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eyes, magna carta, onesama, fss - alecto

关于X的存档

Nothing says "FML" like waking up at 5:50AM (when it's completely dark outside, with snow on the ground), on a Saturday, with a toothache, IN ORDER TO TAKE A ******* EXAM (i.e., not even getting paid for this).

HEATH
真名: Hiroshi Morie(森江 博)
生日:1968年1月22日
星座: 水瓶座
血型: B
身高:175cm
体重:50kg
出生地:日本 兵库
1968年1月22日出生于兵库县尼崎市。
1986年春,加入大阪的「PARANOIA」乐队。
后转入「カオスモド」。
及后转入 「 Beet Sweet 」乐队。
1990年10月,转入「SWEET DEATH」乐队。(后乐队改名为「MEDIA YOUTH」)
1991年10月29日,乐队参加武道馆举行的EXTASY SUMMIT 1991 LIVE。
乐队一度无限休止中。HEATH加入「MAJESTIC ISABLE 」乐队。
1992年4月,「MEDIA YOUTH」活动再开。
1992年5月,经过朋友介绍,HEATH转加入X乐队。8月24日的记者会上正式将HEATH作为新队员推出介绍。
1995年2月22日,发售个人SOLO作品《heath》(CD+VIDEO)。及后个人推出SOLO作品多张。
1998年X-JAPAN乐队解散后,与做HIDE纪念专辑的PATA等人在2000年4月组成Dope HEADz乐队。
2001年4月,Dope HEADz CLUB CIRCUIT "Dope ADDICTION"Tour。
2002年8月,Dope HEADz 参加"hide presents MIX LEMONed JELLY"演出。
2002年10月,Dope HEADz TOUR "PLANET OF THE Dopes"。
2003年2月,Dope HEADz活动休止。
2003年9月,HEATH个人官方网站开通,正式展

1992年盛夏,HEATH离开重组了四个月的MEDIA YOUTH,正式加入X。在TAIJI离开半年后,X终于得到了他们的最后一任BASS手。
HEATH融入X,像一颗被吸引的行星转入宿命的轨道,与热烈燃烧的星系合为一体。他陪着X,走完了最后五年的浴火灿烂与悲欢合散。
于是对如我这般多年以后才恍然仰望天宇的人而言,他的轨道仿佛一开始就在铺在那里。仰望由不可挽回又无法泯灭的过去时光铺展而成的深蓝色夜空,名为X的耀目星座,虽然起初动荡不安(团员变更频繁到“走在原宿街头你如果向摇滚小伙子丢石头,就一定会丢中原X的乐手”的程度,汗),最后却成为了Fans心中稳定的6人乐团:主唱鼓手吉他手之外,还有两位我们心爱的贝司手——TAIJI和HEATH——虽然他们从没有机会以X之名同台演出。
1968年1月22日,HEATH出生在兵库县尼崎市,本名森江博,他是家中第二个孩子,理智又充满好奇心的B型水瓶座。
在遇见X之前,他曾是被父母亲昵地称做
“hi~chan”的小男孩,这幼时的昵称广为流传,后来成了他艺名的由来。在喜爱音乐的家人的影响下,他把诸种乐器玩了个遍,而后挑中了贝司,低沉的四弦琴真是适合将来那把修长有力的手指呵。
他曾是家乡小镇上第一个茶发少年。多年以后他回忆“人生最失败的事”
——剃了一个光头——时间恰好是在高中,不知两者是否有关联?猜想是为学校压力所迫,所以多年后重提仍有恨意,笑。
终于他高中退学,独自去大阪生活。
他成为一支名为 PARANOIA的乐队的一员,发表音源,上美容学院,负责全队的发型。
PARANOIA解散后他加入カオスモード,89左右加入Beet Sweet,突然有一天对大阪的地下摇滚氛围失望,考虑了一个下午,第二天便背着两把贝司去了东京。
HEATH的人生之路一步步延伸向与X的交汇点。如果说,在那段奇妙的道路上有指引他向传说迈进的路标,那就是……HIDE?
