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sherlock - london

再别 (Sherlock 2010, Mycroft/Sherlock)

题目:再别
作者:Renata/snowlight
配对:Mycroft/Sherlock, OC视点
分级:PG-13
提要:一个有理想有能力有内涵的OC是怎么被两个外星人炮灰的。脑补背景有。可以当成原点的续篇读。

M出事,我是到事情完毕了一阵之后才知道的。事态突发的那段日子我正在某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干些让我自己都觉得蛋疼的事情,回来之后又忙着做报告,完全没听到任何有用的办公室传闻。最后还是隔组的Zara在午饭档例行八卦时间告诉我,我们在伦敦的合作伙伴前阵子差点失了手给挂掉,所以最近毛子那边值得警惕的恐怕不只我们亲爱的KGB而已。

我当时并没有反应过来Zara口中的那个人就是M,只是出于职业兴趣问了些细节。我怎么可能想到那是M呢—他平时绝对不是在前线被子弹追着打的那一个:总是笑盈盈一张脸玩着黑色雨伞的绅士,西装口袋里有叠得很好的手帕,标准的日不落帝国作派。他连飞越大西洋那个池塘都懒得,怎么会跑到毛子的地盘上面去?

然而Zara说着说着冒了一句:“这次伦敦那边真疯了。真的。那可是M呐。就算做梦都想不到。”

我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M?”我放下叉子,食欲全无。“M怎么可能会被抓到?”在伦敦?在他自己的地盘上?

Zara耸了耸肩,开始第三次往她的通心粉里倒番茄酱。“他们那边当然不说。你下次和他碰头可以试着问问本人?”

“他怎么可能告诉我。”我没好气地瞄了她一眼。

“嘿,你不是说你们关系很不错么?而且你每次从英国回来心情都会好上几天。”

女人们就会注意这些东西。我无话可说。

要去伦敦本身并不困难,我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想出了个冠冕堂皇的名目让上司批准了,顺便还把手上的东西交给了Fred做。麻烦的是要怎么让M买我的帐,毕竟同样的把戏在他面前绝对玩不转。这问题我想了很久,一直到飞机降落在希斯罗的T2,也还是没编圆。

但我明白我必须见到他。

虽然自从我着陆的那一刻起M便肯定知道了我的位置,我还是按惯例给他在白厅办公室的号码拨了个号。秘书小姐的声音甜美依旧。

“对不起先生。长官他出去吃午饭了,您需要留言给他吗?”

“不用了,我下午会再联系。”我结束通讯后看了看时间。十二点二十三分。那么我可以先去莱切斯特旁边的唐人街速战速决吃顿午饭,再就近去白厅。至于来看他的借口,我相信事到临头总是有办法的。再说了,我相当怀疑不管什么样的理由,M都看得出漏洞来。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大概也就不会来这一趟了。

*

伦敦的唐人街比美国大城市的要小上不少,路边小贩也少很多。但我每次去都很高兴那家小型超市门口的包子摊还没被取缔。别人的开胃菜是凯撒沙拉,我的是鸡肉包子。

值得一提的是,包子摊的对门就是一间充满红色中国气息的餐馆。虽然菜单上的价格绝对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产物,但从开着的门望进去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张硕大的毛泽东画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共产主义的红旗就像“中国制造”一样插遍全球的一个标志。

然而这一次我站在那餐馆门口,只看得到画像下面那张桌子旁坐的人。

那居然是Mycroft。

Mycroft。在伦敦唐人街的小餐馆里吃午饭。

和一个一看就不是我们同行的年轻男人一起。

我当时并没有关于这个年轻人多想—我们这一行的必需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不管处位再高也是。他的职业看起来并非善类,但那当然不是新鲜事。

我确定我没有被他不知道的人跟梢,于是我跨过门槛走了进去,坐在靠窗的桌子上。服务员很快便笑容满面地送来了菜单。我细看了一下—嗯没错,纯粹的资本主义价格,不过我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它家的宫保鸡丁有多物美价廉。

我随便叫了两个菜。服务员随即送来了茶。喝掉一杯之后,一个应该是老板娘的女人一脸歉意地走到我面前。

“真的很对不起,先生,不过这桌子是被预订了的。”

我体现出了美国人事实上具有的绅士风度。“没关系,我换到那边就是了。”我指了指我身后的那张靠窗桌子。

她以一种求助的眼神看着我。“事实上,我们所有的空桌都被预订了……”她急慌慌地加上一句,“因为有人生日要来请客。”

“哦。”

“我们非常,非常抱歉。如果先生您不介意拼桌,那边的桌子还有空位……”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不出预料地看到了被一群空桌环绕着的,M的桌子。毛泽东在他头顶的墙壁上笑得非常舒畅。

在我起身向他走去的时候,几个年轻的服务员已经从厨房一路小跑了出来,手上拿的都是“此桌已预订”的小标示。

我希望英国政府会对这种扰民行为作出补偿。

*

出乎我意料的是,M看起来完全不像刚从鬼门关生死线上回来的人。他的气色很好,胃口似乎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他的举止仍然镇定自如,根本不带任何创伤后压力症的迹象,就连那把和他形影相随的伞也还是稳稳地挂在他的手臂上。倒是他身旁的年轻人正在以一种高度警惕的眼神打量着我。我确信那是敌意。

“Dominic,世界真小啊。”M微笑着说。我们这次见面的开头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毕竟是他主动把我叫过来的,所以事情还不算糟糕。

“嗯,”我倒了杯茶。“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的午饭时间。我们办公室的人常说它是神圣的。

M还没回话,他身旁的年轻人已经抢着开口:“你大老远的从美国飞过来,又自希斯罗一路马不停蹄跑到这里,就是为了在伦敦的唐人街度过你神圣的午餐时间?”

