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tower of light

接前:幽白经历和YY……主要是黄藏

幽白经历[感想]

这并不是一篇客观的评论,它参杂了大量的私人感情,与其说是推介,不如说是纪念,或者您可以把它当作读后感来看待……

如果有人问《幽游白书》对你来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这种时候在我的脑中最先浮现的字眼是“青春”。

《幽游白书》不是校园漫画也不是运动漫画,没有把“青春”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幽游白书》是与青春相关的作品,不仅因为它的存在贯穿我生命中最灿烂的一段日子,不仅因为它是难得的渗入了富坚义博此人的青春和热血的作品,若要追究到底,那是更加深层次更加复杂的情感的沉淀。对于许多人来说,联想起这部已经完结十年的作品,都会牵动一些值得细细回味的美好记忆,它承载了我们的青春,或者说它本身就是青春。

很多人喜欢《幽游白书》是爱到了心底的,若要我说出来,我恐怕要为自己语言能力的匮乏而感到惭愧。在迷恋着《幽游白书》的世界的那个时候,我还并不能明白自己在它身上寄托的究竟是什么,但是我为它深深打动,那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感染力,或许也是青春的特征。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像我一样相信他们正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某处,和我们一样,像每一个小人物一样地生活着,日复一日,间或有些惊险刺激的小插曲。翻开书页,每一个灵魂,都那样鲜活地跳动着,他们的经历不可谓不波澜壮阔,喧闹一阵,偃旗息鼓了,归结到最后却又平淡得可爱。甫一出场,幽助也不过就是个孩子,情窦初开,血气方刚,嬉笑怒骂间年华流转,再站在眼前就已经是个男人。莹子在斗技场外骤然发现男孩不知不觉中已经长高,那时她的心中也一定充满感慨。在我们不察觉的时候,他们已经担起了责任,有了各自的归宿;在我们不察觉的时候,有些美好的时光已经封存进书页里,再翻开来流光溢彩,于是看到了那黄金一样的时代,于是明白了那种名为怀念的感情。

《幽游白书》已经完结好多年,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它还没有成为老古董,但是也已经可以供我们这种小青年来怀念,毋须质疑它的经典地位,即使我说得再多,也不过画蛇添足。在我初看这套漫画的时候,已经有人无限感慨地向我们描述她当初为了一部魔强统一战硬把笨重的游戏机背到学校,为了藏马一招回旋踢跑去学跆拳道并得知藏马的腰部柔韧性极好……那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自豪。如今到我回味自己最为它沉迷的日子,之间又过去将近六年,那些感情,牢牢记在心底,酿了这么久,未曾变过味,不过更多些醇香。到neko桑重温幽白时,我才惊觉自己不碰这套漫画也有三年多,但是这套书却是习惯性地一直留在身边的,我们彼此已经如此熟悉,然而依然要时时相守。我曾为它做过些什么呢?在和他们相遇的时候,我正好也意气风发,我也正在燃烧自己的热血,为了漫画上课开开小差,晚上打打夜工,都不在话下,如今提起来固然羞家,但也确实能感受到那些珍贵记忆中的快乐。每个人必定都会有这样的日子,像是开到最盛的花,开过了,可曾留下些什么?

爱过,战斗过,死过,经历过,每一个故事都将迎来最后的结局,他们走向各自选择的人生道路,他们和深爱的人长相厮守,他们不曾、往后也不会分离,然后,for ever,for never。完美的结局。铭刻记忆的照片,无论何时被拾起,想必都能赢得一个会心的微笑吧。

在不察觉的时候,少年时代的光环就褪去了,突然有一天那厚厚一叠画稿寄到了手里,心竟然忍不住兴奋得颤抖,回想着这一笔一画是怎么得来的,感动便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我为这个故事这群人感动过,不止一次。曾经不愿意说出“感动”二字,一是觉得害羞,一是嫌它矫情,如今真的感动过,淡淡弥漫的感情就像流淌在下午茶时间的闲适空气,这感觉,着实不坏。于是在某一瞬间也为自己的青春感动了一把,我开过了花,总算结出了点果实,付出的代价合不合算,此刻也不用多计较,藏马说过“别想太多”。现今我还揪着花期的尾巴,我还有点热情和激情没有烧尽,于是响应老头子“烧成骨灰”的号召,于是有了这篇通篇废话不着边际的文章的诞生。