啊,为什么在我的想象之中,秀秀就好象躲在路边田野中的稻草人,在看到神情淡漠却有着一双交织着期待和疑惑的年轻眼睛,背着贝司踽踽前行的小狐狸之后,噌地一声跳出来,落到他面前,掀开草帽,露出了由衷欢喜的笑容。
但纯洁的小狐狸啊,估计没有看清稻草人笑得弯起来的眼睛中狡黠的光芒……
事实上,虽然HEATH从小玩摇滚,但听的都是欧美音乐,对日本乐坛不甚关心,所以在结识HIDE之前,还根本不知道X——这个在当时日本摇滚界已如冉冉升起的如血旭日般的无敌乐团的存在。
据说HEATH和HIDE的初见,是HEATH还在大阪生活的时候。有一次他去东京玩,参加一个庆功宴,友人把他介绍给HIDE说:“这是在大阪混的HEATH,请多关照。”
这一夜他们一起喝酒,谈论音乐和人生,两个握有美容师执照的摇滚孩子十分意气相投。
回去大阪后,HEATH对究竟应该怎样做乐队——或者说是自己的音乐人生究竟应该怎样完成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打电话给HIDE商量。
HIDE说:“那么,来东京吧。”
HEATH回答说:“知道了,让我再想想。”结果第二天就接到他“我已经在东京了”的电话的HIDE着实吓了一跳。
HEATH对自己说,只给自己两年时间,若玩不出个样子就回乡做美容师,就算做不成至少要从事美容这一行。
回家乡做个美容师——这一想法和HIDE解散SABER TIGER时的打算如出一辙啊!HIDE终于被YOSHIKI留住,而数年之后,他留住了HEATH。
到东京后HEATH开始找住所,找乐队,并且四处打工。据说曾经分发过传单、干过建筑工人等等。不久找到一支要他的乐队,但是不知道好不好,又去问HIDE。
HIDE说,乐队啊东京有的是。
过了一段时间,HIDE打电话给他,说,池袋那里有个叫EXTASY的地方,你明天去看看吧。
EXTASY
RECORDS——那是YOSHIKI为避免与主流公司订契约左右X及同好乐队的音乐品格,以“因为我们想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我们决定自组厂牌”的这样的理由所成立的独立唱片厂牌。这个存在时间短暂的音乐公司所挖掘的新人团体,后来有不少成长为横扫日本摇滚界的优秀乐队。
而HEATH就是这样被诓进去的。
90年10月,HEATH和笹野学、KIYOSHI等组成MEDIA YOUTH, 并以MY的贝司手身份签约EXTASY。MEDIA
YOUTH一度解散,他又加入MAJESTIC
ISABELLE。在91无敌里有个两秒钟的镜头,真是惊鸿一瞥,当年的小HEATH黑色披肩鬈发,身穿黑色夜礼服,打素白领巾,斜插一朵黄色马格丽特,使人惊艳不已。
92年春天HEATH去了X的试音会,据说他去试音的前一夜,还和HIDE一起出去喝酒,第二天早上两个喝醉的人被YOSHIKI的电话铃吵醒,才慌慌张张地赶过去。试音的时候X剩下的四人都很紧张,尤其是YOSHIKI。最轻松的人倒是HEATH,因为他那时还不想加入X呢。
4月,MEDIA YOUTH重组,开始筹备重组后的第一场LIVE。结果那成了HEATH在MY在最后一场LIVE,因为,被X看上的牺牲品是无法逃脱的,前例——
TAIJI——一度离队可是又喊着“和YOSHIKI一起觉得什么都能做到”“要赌赌看存在于YOSHIKI之中的无限可能性”之类的话自己跑回来了。
PATA——起初只是有LIVE时去帮帮忙的支援吉他手而已啊,记忆中YOSHIKI也好TOSHI也好TAIJI也好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加入X吧”这类话,不知为何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X的一员了。
HIDE——起初对X只抱有“那个LIVE上像怪兽大暴乱一样的乐团啊”这样的认识,可那时跑去看SABER
TIGER演出的YOSHIKI和TOSHI却已经被HIDE的帅气和高超的吉他技术感动得一塌糊涂,在台下激动地握拳相对说:“这家伙就是为了要成为X的吉他手而出生的男人啊!”虽然当时X无论是人气度、实力都比HIDE的团差了一大截,而且风评还很差,YOSHIKI还是跑去热情邀请:“HIDE!加入X吧!”,听得身为SABER
TIGER队长的HIDE一身冷汗,苦笑着说:“拜托不要在我的队友面前说这种话啊。
可是最后,如我们所知,曾被身边的不少朋友警告“千万不要接近X那个团啊”的HIDE,终于还是成为即使X解散后还是坚持“我是X的吉他手”的那个人。
总之,两个月后,HIDE终于把HEATH说动了心。
再次试音后HEATH接到HIDE的电话,听他以强忍着笑的声音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做?”
