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lonely, nostalgic, gazing3

Law & Order 版本的N大一个Thassarian/Koltira脑洞

一个让我和Hex二十四小时内飙了5w字讨论的脑洞,目前整理出了1w4的讨论而且还各种带补充。关键字:检察官寇尔提拉和警探萨萨里安。年下。狗血。(少许)虐身。狗血。天煞孤星。各种甜蜜肉。(其实我们真的就是冲着甜蜜肉去的……)

大概,目标是写一个系列出来……?(跪)

背景设定:

时代:2010年代
地点:美国纽约市
环境:司法系统,各种细节可参照经典美剧《Law & Order》/《法律与秩序》

人物设定:

寇尔提拉·织亡者(Koltira Deathweaver):40岁的执行助理检查官(检察厅No.2)。浅金色长发,蓝色眼睛,身高为6英尺(1.82米)。虽然算是衔着银汤勺出生的富N代,但在25岁时父母因为车祸同时亡故,在32岁时又亲眼目睹弟弟一家的惨死,于是完全投身于工作,拒绝和人拉近内心距离。在工作上非常成功:处事风格冷静沉着,性格坚毅,心思周密,法庭辩论时每每一针见血。平时待人则温和有礼,虽然以非常年轻的年龄身居高位,却和同事们相处得不错。个人爱好是泰拳和瑜伽。烹饪水平颇佳但很少有空闲给自己做饭。

相关人物:
  • 父亲:曾担任过助理检查官一职,后来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国会众议员。身为呼声最高的市长候选人,却在竞选前夕和妻子一起因为车祸而双双逝世。
  • 母亲:世家出身的淑女,性格温柔而坚定。在去世前是一位完美的政客夫人,周旋于公益事业和政治集会之间。
  • 弟弟(法尔托拉):比寇尔提拉小三岁,从小就很崇拜哥哥。因为父兄的缘故,在从法学院毕业之后也选择了助理检查官作为职业。然而从业不过两年就因为调查一桩贩毒案而惨遭杀害,同时被害的还有他有孕在身的妻子。终年29岁。
  • 上司(提利奥·弗丁):人望非常高的检查官,公正而睿智,极少动怒,对于部下一般而言非常爱护。是寇尔提拉的母亲生前多年的好友。虽然不爱插手部下的个人生活,却也在寇尔提拉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指引过他。


萨萨里安·暮临者(Thassarian Duskbringer):30岁的警探,刚被调到云集了警局精英的犯罪现场组。深棕色头发,绿色眼睛,身高为5尺11吋(1.80米­)。来自于祖父和父亲都是警察的警察世家,在12岁时遭遇了父亲殉职。不幸中的大幸是在母亲和祖辈的关爱之下性格并未因此阴郁。习惯当家里的主心骨男人,特别疼爱自己的妹妹。性格果敢开朗,极富行动力,对于侦查有着一种超人的直觉天赋,虽然办事有时比较冲动但也没有出过大乱子。因为工作太忙而被前任女友分手之后,一直没有再为谁动过心于是过着典型的单身汉生活。个人爱好是柔术以及射击。

相关人物:

  • 父亲:一名备受尊敬的警督。在逮捕罪犯的时候为了掩护自己的同伴而不幸殉职,去世后被追升为警监。终年43岁。
  • 母亲(薇薇安):作为一名警察的女儿,从小就明白这一行业的危险性。纵然如此,还是和自己父亲的新人搭档一见钟情了。在丈夫亡故之后努力以乐观的精神带大了一双儿女,却在儿子刚在警界崭露头角的时候因为心脏病而去世。终年52岁。
  • 妹妹(莱瑞莎):比萨萨里安小五岁,兄妹感情非常好。性格活泼可爱,惟一的多愁善感来自于担心哥哥的安危。自大学毕业之后就在一家时装公司的设计部门工作。在为自己的爱情之路困扰的同时也总是催促哥哥快点解决终身大事。
  • 上司(达里安·莫格莱尼):少言寡语的犯罪现场组警监。在成为警监之前破案率极高,至今仍是警署中的传说。管理作风严厉但公正,是警探们又敬又畏的对象。


群众喜闻乐见的时间线:

人物历史

约炮第一次

老萨是新调到犯罪现场组的警探,年纪相对轻胆子又大,作风很冲,但是能力很强。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看对眼了。