没有向新读者们提出什么建言,是以《幽游白书》的老读者们,且看着他们和我的青春,缅怀一下自己的热血和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罢……(说到底我还是欠抽……)

感动瞬间[正经]

相比动画里那张照片上的热闹,倒觉得漫画里已经足够,四个人的空间已经充实得如同完美的世界,属于男人们之间的不需要语言的默契。要说感动,看着这张照片,我就是感动的。

经历了连载的考验,富坚义博人物塑造的功力愈加深厚,煽情的本事也有了显而易见的长足进步,《幽游白书》最后两集中出现的众妖怪们个个都是寥寥几笔,栩栩如生,三个魔王戏份不多,却都能在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魔强统一战惊堂木一拍,嘎然而止,能让魔界风云变色的结局就湮没在桑原和藏马的几句谈笑里——向来为人所津津乐道(当然同时也有对富坚的嚣张任性的赞扬)。

整部《幽游白书》,书名都是“幽游白书”(类似于幽游记的意思)了,于是我们可把它的中心概括为一个少年的成长经历。最初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幽助本性不坏,但他还只是个游戏人间的不良少年,豪气干云地挥霍着自己的青春,没有经过大风大浪,在看到母亲的眼泪的时候才约摸明白生离死别的意义——或者死者都该看看生者的思念。之后的经历让他身为男子汉的口号不再是一句空话,少年的眼神在赌上命运与尊严的战斗中锤炼。最初的《幽游白书》是由一系列感人的小故事组成的,由于笔者个人的原因,就不详述了。某一天它转了方向,故事的主线凸现出来。精彩的打斗能让人热血沸腾,沉郁的感情又打动人心。慢慢翻到最后,视线定格在那张四人合照上,久久不愿合上书页。

细数连载以来的一幕幕,每每动人心弦。嘴上说着“这玩笑也开得太过分了”却不阻止的藏马的窃笑(他自己就是最喜欢戏弄人的那个,一向推波助澜),身为始作俑者而被痛扁后压在墓碑下的桑原露出那张毁容毁得更厉害的脸,经历了艰难的苦战后的幽助走路都走得骨头咯吱响,飞影那脸红嘴硬的可爱表情,让人看着便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如此的喜欢他们每一个人。记的藏马在天台上回眸,那个游刃有余的可爱表情,那时就明白了不管嘴硬的飞影怎样掩饰,他们的革命友谊都显而易见。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斤重。——这样的场景,永远是能让人欣然微笑的。

暗黑武斗大会不是什么和平的体育竞技,而幽助等人在第一战就展示了过人的实力和义气。酎和幽助是同一类人,相似到连最后绝招都是一样的,他们享受格斗的乐趣并不因人类与妖怪的种族差异或武斗大会的无聊规则受到影响。刀刃之死斗看得人热血沸腾,幽助那一句“住口”也大快人心,果然在他们眼中人类与妖怪本没有什么区别,最重要的还是品格的高低啊。

对大会委员会对嘉宾的特殊待遇,笔者无言以对,但是在桑原说出“如果能以合理的方式打赢那些卑鄙的家伙不是很帅吗”的时候,那张其貌不扬的脸在一瞬间突然真的变得潇洒起来(不过对其最后胜利的方式和嘴脸不予置评)。藏马连战的辛苦记忆犹深,四人之间的深厚联系也在此得到了体现,飞影和幽助及时的爆发没有辜负读者的期待(其实……嫌他揍得不够狠!),而藏马只是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微笑。