HEATH答之愿意啊,HIDE便说:“你等一下,我们的BOSS会打电话给你”,嘻哈着挂了线。
顷刻铃声又起,这次是yoshiki,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HEATH,愿意加入X吗?”
原来死要面子的某队长不愿被人当面拒绝,才打发吉他手先来打探消息。不知握着话筒的HEATH额上是否挂了一滴冷汗。
于是在当年8月24日,X在纽约洛克翡勒中心的发表世界进军记者招待会中,正式介绍了新贝司手HEATH,同时为避免与美国的X乐队重名,宣布乐队改名为X-JAPAN。
这年HEATH25岁,清秀沉静,不太爱说话,一开口则是悠悠的关西腔,要说到喝酒和疯玩和X原住民一样没问题。因为他的加入,X中最年轻的成员位置易主。
先进山门三日大,掉进X这个“火坑”,小狐狸难免被欺负欺负。在X为录音工作滞留在LA的时候,HEATH被迫继承了前任贝司手TAIJI“烧饭男”的宿命,负责起全队的温饱问题。说到被迫么,呃,人家狐狸原先只是到超市去买三明治的材料,拿到录音棚,心想谁要吃谁就会自己做吧,没想到每次都出现这样的对话:
看见食物的某只:“虾米,虾米?”
HEATH:“吃吗?吃吗?”一边问一边做了递上去。
某只开心大嚼中,HEATH满心迷惘:为虾米他们不自己做呢?
为什么呢?估计是被TAIJI宠出来的。
PATA在入队8年后还以不思议的语气大感慨:“我真的一直在这样的乐团里做吗?”所以,狐狸,你认命吧……
HEATH当时还和HIDE同住,乖巧得像只忠诚的小狗,常常等着HIDE晚上带他出去玩,结果HIDE回来后就往沙发上一躺,捧着本漫画一看就是好半天,全看完才对眼巴巴地望着他到半夜的小狐狸挥手说:“走吧~~”
录ART OF LIFE
的前一天全员喝酒,众所周知,HIDE这位同志呢,“每当他喝醉酒后就会马上变得像一只妖怪一样”(PATA语),那夜HEATH好不容易把酩酊大醉的HIDE拖回了家,才松口气,不想HIDE居然一下子把火警钟按下去了!顿时铃声大作,HIDE嘟噜一句“糟糕,解散!”转身开了小狐狸房间的门,躲进去了。随即深夜的街道上响起迅速赶来的消防车的呜呜声,尽忠职守的消防员跑上来一大群。小狐狸吓得关门关窗关上一切灯火,大气不敢出一声。然后他想,HIDE干嘛去了?走到自己房间一看,松本秀人躺在他床上,摊手摊脚睡成一个“大”字。结果可怜的没有HIDE房间钥匙的小狐狸只好在沙发上过夜。
又传说HEATH没有朋友,被采访者问及此事时他辩解说:“啊,但是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我是有理由的哦!你看我来东京后一直在工作,后来不是又突然来到LA吗?我性格开朗,是个很好的人哦(自己笑),只要想交朋友,马上就能交上的(再笑)!我只是没有交朋友的时间而已。”
叹气……被某队长压榨得连交朋友的时间都没有的小狐狸啊……
当然,还有另一种解释,狐狸说不定是个交友谨慎的人呐(既然他已经否认了不善交友这个可能性)!这样一来,X的队员显然就成了更加宝贵的朋友了。
10月29日,在大阪城的EXTASY
SUMMIT中,HEATH初次拜会歌迷。白衬衣黑西装黑皮裤,更显腰腿修长,一顶黑色的宽沿帽,暗红色的长发自帽檐下披落,居然还戴了黑手套,看起来就像个落泊的魔法师。在
Toshi的介绍和歌迷的欢呼声中出场的HEATH略显拘谨,举手投足透着一点生涩和孩子气,话筒逼到面前,只说了一句轻而简短的“会努力的”,有点害羞地微笑着。Toshi让他向歌迷挥挥手,他赶紧学着挥挥手,神态可爱之至。
在Fans对HEATH的昵称中,流行的有“兔子”和“狐狸”两个,或许从这个照面里就可以看出些端倪,像小兔子一样羞涩的HEATH,却又藏着狐狸般的神秘气息。
其他证据:虽然一直自称性格开朗,但HEATH喜欢阴暗的房间,他最讨厌太阳光,说是见了眼睛会充血。——红眼睛——小兔子。
曾经写过的诗中有一句:就算双眼无法看见/我依然知道,在某处,一定/有这样的一人,能将我驯服——HEATH你看《小王子》吗?完全是小狐狸的口气啊~~~
然而HEATH本人以狼自诩,甚至把个人主页题图做成狼,还曾经有过:“我最恨轻易认输了”的发言。
除了决不轻易言败外,另一条人生信条是“健康第一”!笑……难怪难怪,在音乐之外,狐狸的得意技可是剑道啊!