蝴蝶:而且可以什么案子了结之后一起去喝一杯啊
六角:那必须有,一开始说不定老萨觉得寇某人不喜欢喝一杯
老萨故意说某寇只会嘴炮武力值不够,某寇淡定道,其实我练泰拳的。老萨说哎哟,我是练巴西柔术,哪天向你请教下?寇某人庆功酒喝得多了点儿,一高兴就答应了。
到真要“请教”那场上,寇某人虽然技巧很好,但是耐不住老萨耍赖以及年轻人的体力更好,打到最后老萨就把寇某压住了。在打斗的过程中寇某的马尾也散开了,浅金色长发铺在地板上。
老萨亲完了后问,No objection?
寇某答,I'll allow it.
总之他们刚打过架(……)挺爽的(……)于是直接拖回老萨公寓继续爽去了
蝴蝶:老萨是比较偏喜欢女人的bi,寇某偏喜欢男人
六角:我觉得至少是有好感才会身体接触的时候有感觉。那之前他没想过。
蝴蝶:对,而且他可能觉得自己年纪一把了,自控力还是有点。
蝴蝶:他觉得对方不弯,但是不弯就当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处,他也不吃亏……结果就被撩了哈哈哈
六角:噗,我想他这个年纪一把的应该对自己有没有好感是知道的……
六角:只是好感度多高,到底怎么处理他没考虑过,因为对方看起来不弯,他不会去选择影响别人。
蝴蝶:对,所以比试什么的是老萨邀请他他才去的,他自己也没那么饥渴要去试探
六角:老萨闲得蛋疼【。
蝴蝶:都是缘份嘛哈哈哈
六角:老萨应该也没多想,就是知道对方能打所以想试试
蝴蝶:嗯,老萨当时压寇某在地板上发现寇某表情不对……才天雷地火的
六角:怎么表情不对…………
蝴蝶:就是,看得出来不是直男……
六角:……那意思是某寇跟老萨对招的时候就开始开小差了……换句话说他其实肖想老萨挺久【。
六角:然后某寇很久没做过了……特别是跟别人上床……SO他挺享受这种接触的?
六角:简单讲就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被撩拨了
蝴蝶:寇某在老萨眼中当时的状态,你这么想
蝴蝶:一个男人刚被一个比他小10岁地位也不如的男人打趴了按地上
蝴蝶:直男的话或者尴尬,或者恼怒,或者大度……但不管哪一种都不会有那种眼波闪动的感觉好吗!!!
蝴蝶:大概就是那种“操,他对我有意思”“操,我居然还很高兴”这种电光火石一瞬间
六角:那就是说某寇被撩拨了还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表现出来……?结果被老萨发现……
蝴蝶:嗯,某寇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
蝴蝶:但是反正这种事情真的是荷尔蒙吧
六角:那他打的时候必定开小差分心了……
蝴蝶:啊哈哈哈难说,有可能呢
六角:我觉得如果他打的时候有那种心跳的感觉自己第一时间就会知道……
六角:恩……(还在领会到底怎么回事
蝴蝶:他从老萨身上感到了那种强大的活力?
蝴蝶:恰好是他自己缺少的,那种旺盛的生命力
六角:性格上应该是有吸引……那种活力和开朗【
六角:好吧,总之就是到处都可以相处融洽的那种好人感,但又不是滥好人
蝴蝶:而且很有男人气~
六角:如果某寇是弯的肯定会被这条吸引,另外就是对招的时候会放大这些感觉
六角:所以对招的时候他就被撩拨了呗
六角:他可以站在一边自己欣赏,但是对招的时候就好像把你欣赏的东西送到你面前
六角:距离上的缩减给他没想到的冲击【。
蝴蝶:是的是的!
蝴蝶:所以某寇后来很高兴觉得找到高质量炮友了(。
六角:某寇被压着的时候想的大概是 我去到底怎么回事我可不想让他觉得我很奇怪
六角:然后努力让自己不要脸红心跳……虽然剧烈运动后脸红心跳是正常的
六角:不过老萨的反应也太直接。
蝴蝶:的确很……不过他本来就是个靠直觉行事的人?虽然直觉不直……
六角:他开窍得挺快……明明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总觉得即使某寇肖想过老萨,老萨也没想过某寇应该
蝴蝶:对,没想过。他自己也是冲动。所以亲完了才问,no objections?
六角:然后某寇愣过回神以后才说I'll allow it 么……
蝴蝶:我觉得他在老萨亲他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老萨也不是突然扑上去亲的。
蝴蝶:感觉是那种靠近了属于danger zone的距离,停顿了一下,某寇没抗议也没躲开,他就下手了
六角:唔,一般的Kiss?
蝴蝶:当然是有舌头的,但是不是很深……?
六角:由浅入深!我是说没到热吻……
蝴蝶:后来两个人从地板上爬起来。寇某问,你想换个地方继续么?
蝴蝶:老萨答,我公寓隔这里不远……
六角:这约炮的节奏……
蝴蝶:反正我觉得他们第一次不是那种……非常激情的。两个人都在试探对方的boundary
六角:带点尴尬?
蝴蝶:老萨有点尴尬。寇某估计心中在那里ehehehe我要来一炮的感觉……“人生真美好啊~晚饭吃嫩草啊~”
六角:噗
蝴蝶:因为寇某人没把这个当回事情。老萨面对他至少还有资历的压力,他完全没有。
六角:某寇应该不至于饿虎扑羊
蝴蝶:对,他只是不害羞尴尬比较主动。老萨就有点晕了。
六角:总体感觉是他把老萨压了
蝴蝶:对……可怜的老萨。被基佬腐化了(。
蝴蝶:寇某主动放得很开。面对床上和法庭上两种表现的寇某,估计老萨有点=o=
蝴蝶:(警探很可能要作为证人出庭——又是一个工作交集点。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
六角:估计某寇看出来老萨不习惯所以主动……
六角:很久没做了某寇你行吗……【BE天赋……
蝴蝶:要相信BE天赋!而且老萨和男人经验少,寇受生疏一点他也不会发现……
六角:第一次估计就是blowjob 和handjob最多了
六角:说不定某寇在上面。他先给老萨咬然后推老萨躺着……他压上去蹭……
六角:然后老萨用手……嗯……两人一起
蝴蝶:我觉得老萨后来回过神来会有O_o的感觉。好多年没碰男人了结果这一碰就碰上了个比自己大10岁的……
六角:这么总觉得约炮的是老萨但是第一次happy完他觉得自己被上了
蝴蝶:他一开始是冲动,冲动完毕冷静下来就会“等等发生了什么”
六角:对……等下次做完全套他估计要愣:我上了个检察官……
蝴蝶:hahahahahah,而且还是有名的高岭之花……
六角:虽然他依然有种自己被上的感觉……
蝴蝶:所以等他回过神来下定决心,下次我要take charge!
蝴蝶:糟糕我开始hc寇某人的马尾了……
六角:kiss的时候绳子被老萨拆掉了……
六角:吃完会问他是不是没跟男人上过床么
蝴蝶:大概会……?因为觉得老萨很生疏。老萨老实回答说,大学里搞过一阵……(对方技术肯定没有某寇好!)
蝴蝶:寇某吃完了就洗了澡叫了出租车班师回朝了
六角:等等,某寇还没对第一次做总结性发言!他比老萨会说啊
蝴蝶:哈哈哈哈,某寇难道不是说,That was fun, see you tomorrow~ 关门扬长而去
蝴蝶:老萨在床上想,我好像被检察官上了……?
六角:真是吃饱喝足的姿态
蝴蝶:其实要说没吃很饱,不过心里很愉悦(……)因为发现老萨脱了衣服身材可好~
六角:唔我想某寇应该没想带坏一个目测直的Bi
蝴蝶:倒不是带坏的问题……更像是觉得过了这村没了这店了,没指望长期炮友?
六角:应该没指望……我想得看他打算不打算要。没吃饱应该回去会肖想
蝴蝶:想着老萨的身材自慰么哈哈哈
六角:所以第一次莫名其妙的就过去了?
蝴蝶:的确有点莫名其妙……?纯粹就是打炮的节奏,都没追求过什么的
蝴蝶:在那之后两个人工作上还是一如往常
六角:的确就…艾吗这是突发事件。