我有一个不厚道的朋友,她最喜欢干的事是:“咦,你还没看到呀?我告诉你吧,花次郎其实就是李煜呀!”于是早在看到幻海出场之前我便知道了幽助队里的那个小个子名叫幻海——有耐心看到这里的各位如果是还没有读过这部漫画的,对不起——其实那身材和服装都十分好认,对幻海藏马波波幽助变身的本事笔者也是一向以处变不惊的态度面对(……)。幻海实在是个令人佩服的女人,对着美丽魔斗家铃木一顿暴打,端的是风华绝代。对幻海最深的记忆,是那一句:“如果你老了,我也会老。这有什么关系?”儿女情长,必定英雄气短,只是《幽游白书》的煽情,永远都在不经意处,这句如同海誓山盟般包含着无比深邃的感情的话被她就这样简单地说出来,似乎理所当然。幻海瘦小的身体和户愚吕的高大凑在一起,如此迥异而又和谐,就像幻海毫不动容的回答。摘下了墨镜的户愚吕最后的表情了悟又安然,即使此处一别就是永诀:“一直承蒙你的照顾……”在幻海眼中,这个男人始终只是一个满脑子战斗的愚蠢男人。即使在日后曾时不时要抱怨这里的剧情洒狗血,那里的结局八点档,但是对于《幽游白书》,始终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最幸福的结局,那是笔者心中完满的理想。

暗黑武术大会应该是全书中最体现热血(富坚的热血)的部分,其中有一个关键人物,虽然时常被人忽略,笔者却十分喜欢,那就是担任解说与司仪的小兔!相信提到她没人会忘记她的敬业精神,同时担任解说与裁判,要知道在众高手的决斗场上坚持解说也是极端耗费体力和精神力的,如果比赛演变为千日战争(……)选手们的辛劳没说的,以大会组委会的作风看,小兔的加班费却多半是申请不到的。然而她时刻不忘自己的使命,堪称日本人的楷模,在比赛威胁到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也坚持不离开自己的岗位,令人敬佩,以至于户愚吕在比赛前都向他致以了敬意。于是若是幽助小兔这一对,笔者绝对是支持的(貌似……和YY搞混了?)。

虽然左京的野心随着幽助等人的胜利而完蛋,他的计划却没有告吹,然后仙水打开了通向魔界的门,飞影和藏马得以回归故乡——过去,现在,未来就此联系起来了。

看到幽助和雷禅的相处景象,不由得想到将来幽助和他儿子的相处模式……对老爸和儿子来说对方都是半路冒出来的,虽然两人除了打架几乎没有做过什么别的,但对于这样的两个男人来说打架就是最好的交流方式了吧。看到幽助那句无比别扭的“臭老爸!”,笔者会心一笑。

虽然在修罗出生前把他说得跟工具赛的,黄泉却是个很宠儿子的父亲,这点大概出人意料,不过其实从他对藏马的态度来看,其实也是宠着的,看来男人的不坦诚根本是出于天性。从魔强统一战中黄泉和修罗的一场战斗可以看出黄泉糖果加鞭子的手段,魔王果然不是干假的,黄泉和儿子沟通培养感情的本事貌似比雷禅更胜一筹。

从飞影离开魔界到再度回归,不知道有没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虽然他自己感到失落,但其实幽助藏马等人的感情(桑原变成“等人”……窃笑),对他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财富。躯想必是个出乎他意料的女人,在他坐在藏马那无比熟悉的窗台上张口要花的时候,我们已经能预见到那些失落迟早荡然无存。

《幽游白书》的故事,虽然结构紧凑,细节处却有着明显的富坚式散漫。感动实际上往往是突如其来,譬如在看到桑原挥手而去的背影时,譬如在看到幽助写在墙上的那个“bye bye”时,譬如在看到飞影的睡脸时,譬如在看到雷禅墓前围坐的故友时……没有主要剧情的那些角色,其实也都可爱得紧,认真工作又有点八卦的牡丹,殴打弟弟决不手软的静流姐姐,美丽单纯的雪菜小姐,大好青年阵和冻矢……一路走来,幽助,桑原,藏马,飞影,每个人都有成长,都有变化,不变的是他们始终在一起。