这年除夕夜,X
JAPAN出场红白歌会,演奏了大受欢迎的《红》,这是HEATH身为X成员的初次舞台经历,据说初次登台的贝司手所奉献的充满迫力与张力的演奏,使资深歌迷也被吓了一跳。
之后X的HEATH的舞台位置就固定在左起第二个,在大叔里面,但比他靠后些,几乎与yoshiki持平。离队长最近的位置是有危险滴,青白夜那场小树砸鼓,溅起的碎片划破了他的额头。虽然只是擦破皮,但那只狐狸去后台转了一圈,让人把头包得像凌波丽一般出来了,谢幕时小树见了,大概觉得过意不去,扑完玉米就跳到狐狸背上,于是在《TEARS》中留下了小狐狸背小树的珍贵镜头,在之后的每一场演唱会中作为结束曲,在巨大的投影屏上被黑暗中泪光闪闪的歌迷们重温着。
另有一次在大阪的LIVE,在TOSHI与歌迷言语交流的时候,YOSHIKI像是要附和TOSHI的发言,突然站起来,兴高采烈地去踹他的那面大锣,大力踢了两三下,大锣经受不住了,忽然往前倒下,差点砸到前面的PATA和HEATH。大家都吓了一跳。当然,在多数时候,小树弄伤的还是他自己。
在X的LIVE中,小狐狸自然比不上天生抢眼的队长,位置得天独厚的主唱玉米,还有满脑子精灵古怪充满表演欲的HIDE抢镜头,不过你若留心看他,就会发现躲在一边的他已完全融入演奏之中,随着旋律自得其乐地小幅跳啊蹦啊的,偶尔和PATA肩背相靠,偶尔和HIDE一起大仰身,有时队长鼓棒一挥,他顿时得了冲锋令一般,抱着贝司像抱着一把冲锋枪,噔噔噔冲到前台来,哎呀,真是好乖好乖。
在LIVE中,狐狸和大叔不似另外三只那样表情丰富,尤其狐狸,几乎是不笑的,若抓拍一张照片来研究,显得很酷的样子,看似冷面冷心,其实却是因为沉默天性和过于认真卖力的缘故,偶尔抬一抬黑眼睛,总是很沉静的,可是偏偏又能显出他小一些,容易欺负一些,笑~~
就是参加电视节目的时候,狐狸也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后排,人家哄堂大笑的时候镜头偶尔掠过他,居然在一心一意地吸果汁。于是那镜头就一直盯着他盯着他,看他究竟要吸到什么时候,可是狐狸毫无察觉,连眼皮也不抬一抬地继续享受清凉的美味,最后还是镜头放弃,转回焦点Yoshiki时狐狸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吸啊吸呢。然而某队长作出什么可怕发言的时候,狐狸也会撑不住地靠向右边的秀秀,用半只手掌遮住眼睛低下头无声地笑好一会儿。
当然HEATH也有强势的时候,比如他对自己所养的小兔子疼爱有加,有次竟为了带小兔兔看兽医而飞掉了彩排。联想到小树对彩排的重视和生气时除了秀任谁也不敢近身的可怕低气压,可见小狐狸也是很有胆气滴。X成员多数是关爱宠物的好主人(当然,像某队长那种连机器狗也能养死的家伙除外……),比如被问及:“小铁(PATA的猫)被恶魔带走了,你会去救他吗?”大叔的回答可是斩钉截铁:“无论哪一日都会为小铁与恶魔战斗!”莫说小铁,连我都听得好感动~~
传闻中HEATH还养过鳄鱼呢,寒,不知和秀秀一起拍写真的那条小鳄鱼是不是他的宝贝。
另外狐狸是个深藏不露的速度狂,比较起喜爱深夜飙车的前任贝司手,狐狸最爱的则是云霄飞车。X三把弦和STAFF外加晓美姐姐一起游游乐园的时候,小狐狸那个兴奋啊!再可怕的飞车他也要抢第一排座,在离地70米的高空高举双手,心花怒放。而之前念叨着“我要打赢云霄飞车”的秀秀,继在某趟飞车中大叫:“不要啊~~停下来~~~放我下去~~~~”之后,在最后一趟(也是最惊险的)飞车中居然索性把帽檐拉下来遮住了眼睛。而被迫坐上飞车的大叔,身体情况更是急剧恶化……
据说在这之前,秀秀和小树有一次录音录累了溜出来玩,也曾一时兴起去坐云霄飞车,也不知是谁怂恿的谁,总之下来后两只都灰了脸,只会握着对方的手道歉:“偶对不起你!”“偶也对不起你!”可见愈险愈兴奋的小狐狸绝非常人……