约炮第二次

蝴蝶:第二次可以是过了大概半个月?某个案子艰苦卓绝终于搞定了,于是大家一起庆祝,最后别人都走了剩下他们
蝴蝶:两个人在那里喝酒,老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他的故事,最后说,我要走了。
蝴蝶:寇某:哦。
蝴蝶:老萨说,So are you are coming with me or what?寇某就笑了,说 And here I thought you'd never ask.
蝴蝶:反正这一次呢两个人酒也喝了好些,就放得比较开了
六角:这次做全套……骑乘
蝴蝶:(寇受:我大你10岁还骑乘我容易吗我!)
六角:就当锻炼身体
蝴蝶:嗯。不过这次做晚应该好晚了……
蝴蝶:反正等老萨洗完回来寇受已经睡着了……?第二天寇某早早起来悄悄走了
六角:哈哈哈哈哈
蝴蝶:老萨醒的时候还有点怀疑是不是春梦,直到他在浴室发现某人的金色头发……于是整个人都要orz了
蝴蝶:老子居然上了检察官……!(这是第一个念头)
蝴蝶:第二个是,但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我被上了……
六角:哈哈哈但是约人的是他
蝴蝶:是的,约人的是他,上人的也是他,但是他还是有一种自己被吃干抹净的感觉……
六角:哈哈哈哈哈
蝴蝶:于是他决定!下次!下次要扳回来!
六角:其实某寇也希望他猛点大概
蝴蝶:肯定啊,作为一个刑警嫩草,老萨不猛点对得起法律系统吗
六角:不管怎么说,启蒙要做好引导,不能乱教
蝴蝶:没有乱教啊,只是这次酒喝了点略有点迷乱
蝴蝶:这次之后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还是很正常
六角:对啊,所以某寇还是不错的老师,骑乘辛苦了

约炮第三次

蝴蝶:目前我们设定了他们做了两次,两次都是老萨觉得自己被嫖了。真是凄惨啊。
六角:第一次没全套本垒啊,他都觉得自己被嫖了
六角:第二次全套他还是觉得自己被嫖了
蝴蝶:因为主动权都在寇某人手上嘛
六角:要不就等某寇打算嫖他第三次的时候强力好了……
蝴蝶:寇某人这么邀吧,让老萨来自己家里看资料什么的……
六角:真是正大光明的……
蝴蝶:而且也确实看了资料的啊!不过看到一半寇某就捏着杯红酒在那里似笑非笑看着老萨
老萨问What are you looking at?,寇某人正大光明地答,You.
六角:老萨觉得自己马上要被嫖第三次了……【喂
蝴蝶:狂笑!然后老萨就上了!嗯!
六角:怎么上……
蝴蝶:额……站起身来夺下酒杯来深吻?可以顺便品到酒味什么的。然后把寇某压墙上开始脱衣服……
蝴蝶:某寇说,Not going to finsh your readings?老萨答,Fuck the reading.
六角:然后老萨决定这次按自己习惯来
蝴蝶:没错他的本能终于觉醒了
六角:前戏总要做吧……
蝴蝶:前戏必须有。糟糕是不是还有dirty talk
六角:必须有【。
六角:= =我脑洞了老萨给某寇做准备工作……
蝴蝶:什么如果法庭众人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有什么反应呢
蝴蝶:(某寇内心voice over:我睡过三个法官的其实……两男一女呢
六角:噗~我觉得……应该就比较直接的dirty talk吧……以及命令
蝴蝶:他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次一定要掌握主动权
蝴蝶:明明寇尔提拉也很想要的,为啥他要受摆布呢
蝴蝶:(我很悲剧地怀疑他技术不是特别好……
六角:额……我们要相信老萨的本能……
蝴蝶:嗯,而且寇受也不是死人,会告诉他哪里比较爽的……
六角:我觉得他可能帮某寇做准备的时候会加dirty talk
六角:即使他一开始不知道要怎么压迫前列腺……他也应该知道男人哪里比较敏感……
蝴蝶:他上次搞过一次了……
六角:上次是某人自助的【。
六角:我保证上次某寇自己搞的……他最多就是看着……
蝴蝶:哈哈哈没错但是有围观经验(……)
六角:这次是实践了……
六角:至于某寇……自己搞当然没有别人帮他搞来的爽
蝴蝶:不用担心他被艹得太厉害……吧
六角:应该不用……某人还是有分寸的……又不是20岁不到的小年轻。做熟了以后大概会比较激烈……