虽然整部漫画都如此精彩,笔者最爱的依然是第十九卷(在《幽游白书完整版》中是第十五卷),没有什么煽情描写,深究下去,却又浓郁香醇。或许大家都被富坚义博的痞子样给蒙蔽了而忽略了他其实是个亲爹来的,几乎每一个出过场的小角色,都出现在和平的群像中,有了各自的归宿,幸福与否,不需外人评说。在那和平与安宁的气氛中读者也被迷惑,仿佛他们也正在这个世界上,日本的某个角落里,过着平淡的生活。悠闲地卖着拉面的幽助,考大学焦头烂额的桑原,中学毕业便进入公司体验职员生活的藏马,以外星人形象出现在灵异节目中的飞影,了无牵挂地升天的幻海,依然年轻美貌放浪不羁给幽助找了个后爹的温子,艰难追求着口是心非的棗的酎,已经小俩口你侬我侬的铃鉤和流石,进军演艺界的小兔、树理和榴架,站在魔界山顶上一起打喷嚏的阵、冻矢和铃木,打游戏把MM暗恋读书的天沼城户柳泽海藤……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完满可爱,于是我们便不用再去深究幽助将永远活下去莹子会变老怎么办,冰女不能做爱生小孩不然十死无生桑原怎么办这一类的八卦问题(话说笔者最大的本事似乎就是说大家都不爱听的话)……

最后的那个房间,不知是不是富坚义博自己卧室的写照,电视机录像机游戏机,平凡得看不出任何特点。风吹动窗帘,那照片就晃悠着落下来。如此的每一天,天长地久。

YY无极限

以下YY皆与官配相悖,全部为无责任发言,并且无逻辑顺序,含女性向内容,不适者请绕道。

YY我见长……那么还是从主角开始。

《幽游白书》是一部重情义的漫画,每一段故事又是那么恰如其分,韵味十足的同时,也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桑原(自认)是幽助的死对头,向幽助挑战屡败屡战,其实他心里早已承认了自己第二的位置,成天挂在嘴上的挑战也只是一种惯例,他们不是老大与手下的关系,他们是朋友。幽助生前天天到他面前叫嚣的是桑原,幽助死后最先到幽助面前叫嚣的也是桑原,桑原应该就是那个和幽助站得最近的男人。他们是生死之交,桑原的(装)死曾让幽助陷入了深刻的绝望和悲伤,那个难以描述的眼神就曾经让笔者动容过,而桑原也会为幽助的死而爆发潜能,甚至将其他普通人的安全都弃之不顾。桑原的行动虽然常常很可笑,却也率真得可爱,而幽助就算在人气投票排行榜上,也只是对着上面的飞影和藏马很有风度地笑一句“只要不输给桑原,第几名都没关系”(……)。人类或魔族对他们的感情不构成障碍,就像那张照片上一样,他们将一直在一起,不离不弃,这段懵懂的感情也许两个单细胞都不会去察觉到吧……

遇到藏马的时候幽助想必也很吃惊,他和我们一般印象中的妖怪有些不同,他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主动提出可以和平解决,而当幽助知道他盗走暗黑镜的目的后,天性中的义气使他伸出了手,一时冲动下的举动却打动了藏马,我们可看到在日后幽助被卷入种种事端的时候,总有藏马为他两肋插刀——不同于飞影的叨念,藏马是毫无怨言(好老婆样……)。在暗黑武斗大会上,藏马失去意识而成为沙包被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对手肆意侮辱,那时不顾是否会将全场观众卷入无差别乱斗,幽助爆发了狂怒,飞影也爆发了狂怒,读者也爆发了狂怒(……),幽助将藏马从台上抱下,如果没有看错是打横抱下(看错就有鬼了,只是这一幕大家别在书中找)的一幕,笔者至今记忆犹新。不过如果他打横抱下的是桑原,我会更加记忆犹新。