HEATH喜欢的音乐家有MOTLEY CRUE 、Nine Inch Nails、Chemical
Brothers等等,当然还有KISS。听的东西很广很杂,并不仅限于摇滚。他曾经主持过深夜摇滚音乐节目,在节目里大谈工业摇滚。YOSHIKI说在X
JAPAN的音乐中之所以会出现《SCARS》这样工业噪音般的新曲风就是因为HIDE和HEATH的关系。
在跟着X的步调前进的同时,HEATH也和其他队员一样在X的活动间隙展开自己的SOLO活动。94年12月30、31日X-Japan的东京巨蛋年末演唱会中,他发表《SOLO
DEBUT》,95年发行同名个人专集《heath》,96年10月发行的首张个人单曲《迷宫のうウァ-ズ》(《名侦探柯南》片尾曲)登上排行榜前10位。这首歌由HEATH自己作曲,森雪之丞作词。值得一提的是,hide的首两张单曲《Eyes
Love You》和《50% & 50%》也是由这位资深词作家作词的,也同样登上了Oricon并名列前茅。
在《迷宫のうウァ-ズ》上榜4个月后,他发表了第2张单曲《Traitor》,一年后,Video《Heath All of
Films:1995.2.22-1997.12.31》发行。
在HEATH当时的SOLO作品中。我最喜欢的还是被他数次拿来做X LIVE SOLO曲目的那首《Day
Deram》。高高的幕布上投影着在荒凉而充满压迫力的沙漠中,被镣铐束缚着的男子的翻滚挣扎,舞台上则是诡异跳动的灯光,仿佛就要破碎的铁笼,HEATH就仰靠在铺着长长铁钉的斜板上弹奏着,充满力量的贝司音里裹着阴暗、晦涩,像有一枝扭曲的金属植物在里面生长,压抑的旋律一路与曲折的节奏之岸碰撞着,HEATH低沉的歌声断断续续地浮现……
啊,忘了说,狐狸的声音是极好听的,曾和朋友讨论他不当声优实在是可惜了。
不过,做出这样强势而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的小狐狸,私下和HIDE的电话里说起来却显得颇紧张:“我为了我的solo想得都睡不着觉了……天啊,我要有斗志啊!”爆~~~
和任何一名优秀的乐手一般,乐器到了HEATH手里就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与其说他随心所欲地把弄着贝司,倒像是贝司在时而流畅时而艰涩地述说他内心深藏的感情,披露着激烈燃烧的灵魂。
HEATH的MTV里的意像也颇诡谲,画面跳动,镜头忽近忽远,有时像隔了一层动荡不安的水面看进去,一切都沉浮在波光潋滟中。红色的舞台,血雾弥漫,顶灯亮起来是巨大的十字架。戴着古怪而布满划损痕迹的旧眼镜的沉默小孩,手心里捧着一座小小的不停息的沙漏。骷髅的眼睛空洞地仰望天空,惨白色的能剧面具挂在枯树上,悬在欲雨的空气中,覆在其他MEMBER的脸上……至于HEATH自己,披着墨色的长风衣,苍白青春的忧郁,可握着贝司的时候全身就洋溢着战斗力;换一身黑色的皮装,瘦也瘦得优雅有力,尤其那一双笔直的长腿啊,真好似男子版FATIMA,大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HEATH得到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外号——“きちょっぱー ”。朋友说若是学银英的翻译法,这个词可以译做“会走路的一丝不苟”。
外号的来历——
拼命压榨人家的队长:“他是个严肃的人呐。”
某不良吉他手:“……HEATH啊,初次见面给人的印象是‘少年老成’,熟了以后的印象还是少年老成……一丝不苟。非得把CD竖起来排得整整齐齐才罢休……”
后辈小shame(Dope HEADz主唱):“其实我常去HEATH SAN家玩的……HEATH SAN家一屋子全是器材,干净得几乎不像住人的地方……”
Q:“有在打扫房间吗?频率大概是多少?”