于是打了半年炮

六角:等他发现某寇也喜欢他比较强攻的时候就OK了= =+
蝴蝶:然后寇某比较拔[对方的]屌无情
六角:总之就是寇某暂时是下床不认人……?难道不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熟练工么……
六角:正看他们依然是一个星期没有一次的频率
蝴蝶:不会不会,后来熟练了就多不少了……一个月四次大概有的……只要不是忙死过去
六角:一周一次……真规律的周末活动【。
蝴蝶:不一定是周末。时间多就多来几次,时间紧就减缩点。
蝴蝶:比如,我是说比如,老萨到寇某公寓那边办事,然后吃了饭就饱暖思淫欲了(……)
六角:……
蝴蝶:就给寇某打个电话说,你在不?然后如果寇某在就来一发呗
六角:某寇公寓在哪里?【完全不了解城市分布
蝴蝶:在60街左右,中央公园东边,高层楼,可以俯视公园喔~法庭大概会在南部
蝴蝶:[Image] 我想老萨大概住在这里吧
六角:看起来他们住很远……
蝴蝶:http://www.katsandblogs.com/2013/01/our-nyc-apartment/manhattan-neighborhoods-map/
六角:哦哦看到了
六角:中央公园东面
蝴蝶:整体而言,越中心越贵
蝴蝶:[Image] 这里就是市政府所在,所以老萨住得离工作近
六角:所以某寇是高富帅……
蝴蝶:我总觉得BE都是……
六角:他公寓里会比较简单?
蝴蝶:嗯,简单,东西不多,也不炫,但是都很有档次
六角:老萨……跟高富帅男人上床感觉如何【喂
蝴蝶:哈哈哈哈,别人的男神就这么被你睡了!蝴蝶:(虽然你觉得你是被嫖了
六角:以后就是真的睡了……【喂
蝴蝶:总之我总有一种他们一开始不好约炮的感觉,没什么时间单独相处
六角:我倒是觉得如果他们确定关系了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索求……
蝴蝶:当然,等关系确定了就好说了(哪怕只是炮友关系呢
六角:再怎么说他比某寇年轻10岁,身强力壮有精力
蝴蝶:主要是目前他这就是两次419啊
六角:某寇,你想想老萨脱光以后的身材呀!
蝴蝶:他怎么没想。估计已经想着那个打了N次飞机了
六角:突然有种缺男人很多年的感觉……【虽然的确可能是事实
蝴蝶:比如早上起来发现勃了于是就解决掉……
蝴蝶:打飞机也有激情的和……我说的那种。寇某大概都有吧。
六角:嗯……或许其实他……比他们第一次约炮早的时候就干过了- -
蝴蝶:啊哈哈哈,但是看到实物了还是不一样的

二人闹翻

蝴蝶:关于威胁信,其实肯定一直都有的……而以前那些也没出问题……
蝴蝶:再加上吧,寇某也是,“挂了就挂了”
六角:啊对,他都看着他亲弟死在面前了。我觉得40出头的男人有这种经历应该把生死已经接受了……
六角:当然不是说他无所谓……只是真要挂了他觉得……这TM就是没办法的事情……死不死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蝴蝶:[STID里面Spock开场即视感]
六角:有点。只是没那么……坦然?
蝴蝶:[所以老萨就像Uhura那样暴走了……
六角:啊对。老萨是准备定位到他们是谈朋友模式。
蝴蝶:对,而且他心里默认寇某人是乐意的
蝴蝶:“我脸这么帅身材这么好工作能力这么强床上就更没得说他当然会乐意他怎么会不乐意”
蝴蝶:所以你问老萨怎么发现寇尔提拉收到恐吓信的
蝴蝶:我觉得寇某还是很职业化的,收到这种东西就会交给警察局吧……
蝴蝶:万一哪天真死了也得有个线索对不?不能自己帮凶手消灭证据。
六角:嗯,但是这东西一般不过老萨那边的手
蝴蝶:对但是这次他听到传闻了
六角:收这种信的警官说的……
六角:就比如你看了很多篇清水文,突然来了一篇18X的。那肯定人家就注意:诶这次内容不太一样。
蝴蝶:老萨就……脑子一热……跑去质问寇受了
蝴蝶:其实寇受如果要和他讲道理是可以的,因为老萨自己也不告诉妈妈和妹妹工作多危险
蝴蝶:但是寇受想着弟弟弟妹忌日要到了本来就很不爽
六角:然后就吵起来火大了
六角:因为某寇表现出的态度就是拒绝老萨管他的事情太多
蝴蝶:本来就是嘛,“打炮你就好好打管这些事情干什么”
六角:他觉得没必要跟老萨解释
蝴蝶:但是老萨也彻底火了,就吼你懂不懂自己死了多不负责多任性(之类的)
蝴蝶:你懂不懂那些眼睁睁看你死的人的心情啊
蝴蝶:寇受马上就想起自己八年前眼睁睁看弟弟死了……顿时狂暴……………………
六角:然后就 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了
蝴蝶:可能还有you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me (大杀器)
六角:这个赞
六角:或者“你以为你是谁”(他是想表示老萨想保护他的念头很可笑)
六角:然后老萨就觉得自己被……侮辱?还是说排斥?
六角:他虽然也是对某寇是炮友的表面定位但是他已经陷进去了自己不认为。所以下意识的就表示出基于情人关系的态度,但是某寇对他说的话等于给他泼冷水。
蝴蝶:[蜡烛]
六角:然后他或许觉得自己一厢情愿了其实某寇不喜欢他
蝴蝶:他觉得寇某人过去太多?
六角:大概他们吵到后来某寇的话就堵了老萨的嘴
六角:他有气没处撒……然后直接一声不吭摔门走人了
六角:如果是一般炮友,这就算完了吧
蝴蝶:嗯
六角:大半个月没联系虽然实质上是冷战期但他或许后悔的时候也会想起某寇对他没什么表情说的关你什么事的样子
六角:然后就打消联系对方的念头了
蝴蝶:哎哟闹分手。[糟糕我为什么想知道分手期间他们去找别人没有]
六角:……应该没有。大半个月而已
蝴蝶:大家都很忙……