藏马,天人一样的人物,不仅外表美丽,更有着为人称道的智慧,人际交往能力尤其一流,和各方面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于是产生了all藏和藏all的无限可能性,这只美丽的妖狐连一根头发也可以成为八卦的谈资。早在小学时,他就已经是个可爱的小学生,狐狸天性中的地盘意识也依然留在他的心里,他就是在那时结识了飞影的。

飞影的小个子似乎从没有长过,但那并不妨碍他散发肃杀的气势。对飞影而言,只有战斗过(不管是并肩作战还是站在对立面)的人才有交心的可能,藏马很早就符合了这个条件,藏马的性格也使他承认“我拿他没辙”,于是在后来需要找人合作的时候他立刻就选择了藏马——虽然从结果上看这次行动唯一的获益人只有藏马……细节部分且不管它。藏马对飞影的了解和照顾是有一股宠溺在的(我并不是说他得到了母爱于是自己也X性爆发……),在飞影对幽助的感谢回以嘴硬的反驳的时候,藏马只是习以为常地笑着对幽助和桑原解释道:“他就是这样,别介意。”而飞影也会在藏马战斗的时候表达他别扭的关心,他永远不用担心藏马不明白他的真意——那是藏马的强项。俩人经常一起出现的,倒是也有几分夫妻档的意味,虽然因为幽助藏马站到了他的对面还替幽助挡下了一刀,事后以飞影的性子却能不计前嫌地和藏马一起出现,实在是很奇妙的事,当然我们相信聪明且对付飞影经验十足的藏马总有办法安抚他……在受伤和有需要的时候去爬藏马的窗子似乎已经成了飞影的习惯,读者也已经十分习惯,藏马所给予的体贴和温暖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可或缺的吧,身为藏马第一个不涉及利害关系的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飞影也一定带给了藏马相当的满足感。

飞影和其妹妹雪菜的感情是相当微妙的,当年与藏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躺在藏马那张床上口中喊出的便是素未谋面的妹妹的名字,笔者认为对此事藏马绝对有YY过(什么啊这是……),大概因这件事也有些怨念(仅仅因为如许聪明的自己YY的方向却错误了吧,各位别想歪),妹妹的问题被藏马反复提起。在看到自己出落得楚楚可怜的妹妹时,飞影心里肯定很欣慰,如果妹妹长得象云霄三姐妹,他怎么办?话说雪菜和藏马长得有点像?(被抽了……)他在心里大概是YY,不,肖想过妹妹和母亲的模样的,飞影虽然不是喜怒不形于色,但也很注重自己的酷男形象,是以究竟是否如此,没人看得出来,只有他对妹妹的疼爱一目了然。他是刚出生就能听懂周围人说话并记下来的天才儿童,知道自己的身世,而后又知道了自己有个妹妹,基于冰女的生态,对素未谋面的母亲怀有感情的飞影(因为冰泪石嘛)在素未谋面的妹妹身上也寄托了相似的感情吧,他又找到了目标。雪菜同样熟知自己的身世,对冰女的冷漠感到失望的同时也对那一出生就被抛弃的哥哥抱持了感情和改变现状的幻想。这对孤独的兄妹的情感波长无比相似,不知道禁忌的感情又能走多远呢……知道雪菜的遭遇,飞影对她保护得很好,于是看到桑原和雪菜站在一起那无比鲜明的对比,做哥哥的没人会不郁闷吧。