必须承认,我在那一刻被惊讶到了。若是换了一个人,也许会在心里埋怨M对于情报的处理过于轻率,然而直觉告诉我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年轻人的眼神极度冷淡而尖锐,就像我多年前第一次看到M办事的时候那样。那是狩猎者的眼神。

“Sherlock,”M瞥了年轻人一眼,又将目光投向了我。“欢迎回到伦敦来,Dominic。”

Sherlock。我不记得我在读M的个人信息文件的时候看到过那个名字。Sherlock。我重新打量了那个以仍然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盯着我的年轻人:二十五到三十岁,英国传统教育系统出身,未婚,曾有多年物质依存症。不是同行,但很可能比同行更棘手。

最重要的是,M和他没有工作上的关系。M的下属我见过很多次,他们中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敢像他刚才那样抢在M前面说话。

这可真有趣。

“谢谢,” 我盯着M的眼睛说道。“如果你现在有事,我们可以回头去你的办公室。”

“没关系。我不介意在午饭时间办公。”M看了看叫做那个Sherlock的年轻人。对方埋下头来,气势汹汹地切着一块肉。M放下筷子再慢慢地用餐巾擦了擦嘴,向我示意他已经全神贯注在听。

看来我们要把这张一半整洁一半狼藉的桌子当成白厅的会议桌来谈话。这倒是第一次。

“你吓了我一跳。”我开门见山地说。“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们?你们应该知道我们会很乐意帮忙。”

这是实话。虽然M的贵族架子和我们的一贯作风并不太相合,但没人能否认他的绝对价值。这些年来我们两边虽然不是没有摩擦,但那和M也和我无关。这世道不太平,而且永远不会太平。我难以想象英国这边能有什么理由不寻求一切可能的协助让他脱险。

M皱了下眉,仿佛他没有想到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

“考虑到我当时略有不便,那一系列决定并不是我作出的。”说到这里时我感觉他旁边的年轻人动了一下,而红木椅子也识相地吱了一声。“Dominic,这其中……过于复杂繁琐。”

这实在是不公平的。他肯定知道在谈公事的时候叫我的名字会让我分心。我叹了口气,继续喝茶。

“如果还有下一次,记得叫上我。”

M取下本来勾在他臂弯的伞,将它晃了一圈。“我不打算再来一次。”

“那就好。我们都很担心。”

M给了我一个“说谎的小孩鼻子会长长”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太久没见到他了,居然说了这种没技术的白色谎言。

“好吧,”我举起双手。“我很担心。”

“谢谢你,我以后会更加注意的。”他看上去倒是由衷地快乐,和通常那种礼貌而微略讽刺的笑容截然不同。“能活着是一件让人非常愉快的事情。”

我想赞扬一下英国心理医生的高超技术—从Zara告诉我的那些零碎细节就知道,他必定是和地狱打过照面的。然而话还没出口,一只手就伸进我的视野内,毫不客气地拽走了M面前的煎饺盘子。

我不由自主地又看向了那个年轻人。他这次倒是彻底忽视了我,一边啃饺子一边扭头对M说:“你给我留得太少了。你真的在节食?”

我再一次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但M却丝毫没有不悦或者惊讶。 “另外叫一份吧。”他打了个手势,一直在厨房门口观望的服务员便马上跑了出来。她身后还有一位,端着—哦,我刚才叫的开胃菜。只是我已经不记得我点了什么。

“请再来一小份生煎饺子,”M对第一位服务员说。不过不等她点头,他又打了个暂停的手势。

“Sherlock,你要给John带些回去吗?可以换成大份的。”

“John不会吃的,他天天都在抱怨我饮食不健康。”

“那么就还是小份吧,谢谢。”

我嚼着我的凉粉,目送那个可怜的姑娘逃离我们这张桌。

*

职业经验决定了我不会在突发事件面前轻易惊慌,但就算如此,这个叫做Sherlock的年轻人仍然让我感到了某种确实的威胁。我想说服自己那只是因为我觉得这个M太过于陌生,而这种生疏感恐怕会不利于我们以后的合作关系。可惜的是,当Sherlock的椅子“哗”地一声滑了出去然后他利落地将双腿搭上了M的膝盖后,我发现事态比我想的要严重得多。

“你恐怕不应该那么做,”我脱口而出。“他的膝盖有伤。”

我当然并不了解M的详细伤情,然而就我的经验,毛子一旦下手就是全方位进攻。何况在这段时间里M的雨伞尖几乎是完全触地的。那大概是因为想要为脊椎和膝盖减轻压力。

那个年轻人以一种打量白痴冒失鬼的眼神看着我。我意识到M自己并没有抗议,不过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

“我知道。”他一字一句地用标准公学腔说。“我还知道你觉得如果当时你在,他就不会受伤了。这就是你们美国人的问题;你们总是觉得自己是好莱坞大片的英雄能够扭转乾坤。你的上司如果知道你如此关心一个英国佬,不知道是会把你调到索马里亚还是阿富汗去?”