寇尔提拉遇刺

六角:(诶吗我想知道寇某受的什么伤
六角:(被打还是被刀刺还是枪伤……
蝴蝶:刀伤吧,:比较不容易误伤
六角:刀伤刺身体也挺容易刺到要害貌似
蝴蝶:还好没瘫痪(我都在脑洞什么
六角:没从背后捅……下雨天回家路上
蝴蝶:撞了他一下,然后就就近捅刀子
六角:我脑内是他撑着伞走路回家,然后转弯的地方被撞了一下,就撞的时候人家桶了一刀
蝴蝶:那人当时就扬长而去了啊
蝴蝶:某寇就倒那里……5555
六角: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六角:他应该不会那么不耐痛……
蝴蝶:可以回头看看但是只看到背影,然后发现痛……
蝴蝶:雨伞落在地上……
六角:出事的时候他其实有想到老萨
蝴蝶:哎哟,这可不已经深坠爱河的感觉么hahaha
蝴蝶:他第一想起他弟弟,第二想起老萨
六角:他本能是有求生意识的……不想死,希望有人来帮他,这时候他想到老萨
蝴蝶:嗯嗯!这么说来弟弟代表死,而老萨代表生?
六角:就是那种……他已经重伤倒在地上……嗯下雨天雨水打在他身上把他身下的血再冲开……这时候在继续出血嘛……然后意识模糊了。他挣扎的时候想到老萨……
六角:老萨给他安全感的……所以他自己出事想要求救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老萨……

萨萨里安暴走

六角:第二天早上,某寇受伤进医院躺着还没醒,老萨刚看到新闻【。
蝴蝶:新闻上说Executive Assistant District Attorney 谁谁谁
蝴蝶:昨天晚上被路人发现倒在路边血泊里,已送医院抢救,检察官方面表示可能和寻仇有
六角:然后他看到新闻就oh no了。
蝴蝶:他脑子一嗡气血就往上冲?给寇某打电话……关机……很气愤又打,还是关机。于是骂天杀的手机……
六角:【给手机点蜡烛
蝴蝶:新闻里面没说是哪家医院(安全起见)
六角:然后老萨找莫老板问情况。还要耐着性子问,毕竟是问上级
蝴蝶:然后直接就跑去了……莫老板默默回想了一下,这小子没有请假啊,这是要算旷工么…
六角:这个……就当他办案去了……
六角:然后老萨过去了……人还没醒啊!没出病危单吧【。
蝴蝶:还在intensive care
蝴蝶:老萨一路上风风火火的,真到了反而冷静下来了?
六角:他其实过去也没什么用
蝴蝶:是啊,但是就想看到那个人啊。万一再也见不到活人了呢。
六角:那就只能葬礼上见面了……【。
蝴蝶:他也是没过爹的人啊
六角:在重症还好吧,至少不是还在手术室抢救
六角:所以他等到人醒了么- -
六角:还是他在玻璃墙外面看
蝴蝶:人没醒。脸色非常苍白
六角:失血过多在输着血,胸口插着袋子放肺部淤血
蝴蝶:医生给他看X光片,说如果扎歪一点就当场死亡了如何如何如何
六角:如果肺部淤血那有可能缺氧和失血过多休克
六角:不过医生没问他是谁?这种事情除非他是接手案子的人……或者家属,否则不会给知道?
蝴蝶:他亮了警徽的啊,说我是来调查案件的!
蝴蝶:而且可以是他以前也来过这医院调查的所以别人也认识他,搞不好默认就是他被派来,他连谎都不用撒了。
六角:医生是老熟人【。
六角:然后医生说他还要多久醒什么的……总之没那么快
蝴蝶:然后老萨就回去找莫老板要案子
蝴蝶:莫老板表示,这个案子很大,全局都很重视,不可能让你主办
六角:莫老板表示这案子他亲自负责,因为要对媒体发布消息
蝴蝶:然后莫老板问,Do you have anything you want to tell me?
蝴蝶:老萨就招了
六角:老萨说啥?他们是炮友?
蝴蝶:我们 have a relationship
蝴蝶:莫老板问,what kind of relationship? 老萨一时结舌
六角:我觉得莫老板瞬间想送他一个白眼
蝴蝶:莫老板评, Good luck with that.......
蝴蝶:(小子你碰到天煞孤星了……先帮你点根蜡烛……)
六角:死爹妈死弟弟一家就剩他一个的天煞孤星
蝴蝶:莫老板说这个案子很重要,我知道不让你查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一举一动都必须守规守矩,绝对不能感情用事。千百双眼睛盯着这案子的。你能做到不?
蝴蝶:老萨沉默很久说,能。
六角:莫老板明显不相信的眼神看他?好吧其实老萨信誉很好……
蝴蝶:但是莫老板也知道………
六角:莫老板只是担心他控制不住,知道老萨暴走挺危险?
蝴蝶:不,知道他倔强起来没得救
蝴蝶:不让他查,他只会自己偷偷查
六角:好吧……【真是点蜡烛的节奏
蝴蝶:最后莫老板对老萨说,we are gonna get the son of a bitch,也算是安慰老萨了
蝴蝶:但是老萨走出门就想,get 肯定要 get,但是寇尔提拉如果死了怎么办呢……
六角:他能怎么办
蝴蝶:他就是很混乱嘛,觉得很无助
六角:妹妹苦逼的当起了老妈的角色什么的【
蝴蝶:但是他可以和妹妹倾诉?
六角:他可能是在重症监护病房外打电话给妹妹的
六角:他看着躺在那边脸色苍白还没脱离危险期的某寇觉得他有点承受不了这个。然后就给妹妹打电话了?
蝴蝶:对。我觉得老萨可能突然明白了他母亲和妹妹的心情,担心一个人什么的。
蝴蝶:以前我不明白你们的担心是什么样的,现在我明白了。对不起一直以来让你们担惊受怕了这么久
六角:其实他向妹妹倾诉只是想要安慰。现在某寇还没挂。他应该撑得住。
蝴蝶:没错,但是他明白那种心情了
六角:嗯
蝴蝶:他妹妹就以为是看到同事被捅了想起自己可能也会被捅,于是安慰他说,没关系,你只有在按你自己的心意follow your heart去做事的时候才是完整的你
蝴蝶:我爱你,而爱中没有恐惧(这是圣经里面的话)
六角:然后就坚定了老萨要把某寇追到手的信心么
蝴蝶:嗯,然后我觉得,他也就……镇定了?
六角:至少暂时镇定了……
蝴蝶:虽然寇某的正义感让他身处危险,但是他爱的也包括那正义感啊。他爱玫瑰就不能抱怨玫瑰有刺嘛
六角:那当然……
蝴蝶:老萨也是,怎么就没查炮友背景呢(……
六角:然后这次就一起补课好了
蝴蝶:[蜡烛]
六角:这次案子很大么,当事人的背景资料都被人翻出来了
六角:他同事开会之前就在那边边看资料边说啊真惨,他们家差点死绝了之类【喂
蝴蝶:对喔
六角:然后老萨才知道某寇的背景和家庭死亡历史记录……
蝴蝶:老萨知道某寇的父母,就说是啊他父母车祸走得很早,太可惜了。同事说何止父母…
六角:他弟弟一家也死光了什么的
蝴蝶:老萨就……………………了
六角:他才知道某寇有个弟弟
蝴蝶:(弟妹当时还怀了孩子,说如果是男孩就叫Koltira)
六角:而且从警察局内部的资料来看,他知道某寇弟弟的案子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是有内幕的
蝴蝶:嗯
六角: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傻逼了……【。
六角:总之默默的一声不吭开始整理和收集某寇的资料……
六角:莫老板给他的
蝴蝶:莫老板一贯不同情人,这次也几乎同情他了。
六角:就看了他一眼,然后塞给他一大包档案“你可以看一下。”这样
蝴蝶:他就研究某寇经手过的各种大案
六角:唔……所以他对他之前的摔门走人的做法后悔了?
蝴蝶:anyway...反正他就暂时不去想寇某可能会死这事情,一心一意抓罪犯去了
六角:我是说不是从他觉得自己没保护到某寇的角度,而是从理解寇受的职业的角度……
六角:从理智的角度讲,寇受收到恐吓信是必然会有的
蝴蝶:是啊
六角:即使他不满对方没告诉他,他也没理由对某寇发火然后做出“我们分手了”的态度
蝴蝶:嗯,其实这只是寇受的 way to deal with it
蝴蝶:可能就和他每个月工资进帐一样,都习惯了
六角:嗯,他因为不习惯……然后拒绝接受这种处理方式。
蝴蝶:老萨自己工作上的危险也不会告诉妈妈和妹妹呀
六角:连带的把他们的关系也断了,我觉得他后悔的是这个。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而摔门走人。
蝴蝶:嗯,我觉得就是他took it personally,而寇某根本就把那当成职业一部分了