飞影和桑原是死对头……似乎是如此。当然我们相信他们在赌上性命的战斗中培养起来的男人之间的感情,所谓的死对头,其实往往是最合得来的吧。在桑原面临死亡的威胁的时候,飞影也没有考虑其它任何选择而只是坚定地说了句:“开玩笑,要干。”飞影是雪菜的哥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严重怀疑雪菜也知道),只有桑原不知道,以他那不擅YY的简单头脑大概永远也想不到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吧。可惜以两人的个性,他们应该无法再有什么激动人心的进展,两个纯洁少年的关系莫非就此定格在“大、大舅子!”“哼!”中了么……实在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与看起来和任何人都处不来的飞影相反,藏马看起来和任何人都处得来,和桑原的相处当然也十分愉快,从幽助每次特训找幻海(这忘年恋就太过头了,老牛吃嫩草不能这么吃,于是笔者还是尊重官配)而桑原每次特训找藏马,就可见一斑。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别看他对黄泉毫不手软,藏马其实很有义气,桑原是个和幽助同样的直肠子,正好又对了藏马的胃口,因此他会乐意陪着桑原特训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了。富坚义博对待特训的态度从不拖泥带水应当奖励一朵小红花,不像那个谁,那个谁谁谁和那个谁谁谁谁——一个特训训得读者郁闷到满地打滚,于是特训中他们究竟做了什么,除了富坚没人知道(也许富坚也不知道)。读者只看得到他们特训了一遍不够还训了第二遍(同样没人知道他们干了什么),特训过后感情越来越好。话说雪菜貌似和藏马长得有点像?(又被抽……)魔强统一战后只有他俩还时常保持着联系,俩人一起走在人界的大街上气氛祥适得如画一般(本来就是画么……)。

