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eyes, magna carta, onesama, fss - alecto

《西贡小姐》里的另一段爱情

我一直都对《西贡小姐》感觉比较复杂。它的音乐的确是很好听,百老汇的排场也很大。(直升机开到舞台上啊!)在我现场看过的所有百老汇剧中,光说音乐和布景,综合而言它也许是最好的一部。然而它被评价为越战背景的《蝴蝶夫人》,自然是有其一定道理的。

不过这几年来,我每想到这部作品,不管是因为《Movie in My Mind》还是《Solo Saxophone》,到最后脑袋里面反复琢磨的总是男二号(男三号?)“表哥”岁这个角色。

从金的歌词来看,岁一开始应该是南越的人,在金十三岁的时候和她有了父母之命的婚约,后来投奔了北越。(大约是为了理想和信念之类的东西……那年头,这也很正常。) 他在战争接近尾声的时候回到家乡想要和沦落风尘的金完婚。

Our vows! Our name!
You squander them on swine.
And worse--this shame
Before your family shrine!

一般的男人,且不说有某种情结的亚洲男人,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成了妓女,恐怕很少还有赶着要娶对方的。(性别转换过来,其实也差不多……)但是岁愤怒的不是金“失身”,而是金要破约嫁给别人。后来噼里啪啦唱的那一堆,也没什么出格的内容。(起码在非美国人看来没啥出格的内容……越战美国本来就是输了么。)

三年过去,岁在新政府里面当了官,继续寻找着他心中的未婚妻金。(写到这里,我不由想起那些出来搞革命就抛弃了原配妻子而追寻年轻MM新生活的男人们……比如说,我父亲的生父。在这方面,岁可算是让他们望尘莫及吧。)通过当年的皮条客,岁找到了她,也发现了她和克里斯(对于他而言,有着家仇国恨的美国大兵克里斯)有了一个孩子,于是要杀掉那个小孩。接下来的一首《You Will Not Touch Him》是全剧里面我印象最深刻的对唱。

You must seem how it is, when you're my wife
Having that child of his brands us for life
No alternative! This child cannot live!

他责怪的仍然是不该出生的小孩以及敌人的血脉,而不是金自己(除了一句关于小孩出身的)。一直到金为了保护孩子举枪杀了他(话说金一个妓女哪来的枪?),岁仍然心心念念想的是他和金在一起的未来。他关于金所有的话,所有的行动,都只能按照他一心想要和金在一起来解释。

这无疑是一种封建大男子主义的爱,岁也只能用"你父母许下的婚约"来试图说服金。然而我得说,比起一觉(jiao4)钟情的克里斯与金的露水姻缘,岁对于金的爱有说服力得多,也刻画得可信得多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