二人和解

蝴蝶:寇受多久醒的?
六角:如果没有休克的话大概会比较早?还要算上麻醉时间……?
六角:anyway……我觉得至少2天要有吧……
蝴蝶:两天差不多。老萨通宵读资料,趴桌子上睡着了。听到莫老板一声咳嗽,满眼血丝爬起来。
六角:我以为他挺了通宵……连续2天不睡觉他们应该OK
蝴蝶:已经通宵过了,这是第三天早上
蝴蝶:莫老板说,“他醒了。”
蝴蝶:老萨眨了眨眼睛,好像要确定听对了一样,然后就站起来走人了。
六角:【真干脆
六角:但是他跑到医院病房里也不知道该说啥啊。寇受刚醒的话可能说话不太利索
蝴蝶:嗯,说话很慢一顿一顿?
六角:总之假设医院里见面了,等某寇恢复意识,能说话了……
蝴蝶:但是感觉也没啥可以说……
六角:嗯……老萨说不定觉得过去看到对方还活着他就很欣慰了么……
蝴蝶:肯定啊, a flood of relief 那种感觉
六角:唔,那某寇一开始就是虚弱的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么……
蝴蝶:是啊。哎呀想起他们以后上床寇某身上都有疤痕就好激动(。
六角:老萨过去看他,如果睡着的时候……hmmm 我总觉得老萨会亲吻某寇额头……
蝴蝶:我也想看他亲额头,但是感觉…………太甜了?
六角:他偷偷的……
蝴蝶:我觉得……可以抓一下手。毕竟寇受出事前还在生他气……
六角:其实我觉得他不太清楚有多生气?好像是他摔门走人然后没联系对方了。
六角:某寇醒来的时候有看到他。不过因为虚弱没什么反应,就是看着他
蝴蝶:他已经到了多久了?
六角:不太久……?
蝴蝶:嗯,某寇嘴唇动了动但是没发出声音
六角:寇受醒过来看到某萨应该……我觉得他应该会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蝴蝶:虽然理性上来说比他小十岁地位也比他低的男人给他安全感……哪里不对
蝴蝶:话说你觉得寇某在意么
六角:在意什么?
蝴蝶:年龄差
六角:我觉得不吧……如果老萨不是那种愣头青,有脑子也能让他欣赏的话
六角:我是说除了床上【。
六角:虽然我觉得工作上让他觉得有安全感和信任比较有难度的
蝴蝶:如果只是打炮肯定无所谓,我是想如果真要交往……
六角:他真喜欢的话不会介意
六角:而且他现在的工作和地位并不是他追求得来的。不是那种汲汲营营想要地位和财富的那种……
蝴蝶:怎么说呢,可能有一点那种……傲气?
蝴蝶:那种觉得自己应该更明白,看得更清楚……但是事实上又是老萨从某种意义上拯救了他(。
六角:不会……他会把老萨当宝物的。如果老萨从精神上拯救他的话,那么地位和年龄差距完全都不重要。
六角:对他来说老萨就是那个他可以信任和交心的人
蝴蝶:他肯定会很欣赏并且珍惜老萨啦
蝴蝶:只是会不会有一种“怎么就被比你少吃了10年饭的人比下去了呢”这种感觉
六角:我觉得或许会是别人调侃他的谈资……但他自己不会介意这个……