事实上对于藏马的幸福问题,大陆呼声最高的人也许是黄泉,同样有着沉静如水的气质,俩人一起走在人界的大街上气氛安祥得如画一般(本来就是画啊……)。

黄泉对藏马而言也是个特殊的人物,他是藏马那段久远得快要腐朽的过去中留下的唯一的证人,甚至于,他是藏马曾经想要除掉结果却活了下来的旧部,如果妖狐藏马足够心高气傲,那么黄泉的存在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人生的污点。而在他以为已经告别了那段日子的时候,这个污点找上门来,一下占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虽然只是暂时的)。前文曾说过,黄泉一生,受藏马影响良多,藏马原本就是翻手为云覆手雨的人物,给了他翻云覆雨的机会,黄泉只能自食其果,本来藏马的便宜就是占不到的。或许黄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对藏马的过于执着就是他千年基业毁于一旦的真正原因,这一点即使你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找到富坚头上去质问也不会有第二个答案。书中可看出黄泉决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是对于藏马令人发指的冷血行为(啊呀,真是让人心都凉了),他却实在大度到了可疑的地步。我们可以想象遭到袭击侥幸不死的黄泉是怎样一边挣扎求存一边等待着藏马的救援的,虽然那已经是无比久远的往事,也是他性格转变的契机,诚如黄泉所说,没有那件事他不会成长,不会有现今的成就,然而这件事代表的,始终是藏马对他的背叛。被信任的人背叛是个敏感的话题,在找到使自己失明的直接责任人的同时得知了他从来不愿去想的真相,黄泉心中一定也不是不怨恨,从那求死不得的妖怪残破的身体上可以看出黄泉采取的报复手段,然而这些手段一样都没有用到藏马身上,甚至于仔细追究,黄泉至始至终不曾做过伤害到藏马和他的家人的事——仅止于威胁而已。这一千年来黄泉的心路历程我们已无从揣测,但他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面容沉静,隐隐有君临天下气势的王者,曾经的戾气尽数被不再睁开的眼睑覆盖,这样的黄泉实在让人不能不喜欢。藏马曾经说过的话,诸如“第二强论”“底牌论”,黄泉都烂熟于心,那么要说守候千年忠贞不二的感情,黄泉也不输给雷禅(修罗……修罗是打哪儿来的,这点就不深究了,我无意提出那些邪恶的猜想……)。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男人也是有的,只是他赔了江山也就罢了,却没能抱得美人归,黄泉殿其实是一个相当倒霉的男人吧……被狠狠背叛过一次后还能被狠狠背叛第二次,实在是黄泉的悲哀,藏马的厉害(明明亏欠人家结果却像人家上辈子欠了他的,一点补偿的念头没有不说,还能再若无其事地坑他一笔,难怪号称那什么,“极恶盗贼”——专偷最要命的东西)。富坚义博给每个人都找了个好归宿,独独黄泉和藏马没有红颜知己,不知道是不是在隐讳地暗示着什么(其实是给藏马怎么安排也会有人不满于是干脆让他恋母到底吧……)。那么撇开一切纯以一个腐女子YY的角度来看,实力、个性、造型,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无懈可击,黄泉实在是十分适合藏马的吧,对于黄泉的转变藏马也许会有些接受不能,但是之间毕竟有着一千年,任谁都会变啊。透彻地了解别人是藏马的长项,然而却未必有人能够透彻地了解他,在长久的岁月里一直对他念念不忘的黄泉,应该已经在脑中将他剖析了无数遍了。对藏马这种聪明又敏感,而且对自己的事总有所保留的人来说最忌讳的就是这个,然而事物都有其两面性,也许他最缺的也就是这个。最后两卷看下来,黄泉的形象一半是维系在藏马身上,然而在藏马这方面,黄泉几乎是他的盲区,毕竟黄泉在他心中放得太远,一个早已埋葬在过去记忆中的身影,只属于利害关系的结合当然比不上幽助这个生死之交,只是藏马虽然把形势一直牢牢把握在手中,却从没有考虑过黄泉感情层面的问题,于是他们没有过交心的机会,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实在是太帅了(当然也不能说他完全公事公办,嘴上说能牺牲幽助,其实看到他写给阵等人的“多谢”我们就知道他一早打算把幽助护到底)。如果江山一掷能博美人一笑的话黄泉也不亏了,可惜那江山是美人自己夺过去的。被忽视到这种程度的黄泉也许会后悔没有直接告白(黄泉:……),其实藏马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爱情倒并不敏感,枉他聪明一世,却连小学中的女孩子对自己朦胧的爱慕也像察觉不到(应该是直接无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寿命太长于是成长周期也被延长了,加上他还如此恋母,难道妖狐的发情期(青春期)还没到么?对现在的藏马采取利益攻势绝对没有采取感情攻势来得有效,将他当作千年前的妖狐来采取对策的黄泉对他的了解似乎还不够啊。在笔者见过的黄藏同人中,验证了先爱上的人比较吃亏的原则,黄泉永远是那个打落牙肚里吞心在滴血脸上带笑的隐忍牺牲型角色……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概率……黄泉殿请再直接点,藏马现在中意直肠子!直肠子!您的热血不是已经复活了么?那么……(这里Y过头了!我在写同人!各位!请鄙视我,尽情地鄙视我!我是YY出身,我不会写客观的评论……)黄泉的忠诚与执着和雷禅比也不逞多让,但那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似的暧昧暗示让许多人为他扼腕,明明是在藏马身上浪费了一千年的时间(其实正确的说法是一千年的时间浪费在了藏马身上,嗯,被藏马浪费了),最后在他心中的地位却连认识了不到两年的幽助也比不上,由此可见人气配角也有人气配角的悲哀……不过他比雷禅幸运的地方在于他总算把藏马给找回来了,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倘若藏马已经从头开始的话,黄泉也可以重新再来一次(反正已经重新来过一次了不是么?虽然是有点太折腾人了,可是那也是找谁不好偏要找高岭之花的人自己惹来的麻烦),总有一天那灿若春阳的真挚笑容也会为他绽开吧(大概吧……妖狐其实也是硬软不吃的主,很有挑战性的对象)。

由此可以看出,笔者支持的配对是黄藏/藏黄。

解散国家后黄泉报名参加魔强统一战由于抽签的巧合性而与幽助对上,莫非是富坚义博黑箱操作?他们俩的战斗可说是众望所归,一个是前魔王,一个是另一个前魔王(他好歹当了几天……),全魔界的妖怪都开着电视机看着。黄泉殿一身普通格斗装扮,英俊的面孔,从容淡定的气质,风头一时无俩(呜啊啊啊————帅呆了帅呆了帅呆了!!!打滚!!)。提出了儿戏一般的要求的幽助其实是令黄泉失去国家的罪魁祸首,但是既然主要责任该由藏马承担,黄泉也没有要找幽助泄愤的意思(应该说他的态度友善得可疑!)。事实上幽助实在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家伙(一方面也是主角的特殊待遇),看到幽助黄泉恐怕也会想到自己还是个血气方刚的莽撞青年妖怪的当年,于是黄泉十分大度地再次包容了幽助的任性提议。私心其实很想知道经过60个小时的肉搏战(肉搏……多么男人的战斗),两人最后是个什么样子,黄泉的衣服还完整不(只被打了一拳就撕袖子了的……)。黄泉虽然最后战胜幽助保住了前魔王的面子,却因为太过疲劳而败在了下一场,与魔王之位无缘(其实以他的本事绝对管理得好),欺负黄泉是盲人的幽助实在是占了大大的便宜。两人以后的日子中会不会有交集现在还很难说,目前看来距离似乎已经很远。

