着种彻底超然的态度。他知道,赫尔不需要他的保护就能对付那些捕食者。事实上,恐怕她才是捕食者,而那些人则是她的猎物。洛基觉得放她去打打猎也可以锻炼一下她的手段,为她最终的命运作一场预演。

但在他看到女儿将这种操控人心的能力用来对付她的哥哥们的时候,洛基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约尔曼冈德总是喜欢退缩到自己那小小的世界中,但芬里尔却以无可质疑的虔诚对妹妹顶礼膜拜。只要赫尔愿意,他就会像只傻狗一样跟在她身后,只要她一声令下就马上会跳起来当她的打手。

这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毕竟赫尔足够聪明,完全可以把两个人都照顾好还绰绰有余。然而有些时候洛基总是不禁怀疑,赫尔到底是不是只是在利用芬里尔,就像他只是她放在棋盘上的一枚卒子?

“你知道的,他是你哥哥。”他曾经这样对赫尔说,“他试图照顾你。你也应该照顾他。”

就在这些话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记忆在他身上耍了个戏法。

他想起了阿斯嘉德。他想起了弗丽嘉。

他想起了托尔。

*

0. 斯雷普尼尔

斯雷普尼尔是洛基的第一个孩子,比其他的孩子都要年长得多。

这意味着他出生时洛基还很年轻。真的过份年轻了,以至于完全不知道该拿他如何是好。所以当奥丁和弗丽嘉提出替他养这个孩子时,洛基不假思索地一口应允。

那并不是一个错误。不过多年后,已经养育过一窝孩子的谎言之父在阴谋策划陷害好人的忙碌之余偶尔会琢磨,关于斯雷普尼尔他当年有没有过另外的可能选择。答案总是否。

于是他每次去看弗丽嘉的时候,洛基也就只能说说斯雷普尼尔比上次自己见到他时又长胖了之类的话——弗丽嘉是又给这孩子吃太多甜食了吗?(然而斯雷普尼尔已经不再是孩子,而是拥有了和他父亲斯瓦迪尔法利特同等的美貌的生物。他已经长大了,但洛基没有注意到,因为洛基没有想过要去注意到。)

“当然了,”弗丽嘉冲他微微地笑了笑,“宠爱我亲爱的孙子是我神圣的职责。”

她说的是“孙子”而不是“儿子”。洛基对此至为感激。

他朝弗丽嘉弯下了腰,而她允许洛基吻了吻她的手。在一个母亲和她的儿子之间,有些话语不必被宣之于口。



* 完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