搞定黑手

疗伤度假

蝴蝶:我觉得老弗丁可能和莫老板打了个招呼给老萨放假让他和寇某去疗养……
蝴蝶:理由是 that kid is good for Koltira's health
六角:他们看得出来……?
蝴蝶:老弗丁肯定知道。他还是很关照Koltira的,不然这些年寇受日子恐怕更艰难
蝴蝶:他属于那种平时完全不管关键时候出手的……
六角:嗯
蝴蝶:我脑补的是寇受租了海边的房子,有游泳池可以游泳复健,然后老萨天天给他做饭…
六角:说到做饭就有种灾难感……
蝴蝶:还好吧~寇受可以口头指导,实在不行了自己下厨也是可以的
蝴蝶:你说两人沟通这里很有写头,没错啊这绝对是重头戏,那种决定性的转折点
蝴蝶:主要是……寇某人要怎么摆正心态谈恋爱……
蝴蝶:经历过这之后他大概也知道老萨是真感情了
蝴蝶:不过为啥决定接受老萨呢?他的职业危险指数又上升了啊。坐实了生命危险……
蝴蝶:以前只是受威胁,现在已经真的被……
蝴蝶:所以……他为啥现在又愿意接受老萨了呢
六角:寇某的因为担心失去所以不接受
蝴蝶:其实想想,你要的是a lifetime of happiness,那么你赌的当然也是a lifetime of happiness
六角:嗯等价交换
蝴蝶:但是寇受要怎么才明白呢……
蝴蝶:生死线回来发现还是活着比较带感?
六角:他可以看淡生死当工作狂,他为什么不能看淡生死和老萨谈恋爱
蝴蝶:是啊,他以前看淡恋爱是没有合适的人出现
蝴蝶:现在有了,那个权衡就变动了
六角:老萨表示,anyway我们总有一天要死,即使不是殉职或者被人寻仇,我们总有一天也要老死。我不想浪费我能活的任何一点时间。
六角:我觉得老萨是那种积极活着的心态的人
六角:某寇被他吸引也有这点因素……
蝴蝶:肯定的。阳光和古井,阳光固然知道了黑暗的温柔,但古井也听见了生命的声音。
六角:他们如果做这种深度的交流以后
六角:即使他们其中一个人殉职,另一个人也不孤独的感觉(你为失去的悲伤、流泪,但你不再感到绝望)
蝴蝶:会的呀
蝴蝶:前面的快乐不能掩盖后面的悲伤,但后面的悲伤也无法抹杀前面的快乐
六角:嗯,我想的是某寇对于失去的理解……
蝴蝶:不知道他们信教不,如果信教也许还能来个死后相见什么的
六角:之前他的看淡生死和STID里一开始的Spock有点像
蝴蝶:对,他一开始是Spock火山那里那样的
蝴蝶:其实是一种逃避的态度,用逃避生命来逃避死亡。起码在个人情感上是这样的。
六角:所以如果老萨能让他feel pain然后再comfort,会比较好……?
蝴蝶:嗯……所以就有床上谈弟弟这种事情么……
六角:温柔可以做到哭
蝴蝶:为啥?虽然温柔但是不给射么……
六角:说情话之类……或者一边做一边安慰某寇
六角:以及一边做一边让寇受交代自己的感情路线……关于某些事情的想法……
六角:如果老萨让某寇谈他弟弟的话一定会做到哭的【。
蝴蝶:一定的(。
六角:然后还会有安慰……做一整晚没问题,就是给他解决心伤
蝴蝶:不问弟弟怎么死的,就问小时候开心的事情
蝴蝶:寇某一开始还是有点抗拒的?但是有伤又被压着……
六角:按照我看那篇同人的设定
六角:是做整晚的半途……
蝴蝶:都不让射么
六角:已经做2次了……然后半睡半醒又开始……而且不轻易给受方释放
六角:前面2次是全套做完的……中间是艹醒的……
六角:持久战里钻精神疲惫的空子
蝴蝶:哈哈哈我觉得前面一次就ok了毕竟是伤员
六角:介于满足和疲惫之间……困倦和清醒之间
蝴蝶:不过我的确很喜欢这种段子
蝴蝶:寇受被艹醒啊,或者老萨醒来发现某人正在舔他老二啊……
六角:我喜欢这种整晚粘在一起温存的= =
蝴蝶:都是体力好……病号能被玩死吧(蜡烛
六角:不至于……又不是节奏很快的H
六角:= =不激烈……但是稳定持续……时间一长他就受不了了大概
蝴蝶:那倒是,而且不给射……再加上弟弟的事情……真能给搞哭吧(蜡烛
六角:到后来大概某寇都有种“会一直这么做下去”的错觉
六角:其实老萨真没那么猛……
蝴蝶:没关系他可以用手指用工具!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会用工具!
六角:噗——还有大量的耳语
蝴蝶:老萨的情话水平如何呀?总觉得堪忧的样子……
六角:但是老好人说老实话的时候挺撩人的……
六角:他可以耳语着然后一边做一边说……
六角:比如说某寇的反应,问他要不要更多,问他喜不喜欢这样或者那样……
六角:【然后他用自己的老二,手指和工具来各种试】
蝴蝶:我觉得他可以那种spoon姿势,这样寇某看不到他不会特别难为情,但是又是被抱着的
六角:对对就是那样的
蝴蝶:然后用手抚摩前面 or 刺激后面
六角:嗯做起来也方便
蝴蝶:这样可以做很久……就是手会酸………………
蝴蝶:当然总比他X尽人亡好很多……
六角:那是……
六角:而且躺着比坐着更容易zzzzz
蝴蝶:对……糟糕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被老萨艹但是又不能射的寇受
六角:某寇不会神经紧绷。很容易放松
六角:我觉得那样比较简单……就不让他自己照顾前面,老萨也不照顾他前面大概就OK了
六角:就算是被艹到射也不是那种……很爽的……
六角:换句话说只要他继续被这样艹,还是会继续有快感和接近高潮……
蝴蝶:寇受有挣扎麽
六角:没吧……我觉得这么做的话到后来他一定脑子会糊涂……刑讯逼供好时机【喂

