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蝶/Renata (all for a pair of green eyes) (snowlight) wrote,
茕蝶/Renata (all for a pair of green eyes)
snowlight

春天快来吧

最近比较烦。虽然其中一大部分很可能是庸人自扰,但……不甘心就是不甘心。

还是想跑路。

因为BF同学实在宅得天怨人怒,偏偏他的休假和我的重合又难得,所以这个春假应该就是开车横穿北美大陆一下了事。也罢,本来也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四月十号还要考试,幸好这次是下午场。

似乎应该去订旅馆什么的,可是懒得。这次大概要走北部线路……?除了黄石公园的问题。不过,如果是驾车出行,就可以带上KS两熊了。

春天快来吧。

其实阳光已经很好了。亮晃晃的一片,透过百叶窗撒在窗沿一堆毛绒玩具上。一整沿的毛球居然全是他的(白哉, Mokona, Eeyore, 细菌…………)。除了KS熊和一对被高高供在书架上的卡卡西+团长plushie偶,我什么毛绒娃娃都没有。一直叫着我要去FAO Schwarz买一只大大的毛绒玩具来抱着睡觉,可是一直也都没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有些零乱的书架,竟然觉得应该清理了。如果不是嫌麻烦,大概也就步了我娘爱扔东西的后尘。

读了太宰治的《魚服記》。其中提起的日本传说是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的—不过我听到的版本里面吃鱼的人不是弟弟,是一个女人。至于结尾,我唯一能说的是太宰先生真是对投水这项活动情有独钟。屡败屡战,身体力行。突发念头要去看原版。找是找到了,可是啃不大下来。

另外还读了获得了2003年芥川賞的,金原瞳成名作《蛇にピアス》。然后想起我和日本文学一点都不搭边。真悲剧。

还有什么呢?近日在B&N书店坐着备考的时候翻到了Thomas Beatie的自传《A Labor of Love》。Thomas Beatie者,几年前女变男然而保留了子宫于是怀上了孕的男人。因为时间缘故书没能读完,然而的确是被读了的部分感动了—这是一部娓娓道来的血泪史。他的父亲和兄弟到现在也没有原谅他。至于他最爱的母亲,在他中学时就因为不堪来自于父亲的家庭暴力而跳楼自杀了。

这世界里童话还是太少。我和T姑娘说山口百惠的事情,她当年在最后的舞台上的那一句“我会幸福的”。

幸せになります。

T姑娘不以为然说,这么多年了,不知现在又如何呢?我说,我总希望是个好结局的。
Tags: 文学/小说, 随手乱写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