幽助有幸总能碰上这样亦师亦友的战斗对象——是指精神层面而非个人立场,户愚吕绝对是一个比黄泉更能令幽助铭记的对手(黄泉:……),因为暗黑武斗大会给幽助造成的影响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成长。户愚吕是个一直在演戏,演技却未免笨拙的男人,至少在笔者眼中看来是如此。不管原因是幽助是灵光波动拳的传人还是因为他是那个命中注定将打败自己的对手,户愚吕对幽助有着特殊的执著,不断地给予他刺激和鞭策,逼迫他变强,变得更强,甚至不惜杀掉了曾经的红颜知己——幻海未必不知道他的真意。虽然为了激发幽助的力量宣称要杀掉他的亲友,却很有绅士风度地不对女性下手,于是又演一场假死(只是角色调转过来……),于是谁还会信他穷凶极恶谁要去自拍巴掌。做到这份上实在有些让人无语,最后的最后离开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只不过向幽助表达了一下关心,担心他走上和自己一样悲哀的人生道路(啊……终于坦率了一次的别扭男人),会记住那个挥手离开的背影的肯定不止幻海一人。

户愚吕的同组有一个相当抢眼的变态男人,此人名叫鸦。之所以说其抢眼,只因为他是全书中唯一一个向藏马表白过的人(麻弥无视掉,那个人小鬼大的黄毛丫头……),连他长得不错这点与之一比都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只不过他注定一头热……欺负藏马使用着人类的身体,力量不及自己,鸦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便肆无忌惮地对他上下其手。“你的头发有点损伤。有没有做护发治疗?最好要好好地保养。人类是很容易受损的。”和他这句话相符的,是鸦那头明显比藏马(不管是藏马还是秀一)更加柔顺飘逸的乌黑秀发……这里有点郁闷,大家明明都是长头发,但是和保养有关,他这句还真是不能反驳。因为了解自己和鸦的实力差距,藏马颇费了一番功夫思考应付的对策。对读者来说藏马VS鸦的这一场战斗,实在是精彩而又养眼,两边都有服务观众的镜头(鸦取下了面罩藏马变了身),此外藏马还首次展露了他不输给华丽丽的植物的华丽丽体术和柔韧的腰部力量(……),鸦的口供是“我更喜欢你了”(……)。不知道鸦会不会抱怨他们的对手戏太少,但是虽少却精,相当激烈,富坚在这点上倒是很厚道。“杀喜欢的人时……就象在想‘自己究竟为何而诞生?’时的心情一样,很郁闷。但这却也是无可言喻的快感!”很多人会去思考自己为什么活着而感到郁闷(比如笔者我),不过却没有几个人会去喜欢杀掉自己喜欢的人的郁闷,所以鸦是变态而我们不过是普通人。鸦的结局应该是得偿所愿了,没能体会到杀掉喜欢的人的快感,但是被喜欢的人杀掉的经历大概是第一次吧,那应该也别有一番风味呢,如果能够采访他的话,也许他会很高兴地告诉我们,被喜欢的人杀死的滋味会让人上瘾……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飞影悄悄陪伴幽助到最后,藏马心目中唯一的女人大概只有南野志保利,静流与幻海出乎意料地居然熟识……关于幽游白书中各角色之间扑朔迷离的感情线,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此就不做赘述了。

相信所有看过这部作品的人,都能找到喜爱它的理由。
Tags: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