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tsugumi - white, pensive

佛罗伦萨(足球RPS - 马特乌斯/克林斯曼,原作darrus,翻译Renata)

Translated with the author’s permission from English to Chinese. (Original fic in Russian.)

文名:佛罗伦萨
作者:darrus
译者:Renata Lord (snowlight)
配对:马特乌斯/克林斯曼
分级:NC-17
声明:都是编的!
时间:1989年12月16日,佛罗伦萨-国际米兰比赛前夜。
简介:《爱在意大利》插曲。某个阴雨连绵的冬夜,某金毛笑嘻嘻地敲上了正在季节性抑郁的老马的门。

《佛罗伦萨》


意大利的冬天和秋天并没有太多不同,其中区别大概是在冬天里天气更加阴冷,降雨更为频繁,而在北部还会降雪。

身为托斯卡纳首府的佛罗伦萨看起来一切依旧:由金色石头堆砌而成的房屋与宫殿,挺拔而庄严的钟楼,有着大理石正面的宏伟教堂——夏天的佛罗伦萨是这般景色,而冬天的佛罗伦萨也是这般景色。不论晴雨寒暑,这座城市的模样都不会改变。只有窗口的节日装饰品和街道上的圣诞树可以表明还有一周圣诞节就要降临了。

他站在窗前,注视着雨中的树枝。在远处,阿尔诺河看起来就像一条暗黄的丝带,慵懒地在两岸之间摇荡。如果是夏天,那河上应该会开满了睡莲……

他摇了摇头,试图把自己大脑中乱哄哄的思绪清空。他只是太累了。赛季还没过一半,春天会来的,在那之后接踵而至的是世界杯……他明白他的状态会回升,灵感和热情都会重现,足球会也会再一次带给他快乐。但在赛季的这个点上大家都感到疲倦,阴冷多云的天气和短暂的日照总是令人郁郁不已。而圣诞节假期也不过一个星期……

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三下短音。他知道在他的队友中是谁会这么敲门。

「进来。」

雨水和冷风的气味扑面而至。尤尔根关上门,将钥匙在锁里转了一圈。他的头发滴着水,脸上还带着亮晶晶的雨珠。但他的人却是微笑着的——那笑容对于这个阴雨的傍晚而言未免太过灿烂了。

「你看起来就像条落水狗。」

尤尔根笑着将他那件湿透了的夹克扔到了门旁的地板上。夹克下面的T恤也是湿的,勾勒出了身体的线条。他没法把视线从他的情人身上移开。欲望在他的身体深处升起,但同时他也想就这么在微笑注视着他的尤尔根身旁躺下入眠。在这个潮湿而昏暗的意大利冬天里他只想睡上一觉,在暖意环绕之下……

尤尔根掀开了窗户,凛风呼啸而入。大雨敲打着窗上的玻璃,雨水落在地毯上,而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闻起来就像寒冷的冬天。

「把它关上。」仿佛是被冷到了一般,他有些瑟缩起来。

「在这房间里呼吸都困难。」

「你想得感冒?」

尤尔根笑嘻嘻地看向他。「你太无趣啦,洛塔尔。」

这句话刺伤了他。他不希望尤尔根对他说这种话。

「那你又何必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不想让尤尔根离开,也不想和他吵架。尤尔根只是笑着关上了窗户。

「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累了。」他的确累了,况且明天还有比赛。

「有多累?」他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滑稽的话,但尤尔根似乎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很好笑,而且看起来心情还好得出奇。他不明白在这季节里怎么有人能开心得起来。

「没那么累。」他坐到床上试图微笑,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笑容肯定不如尤尔根的来得灿烂。

尤尔根脱掉了T恤。他在脱衣服的时候一向很镇定,没有丝毫羞涩也不带任何挑逗,就好像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而这本身比任何花样都要更加令他兴奋。这景象他只看过四次,但他已经记下了每一个细节。他知道尤尔根会如何叠好自己的衣服,如何用右手捋一次头发再转向他——只凭记忆,他就能描出这个站在他眼前的男人的模样。

他自己的衬衣扣子却是怎么也解不开。在他用力一拽之下,白色的小圆片滚落到了地板上。尤尔根又笑了起来,在他面前弓下腰。

「那我们就搞快点好了。」

——然后将他推倒在床上。他们吻在一起,尤尔根的双手抚摸过他的后背,捏了一把他的臀。他挺腰扭动,而尤尔根呻吟了一声,两个人的唇舌纠缠得更深。但他不想仓促完事。他温柔而仔细地爱抚着他情人的身体,亲吻着那湿漉漉的头发和面庞,想要让这场游戏延续得更久一点。不过尤尔根看看起来并不想等。那双灵巧的手握住他的分身开始急促摩擦,而他知道他撑不了太久。

他飞快地翻了个身,利落地压到对方身上。尤尔根微笑着对他张开了双腿,那风情充满诱惑却又万般无辜,但他现在不愿意去思考这其间的悖论。他的嘴唇吻上他情人的勃起,使得尤尔根弓起后背,几乎尖叫了出来。

他差点连准备也没耐心做。在进入他的情人的时候,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动得太快,避免了伤到身下的人。尤尔根笑着抱住他开始扭动回应,他们再度吻住了彼此。

一切都结束得太快。精疲力尽的他倒在床单上,露出了这整整一天里第一个真正的笑容。尤尔根的怀抱是温暖的,而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躺在这里靠着尤尔根的身体,闻着他的气味,而窗外还下着雨。也许正是这天气让他突然如此多愁善感。

尤尔根小心却又坚持地挣脱开了他。他看着尤尔根坐在床上开始穿衣,突然又开始觉得冷了起来。

「你今晚可以留下来。」这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几乎惊讶了。但他确实想要让尤尔根留下来对着他笑,想要亲吻他的嘴……

「然后明天早上他们会来叫我们起床,然后呢?」

「你在那之前就会闪人了。」他抓起被子盖在自己肩膀上。这房间里太冷了。

「那样太危险。」尤尔根站了起来,「要我关灯吗?」

他点了点头。尤尔根转头望向他,一只手按在电灯开关上。

「晚安。」

「晚安,」他低声回复道。灯灭了,门锁悄声转动,然后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窗外的雨仍然哗啦下个不停,而尤尔根的夹克还堆在房门旁边。

他将脸埋进了枕头。那上面带着雨的味道。

END


作者写于2006/11/30
译者译于2014/07/2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