夫妻黑店和谐生涯

蝴蝶:结婚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六角:结婚的话可以有我觉得。名正言顺啊。
蝴蝶:主要是觉得求婚这事情太……肯定没有什么单膝跪地就是了
六角:我觉得上面那种模式经历过以后……领证也就是今天明天的事情了……
蝴蝶:可能是同居数年后某日早饭,寇某人在喝咖啡看报纸,老萨在收拾东西准备等下上班
蝴蝶:寇某人突然说,we should get married
蝴蝶:老萨顿了下说,好啊。然后某天就去扯证了……
六角:差不多……不过我觉得应该会有个驱动原因,可大可小
六角:可能比较私人的
蝴蝶:其实原因是那天报纸上登了某人死了后因为没结婚也没遗嘱,各种乱成一团……
六角:这种事情很常见吧……
蝴蝶:(你看我让他读报纸是有原因的
六角:咳。法院也判这种案子啊,争遗产什么的。我以为挺常见。
蝴蝶:是啊,但是他以前没想到,因为信任啊心态啊什么的不到位,但是那一刻就水到渠成
蝴蝶:主要是他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想像过结婚什么的
六角:嗯……但是真结婚我觉得某寇应该挺喜欢……那种感觉?
六角:有一个法律上合法的伴侣和家庭什么的,可以正大光明的对人说这个是我husband
蝴蝶: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公开啊……我知道了!
蝴蝶:老萨升警监的就职演说
六角:不怕人家投诉他们开夫妻黑店么23333
六角:总觉得到那个时候已经结婚几年了……
蝴蝶:是的,算是半公开
六角:……
蝴蝶:莫老板啊老弗丁啊什么的第一时间都知道了
六角:我脑内出现了警察局老萨的下属妹子对他挤眉弄眼
蝴蝶:然后知道内情的人就喝茶看好戏么
六角:示意他家某人来了……或者他家某人送了东西过来给他
六角:突然觉得老萨颜不错是优点
六角:至少某寇参选检察官的时候不会被拖后腿【喂
蝴蝶:狂笑!!!!
六角:到某寇参选的时候那必须家属照片要上报啊【喂
蝴蝶:必须呀!family man! husband is a decorated police officer!
六角:民众一看……噢,虽然某寇长的很帅可惜他结婚了还是个gay……不过……他老公长的也挺帅。好吧,还是投票给他【喂
蝴蝶:老萨升警监比某寇升级早啊
六角:警察那边周期短?而且你看老萨的家世也没什么好挑的,根正苗红【不对
蝴蝶:不过老萨这个detective 在那个系统里面还有很多级可以升,寇受则一出来就相当接近金字塔顶点了
六角:嗯……高富帅的老公……
蝴蝶:寇某什么时候上位完全取决于老弗丁什么时候退休
六角:额= =
蝴蝶:如果老弗丁也要87岁才退休,寇某就悲剧了哈哈哈
六角:不过他应该不是太关心这个……
蝴蝶:对,他觉得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六角:我觉得老萨也习惯了会被别人说八卦……以及差10岁
蝴蝶:偶尔还感叹,唉这几年都没年轻新人来对我献殷勤了……我一定是老了……
六角:然后被某寇踢小腿胫骨么……【。
蝴蝶:罚跪跑步机吧!
六角:等等跑步机怎么跪……
蝴蝶:用膝盖跑步(。
六角:真惨……【蜡烛
蝴蝶:幸福的同居生活yay
六角:家务一人一半么……总觉得平时都是没时间的人
蝴蝶:本来想说他们可以养条狗但是他们没时间walk the dog...
蝴蝶:家务……请人做也不合适……看来只有平时寇某做,周末老萨做……
六角:脑内出现了穿着围裙的某寇【跪
蝴蝶:周末的话寇受偶尔做饭,只是偶尔……
六角:早饭可以有
蝴蝶:话说等他们退休了就不用那么忙了,虽然退休之后肯定各种consulting啊各种社团活动……
六角:某寇退休不会太早的感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