狐狸:“每天都有哦。”
听说HEATH家的衣服也叠得平整得好象要摆出去卖……汗……
后来呢,这位差点成为美容师的严谨派贝司手对衣着也越来越不经心,以至发生了相隔一年时间的两场东京巨蛋LIVE他穿的是同一件蚂蚁雄兵T恤的事件,大家都说他是受了小树品位的坏影响……叹气,谁还我们那只和玛格丽特相互映照的美丽小狐狸来?
 
但HEATH在X度过的日子显然是“得其所哉”,当多年以后X成为历史,他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我不知道媒体上怎样报导的,我只知道X对我来是一直是一个家的感觉。”
记得大叔也说过:“我觉得如果说X是一个家庭的话,YOSHIKI就是任性的长男,PATA也就是我就是叔叔,HIDE是妈妈,HEATH是弟弟,TOSHI是亲戚。”
而同样是在X解散后,YOSHIKI接受一次采访,被问到:“有没有想过X会解散?”
YO的回答是:“HIDE说过X是一个家。你说,家会解散么?”
就是因为已经血浓于水,才会散得痛彻心腑。
 
1997年4月,TOSHI退。

当年9月22日,XJAPAN召开记者会,宣布了乐团解散的宣言。
戴着深色墨镜出席记者会的HEATH,竟已经剪去了那一把长发。
据说从前HIDE老是诱拐他剪头发,拐他的口气简直象拐小孩啊——“HEATH、HEATH去把头发剪了吧,我也和你一起剪哦!”
狐狸撑啊撑啊,坚定地撑过了主唱、队长以及拐他不成自己却忍不住了的某吉他手相继剪发的95年。所以他终于剪去长发后,HIDE看见他第一句话就是“啊~~~你剪了啊……German
Metal。”
这位为解散而剪发的German Metal在记者会上只有一句发言:“从现在开始,仍将怀抱着希望以及梦想来持续进行音乐活动。谢谢。”
那时距HEATH加入X正是五年零一个月。
 
12月31日。东京巨蛋。X的THE LAST LIVE。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音符一个接一个消散,是什么将要死亡?是谁在渐渐走向自己的终点?当陪伴X每一场LIVE的《ENDLESS
RAIN》响起的时候,沉静的魔法师终于也坐在冰冷的台阶上,在蓝紫变幻的舞台光里,无法再撑下去的表情,长长的额发掩映的眼眸里水光盈盈。
并非他们失却了继续向前的勇气,只是梦想还未在胸口烧尽的时候,环顾四周突然已经日暮途穷。
 
彩云易散,盛宴难再。
谁也没想到,他们再一次相聚,就到了98年5月,那在每一个爱着X的孩子心中生生撕开了一个寂静无边的黑洞的日子。在那张顾盼生姿的遗像下,X最后一次演奏《Forever
Love》。事实上回荡在堆满了吉他、鲜花和泣不成声的人们却依然冷清空虚得可怕的灵堂里的,只有YOSHIKI空洞生涩的琴音和TOSHI声嘶力竭的歌声,PATA和HEATH只是坐在钢琴前,抱着吉他和贝司,低着头,连手指也在弦上默然。
 
后来PATA和HEATH参加了一个纪念HIDE的电视节目。PATA说着说着眼睛就湿了,HEATH比他聪明,学HIDE戴着黑底红线的绒线帽,外加一付可以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然而这样的装备也失效。听的时候小狐狸略略咬着下唇,问到他就抬起头来开始笑。是啊在说起HIDE的时候他一直微笑着,还把脸转向PATA,就像PATA说的时候不由自主看向他那样,仿佛想邀请对方一起回顾那些最快乐最美好的回忆。一直微笑着,他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他静了一会儿,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揩去泪水。
在不动声色的水面下,藏着这样寸缕缠绵的怀念与感伤啊。
HEATH曾经说:“我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他(HIDE)从前对我说的话:‘想做就去做吧!因为这是个怎么想也不会明白的世界。’”
98年4月, Heath的第3首单曲《Grack Yourself》发行。6月,第2张个人专集《Gang Age Cubist》发行。
2000年HEATH与PATA、I.N.A等同组“Dope HEADz”,开始乐队活动。
HEATH在Dope HEADz中担任贝司手,有时也写词写曲。他们的歌在我听来颇有hide的乐队“hide with Spread
Beaver”之风,大约一面是因为PATA曾在HIDE
SOLO中长时间担任吉他手、I.N.A更是SB的成员,一面则是我自己一相情愿的心理作用,就像有人把Dope HEADz称作“半个X”一样。
但X怎可能存在半个?他们是全新的乐队不是么?