我发誓,我当时绝对没有想掏出枪对着他的那张嘴喂颗子弹。我最多是在想这人如果戴个马嚼,大概会活得久一点。不过也不会久很多,因为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具有侵略性,就像加利福利亚夏天的山火。

“Sherlock,”M安静地说,“够了。”

Sherlock似乎是很不情愿地将双腿收了回去。不过他没有把椅子挪回原地,而是抱着双手在离桌子几码的地方,冷冷地看着我。

原来他还是得听M的话。

我不应该和这样一个小鬼争。他看上去实在聪明得让人头疼,却又对于我们的工作一无所知得可笑。然而我看着他苍白的脸,没法不说点什么。

“谢谢你的忠告,”我说。“不过我和Mycroft是老交情了,这点关心任谁都是很好理解的。”说到这里我瞟了M一眼,确定他对此并无异议。“在我们一起视察世贸大厦的废墟的时候,你可能还在某所公学过着快乐的绿荫草地学园生活呢。不知道那时候孩子们都在流行什么,是纵酒还是嗑药?”

那是一个只有七分把握的猜测,但瘾君子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Sherlock的脸突然僵硬了起来,所有的表情都凝固在愤怒里。他竟不知如何伪装。

我有点抱歉地看向M。这绝不是我想要的重聚。天知道我只是想靠在他白厅办公室那把非常舒服的椅子里面和他交流一下要怎么对付毛子,再请他去国家画像馆逛一圈。我知道史密森尼学会最近在和伦敦的几个博物馆办交流活动。

然而我没想到,事隔多年,我再一次从M脸上看到了那种不加掩饰的悲伤。有一瞬间我想起了曼哈顿岛南部的那一幕:空气里面只有浓烟和灰尘,消防车的尖利鸣笛也掩盖不住死亡的寂静。我和他避开记者和急救人员,小心地走在黑洞的边缘上。

也许我记错了。那种死亡不可能是无声的。

但我只记得M的声音。

*

“你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别小看我们。”
“我是说,对于你的国家而言。”
“……嗯,大概吧。他们不可能轻易了结。你记得珍珠港?”
“Dominic。”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负责发动战争。”
“这一切实在是很糟糕。”
“我们都只是凡人。”
“很不幸。的确如此。”


*

Zara对我说过,英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而M是一个没有谜底的谜语。

我一直知道,我能证明那两个从句都是错误的。

此时此地,我发现了M的谜底。

在他投给那个年轻人的眼神里。

Sherlock看起来很像是想要马上冲过来把我卸八大块,然而他在竭尽所能地忍耐。那大概是为了M吧。可怜的小鬼。

“Dominic,”M以一种温和的声调对我说,“我想我还是不太舒服。旧伤。”

那是他在对头面前才用的口吻。我苦笑了起来。我应该道歉吗?为了戳中这小鬼的痛处?为了把工作和私交混淆?为了过去这些年?

“对不起,”我说,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这和你没有关系。”

就算有,也不是我想要的那一种。

我放下叉子擦过嘴,掏出十五磅放在桌子上。唐人街的餐馆一贯只收现金,我不知英国政府税务部门对此作何感想。

“我会让他们为你安排飞机。你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到华盛顿。美东时间六点以前。”

我耸肩站起来。不愧是M,完全的敌我分明。“要我替你对Fred说声嗨吗?”

“Dominic,我告诉过你很多次,英国人不说‘嗨’。”

这就是他的答案。

我在出门前还是犹豫了一下:“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

“当然。”

*

谢天谢地,M没有公报私仇把我塞到Delta的航班上。

我以为我会一路无眠,然而当空姐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飞机已经到达了杜勒斯上空。

来机场接我的是Fred。打过招呼之后我把行李交给他,头也不回地往海关走。

“对了,M说他不想对你说嗨,”我沉痛地说。

Fred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关系。欢迎回来。”


-完-

Comments

Mentally translating everything again...

SubtlyProtective!Mycroft is made of WIN.
天,这写得好到我ship起Mycroft/Dominic来了囧
真的写的很好。
我也有点呀所以后来在某个宇宙中Dominic还是吃到了……
*cheers* link please?
Uh it's not posted anywhere. If you want to read it please message me your email address. It's a pretty twisted/triggery AU actually, but that particular installation doesn't directly address any of the fucked-up points so...it's safe to read, I guess.
Done!
And sent. Check your email plea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