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tower of light

米糕是毒草,证据二

再一次认真地写CP中文同人,感觉很……奇怪。背景什么都还好,但一写到人物本身,不管是对话还是心理活动,从头到尾都是英文一串一串往外冒。

大概因为原作是英文的缘故?如果是日文的就不太会串到英文上面去了。

算了,等写出来再作检讨吧。

继续丢对话。

某蝶:你把他们设定得如此鱼水交欢,你要怎么解释他们冷战!!!
米糕:这挺简单的,因为小夏到现在都没有在尼桑那里受过挫,他期待的都有回应。严格来说就是慈父出败儿。我指心理上的。
某蝶:嗯,后来怎么受挫?
米糕:等到尼桑还没有力量,自己也陷入困境,又不会跟小夏说,小夏看来就是尼桑忽视了自己啊。而且他开始大量地接触人
某蝶:发现……?
米糕:环境复杂也会让他对两个人的关系有重新的认识。还有他被叫freak
某蝶:被外面社会孤立应该只会让他更眷恋他哥。不过哥哥这个时候很忙……
米糕:眷恋会加深,但如果机缘巧合,眷恋没有得到回应……由爱生恨就是这个意思。
某蝶:抹泪,哥哥就是那典型的为国顾不了家的。
米糕:他是为了顾家才去搞国……搞的跟日本上班族似的,为了老婆孩子拼命工作结果老婆孩子都不亲。
某蝶:可以设定前几年上班都是他在准备接手,后来真的接手了,事情更多。而且我觉得哥哥的性格多少也起了变化?外表的话,更……情报头子样了。
米糕:他都开始杀人了,却正好是在小夏需要一个拥抱的时候。
某蝶:这时候他人影都不见……我设想中本来的他是很温柔很绅士的,特别是在弟弟面前。
米糕:嗯,尼桑也在经历个人心理的摧毁和重建。
某蝶:爱之深,恨之切
米糕:也可能是尼桑在完成人命交易后对着小夏黯然的目光心里发疼,却精疲力尽到失去拥抱弟弟的力量。所以说七岁也少也多嘛。他要大个十多岁,虽然不会这么亲密,但尼桑在小夏中二的时候已经站好了根基。他们要差个两三岁,那么小夏即使看不到尼桑所看到的,但他已经能更清楚滴看到尼桑。尼桑的一个疏漏就是他一直对小夏保持的形象过于完美。
某蝶:对!他们要HE必须建立在弟弟明白哥哥也有弱点也需要拥抱的前提下。
米糕:在小镇上没问题,但是到了伦敦,到尼桑投身工作的时候
某蝶:特别是那种工作
米糕:小夏又在微妙的时期。偶像崩塌的震撼……
某蝶:嗯。也可以让小夏发现哥哥也有干坏事?比如杀人什么的
米糕:这个可以在嗑药后发现,然后小夏就能冷笑着说你没有立场指责我
某蝶:不不,这个发现导致他磕药
米糕:……太狗血了。哥杀人,弟就去嗑药……?
某蝶:原因之一。导火索?比如说,新闻上说某个人意外死了blah blah blah,弟弟意识到这肯定是政府干的,跑去质问。
米糕:我觉得是小夏在失去哥哥照顾后遇到了坏人。杀人事件,是导致尼桑失去对弟弟说教立场的导火索。
某蝶:哥哥说,我无可奉告。你知道我对工作上的事情永远只能无可奉告,父亲当年也是这样的。弟弟大怒,吼道,你忘记了当年你怎么讨厌他的!
米糕:弟弟嗑药,其实心里不是不存在一丝可笑的软弱。他期待尼桑来管教自己,然后两个人的羁绊加深
某蝶:对……那种你来管我呀你来管我呀你来管我呀……
米糕:但是当他跳下去,却发现尼桑是这种人。这种人有什么资格管自己呢……
某蝶:嗯,然后哥哥看着他这样也没办法,只好高压政策,因为这关系到人身安全。
米糕:但也是那个时候,弟弟开始对无头案产生了兴趣……所以某种意义,尼桑的存在摧毁一个他,又塑造了一个他。
某蝶:所以等他明白哥哥为工作做的事情一定有哥哥的理由(其实是他自己出去混江湖发现白莲花无用)
米糕:他了解越多犯罪,也就开始越深刻地反思之前的种种,HE就有希望
某蝶:他和哥哥已经疏离了很久,而且也反感哥哥的高压政策,所以觉得不可能复合
某蝶:唉,像我和荔枝说的,哥哥没有选修青少年教育课程是人生一大失误。

米糕:虽然很狗血个人期望在最后看到H
某蝶:其实要HE太简单了
米糕:哥哥苦肉一下
某蝶:哥哥差点挂一次就……没错……
米糕:而且是为了他挂的
某蝶:对!
米糕:而且拼命隐藏不让弟弟知道,但弟弟也是混江湖的了。这里可以加点戏份。弟弟某种程度上小小指挥了一下尼桑的手下,但是用他自己的风格。
某蝶:我觉得他们在一起心理快感>>>>>>>>生理快感这个设定很好。他们本来就都是大脑极度发达到可以忽略另外部分的人……
米糕:后来小夏把嗨戒了,就只能跟哥哥搞了。
某蝶:对
米糕:他可以跟哥发短信“我无聊”,晚上就有车去接他。
某蝶:然后他想起那些年月,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只有在房间里面长蘑菇。
米糕:其实也没有这么甜蜜……
某蝶:嗯,这不是年少轻狂无忧无虑的关系, 两个人都长大成熟了,有了伤痕。
米糕:但是他们又开始H。最开始尼桑伤还有点后遗症,就任弟弟摆布……还可以反攻!Yeah!
某蝶:反攻max
米糕:然后哥哥的心理快感超过了初H!他被弟弟爱抚怜惜觉得很激动!很激动以至于不敢动!
米糕:弟弟非常谨慎,非常犹豫。然后尼桑就说了句冷笑话——你在验尸吗?
某蝶:哈哈哈哈,弟弟说—你看到马鞭了吗?
米糕:小夏顿时就崩了说喔你知道,我去太平间可都是带着鞭子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