Dope HEADz的歌有两首我极喜欢,一首是《evering
rose》,一首是《EYES》。总觉得前一首是写yo的,后一首是写给秀。谁叫他们要在CD歌目最后写上——SPECIAL THANKS:X JAPAN/hide/
hide with Spread Beaver/zilch/Dope KIDz,all friends and family呢?
苦笑,究竟是他们身上确实带着醒目的X的烙印,还是我自己不肯忘记他们曾经是X的小孩?
家和重要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的小孩。
后来看到一张HEATH在Dope
HEADz的照片。穿着战斗装,围巾斜系,飞行帽斜戴,他坐在地上,唇边带了一丝嘲讽的笑意,眼睛里也藏着一点,又自嘲又好玩的神气,但他的眼睛是从容的、坚定的,不再羞涩,不再犹豫,也再看不见年轻时那种单纯的安静。
有时我们走过一长段平平淡淡的路,回首之时还是不免为那些不经意间的因缘流转、所得所失,为命运在我们身上留下的痕迹觉得心惊。更何况一个人经历了这样的起落离合,大喜大悲?
他已不是当年的他。
2003年6月,Dope HEADz全面停止活动。
2003年9月9日,HEATH在其官网的FANS BBS上留言:即将展开新乐队的活动。
听说消息后,我跑到他的官网看他的留言,心里忽然起了一些迷惑。我看看手里收集的材料,他的年表他的八卦他演出和访谈的影象,但我不了解他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X从底层一鼓作气冲向日本音乐制高点的最青春焕发的时代,我以为是在TAIJI离开的那一天就结束了。所以HEATH与X其他诸子不同,他是在X已经达到顶峰的时候才加入的,作为后辈,前任又是被誉为“日本第一贝司手”的TAIJI,年轻的HEATH所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那时X已经是个如此灿烂的神话,HEATH竟能了无痕迹地融了进去,因为他始终安静却努力地和X保持完全一致,他投身名为X的烈焰,X的梦想就是他的梦想,X的光芒就是他的光芒。
他已经足够努力,但神话的陨落他无能为力。
他只有跟着一起陨落,说着“从现在开始仍将怀抱着希望以及梦想来持续进行音乐活动”这样的话,他的实际表现是无所适从,在X解散HIDE离开后,他整整两年没有任何消息。
直到2000年,他才从我们无法看到的痛苦和迷茫中挣扎出来,他和PATA重新相聚,也许和拥有共同回忆的兄长和朋友一起向前走,使他多少觉得心安。
如果在当年从大阪打电话给HIDE的时候,他的心中还存在着对自己的人生道路的疑惑,经历了这一切之后,问题的答案已经清晰坚定,这也许,就是X对于他最重要的一份意义。
他失去了X,然后失去了HIDE,现在他离开了PATA和I.N.A。
他终于要重新出发,独自一个,走出属于他自己的全新道路给我们看。

どうもありがとよー!
え~、まあ、あのホントに10年ぶりにこの東京ドームにX JAPANとして帰ってきて
まあこんなにも熱く熱くみんなに迎えてもらって、俺達は幸せもんだぜオイ
今、流れているこの曲は僕のソロの新曲です、カッコいい曲だなあ
カッコいい曲なんでまたみんなも聞いてくれよな~
あの、PATAもまあこの10年間、ちょっと僕は痩せてちょっと心配なんだけど、大丈夫かなあ
PATAはX JAPAN解散してからRAINというバンドをやってました、全国でずっと
ライブ活動続けてきて、PATAも頑張ってきたぜ~
PATAの新しいアルバムはメタルボックスっていうカッコいいアルバムがあるんだ
そのアルバムを聞いてやってくれよな~
そしてHEATH、HEATHはやっぱりこの10年間バンド活動を続けてきてカッコよくやってました
HEATHの一番新しいCDはデザートレインというカッコいいアルバムがあるんで
コレも聞いてくれよな~
そして今日はHIDEちゃんも一緒にいるぜ~、俺達は5人でX JAPANだぜ~
そしてHIDEちゃんも新しいライブのCDが出ます
YOSHIKIは色んなプロデュースして、この間たまたまテレビ見てたらYOSHIKIの曲が流れてきました
何だっけ?千の風の人が歌ってました、PATAは知らなかったそうです
YOSHIKIは色々プロデュースやったりホント10年間、YOSHIKIもホントに忙しくやってきました
Violet U.Kっていうカッコいいバンドもやってます、それぞれのソロもみんな応援してくれよな~
そして~今回、新生X JAPANとなり、これからまだまだ現役バリバリとして
やっていくんで、X JAPANを応援してくれよ~!
ということで今回のこの三日間のコンサート、初日は2時間以上遅れてしまいまして
昨日はオンタイムで始めました!オンタイムで始めて褒めてもらえるバンドって良いね(笑)
この三日間のコンサートホントに目まぐるしく毎日毎日色んな、土壇場になってチェンジがあって
X JAPANのコンサートやるのホントに大変なんだよね
およそ5000人のスタッフが今日のコンサートを作ってくれました、スタッフの皆さんありがとよ~!
特に言いたい、お礼を申し上げたいのは、イベントを作ってくれたオンザライト西さん
あなた無しではこのコンサート出来ませんでし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そしてX JAPANコンサート実行委員会の真下さん、始めスタッフの皆さん本当に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感謝してます
いつもわがままを聞いてくれ対応してくれる、俺達がデビュー前からずっと
スタッフでやってくださっている舞台監督のマシゴさん、ありがとございます
いつもカッコいい照明作ってくれている岩佐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いつも心と腹に響く音を出してくれている吉見さん、ありあとやーす!
それからアマチュア時代からずっとバックステージを支えてくれている杉本さん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ホントに20年間、多くの人に支えられて、こうしてまたコンサートをやる事が出来て
再結成する事が出来ました、本当にこれまで支えてくれたみんな、
ここに今日来てくれてるみんな、ホントどうもありがとう!
そして、10年前解散してからも、こんなPATAの事をずっと応援してくれてたPATAの
スタッフの皆さん、そしてPATAを応援してくれてる皆さん、どうもありがとう!
そしてHEATHも10年間支えてくれた皆さん、ファンの皆さんありがとう!
それからHIDEのこと、みんな熱く熱く忘れずに応援し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よー!
HIDEも喜んでるぜー!
そしてYOSHIKIの一番大変な、YOSHIKIのスタッフの皆さん、僕は10年間離れていたんで
帰ってきてからも相変わらず大変でした
そんな変わらないYOSHIKI が大好きだぜー!
みんな応援し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よー!
そして僕は地道でしたが、ホントにたくさんの地方地方をまわったり
たくさんの施設を訪れたりしておじいちゃんおばあちゃん達
本当に感動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そして施設の子供達も、色んな境遇でホント必死に色んな思いを抱えながら
生きてる人たちとたくさん出会って、生きる勇気と希望をいただいてきました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ホントにいろんな事があって、でも例え嘘八百で色んな仕打ちにあっても
大切な人や愛する人がボロ糞にやられても、それでも俺は
純粋さを貫いてきたぜええええ!!!
絶対に負けねえで!泥の中でも這いつくばって生きてきてやったぜオイ!!!
Tags:

Comments

我也一整个周末泡在另一个学院风花雪月的自习室里⋯⋯问题是这个风花雪月的地方很无耻地不让人用电源!苹果能撑6小时咩!它被我摧残了这么久答案是当然不能!
简直是逼人快闪(掀桌)
周日更悲催。我不想在家写论文,但是学校唯一周日开的自习室在市中心,我去那边干嘛⋯⋯⋯⋯⋯⋯⋯⋯⋯⋯⋯⋯
I don't know man, that sounds to me like high school all over again. (minus the Saturday part and probably more of a headache than a toothache) XDDDD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Heath Ledger⋯⋯⋯⋯不过X难不成是JQ培养基地?
刚在XQ看到⋯⋯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id=511554&msg=%B5%A2%C3%C0%CF%D0%C7%E9

叹,哥们你单了10年终于明白了寂寞的是什么⋯⋯
我都想学人说“哇噻这CP自动写了个同人志给我!”
你太OUT了。不过那个帖我不怎么进,因为代号昵称啥的太多了,读起来费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