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sherlock - m/s, sherlock

蜕变 (Sherlock 2010, Mycroft/Sherlock, NC17)

文名:蜕变
配对:Mycroft/Sherlock
作者:Renata/snowlight
分级:NC17
注明:微BDSM倾向。《原点》《再别》的延续篇。谢谢米糕+荔枝+糖+鸢尾的帮助。还有玉米,我借了你的话来当题记了,喔也~


蜕变
  爱是一种恐慌。


在剩下的午餐时间里他一直没有和Mycroft说话。不,应该说是,Mycroft一直没和他说话。

Sherlock不习惯这种沉默。

他当然不认为那个美国人和Mycroft有过任何工作以外的关系。简单说来,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的这位兄长对于外界有着让他惊讶的包容力,但那和爱心 或者同情心都毫无关连。如果说Sherlock在家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在温切斯特的四年则让他完全地理解了Mycroft的原则:没有高度目的性的破坏毫无意义,理应杜绝。

然而自从他最早的记忆开始,Mycroft便以同样的耐心包容着他对于这个混沌世界的无目的破坏。当哥哥的从来不会说“你不应该这样做”。他只会让Sherlock明白一件事情的后果并帮他收拾残局。

“你有选择的自由,并同样有为你的选择承担后果的义务。”他记得Mycroft在第三次被学监请到温切斯特之后那样对他说。那时候Mycroft正在为他包扎刚被戒尺打得红肿的手掌,动作谨慎而温柔。“就像我如果下手太重,便会引起你的憎恶。”

“如果你下手重了,在我讨厌你之前你会先讨厌你自己。”

“是的。我不能让你承担我的负面情绪,我亲爱的孩子。”

Sherlock很少会回想他十八岁那年的事情。他既不愿意沉溺于旧伤,也不想再度受到诱惑。而且在那段记忆的终点无一例外总是哥哥背光的身影,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站起来,Sherlock。”

他知道自己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打伤过Mycroft。他甚至依稀记得一口咬在哥哥的手腕,期盼着能以鲜血的铁味代替口中的苦涩。然而自始自终Mycroft没有对他动过手。没有戒尺。没有耳光。就连责怪的话也没有一句。

Sherlock以前不理解那是为什么。现在的他似乎有了一个答案,但那并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拖到半夜才回Mycroft的公寓去。从海德公园到尤斯顿广场,他花了七个小时慢悠悠斜穿了大半个伦敦,一路上不时塞张纸币给街边那些熟悉的脸孔。他很久没有和他们联络过了,这是事实。只是他也很清楚他为什么选择在今天和他们重拾旧话。

目前的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回去面对Mycroft。

他已经不再无所畏惧。

如果是二十年前,他会压根想不到哥哥会真的生他的气—那是多么可笑的假设。如果是十年前,他可以告诉自己他不在乎Mycroft都在想什么,那混蛋永远不要来烦他才正合他意。然而这整个下午和夜晚里,Sherlock发现他的大脑细胞在不断地向他发送警报信号:虽然迟来了十年,但他还是真切地用一种自毁的方式伤害到了他的兄长。

而Sherlock不愿意想像Mycroft会如何回应。



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Mycroft闭眼躺在沙发上,没有理会他进门。

Sherlock在沙发对面坐下,看着眼前的哥哥:刚洗过澡不久,除了晚饭还吃了为量不多的慕丝之类的甜食。下午的工作比平时稍微棘手。Anthea应该在晚上不止一次找过他,但他已经解决了突发的事件。

这是他们很久以前常玩的游戏。每当Mycroft周末从学校回来,兄弟俩便会在第一时间凭观察罗列出最近五天里在对方身上发生的事,看谁能说对最多细节。Sherlock一次也没有赢过,但他乐此不疲。

只是这一刻,他愿意用所有他能察觉的细节来换取一个完整的答案。

“我回来了,Mycroft。”他轻声说。

Mycroft没有说话,只是向他摊开了一只手。Sherlock走过去,倚在沙发的一头俯身看着他的兄长。温柔而冷淡的浅黄色灯光抹掉了Mycroft脸上的表情,仿佛哥哥只是想对他说,我亲爱的孩子,你为什么过了你的宵禁时间才回来?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Mycroft从来不问他为什么

“你在想以前的那些事情。”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吸毒”那两个字。那在他们之间一直是禁句,就连后来兄弟俩最针锋相对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一方提起。直到今天中午那个不速之客的出现前,Sherlock仍然以为他们可以用一贯的默契来忘记那一段日子。

他曾经犯下过错,且这个过错存在的时空与现在并无交集。于是按照他的理论这个错误无法真正被原谅,正如一个人无法两次踏进一条同样的河流。

“是的,Sherlock。”Mycroft睁开眼看向他。“我们一直没有谈过的事情。

哥哥的眼神中并没有责难的意思,然而那种平静的疲倦却证实了他某种不祥的预感。Mycroft很久前就向他证明过所有的错误都有一个代价,不管那是兄长的戒尺还是母亲的叹息。在这件事情上,他大概无法承受那代价相应的重量。

但他必须试着承受。仅此而已。

Sherlock用一只膝盖沿着沙发跪了下来。他捧住哥哥伸出来的那只手,飞速地吻了一下。

“惩罚我。像以前那样。”

Mycroft缓慢但坚定地将手抽了回去。

“Sherlock,你就快二十九了。我已经没有惩罚你的权力。”

他低下头看着双掌中的空隙,只觉得十指之间一片空荡冰凉。他们之间的东西决不能也决不应该随着年龄而改变。那种想法是荒谬的。他眷恋兄长的责罚,因为那就像接吻或者做爱一样亲密无间。Mycroft不可能不明白如此简单的道理。

“你当然有。”他仔细地看着Mycroft的脸,想要在那上面找出任何一种他能够接受的解释。“你是我的哥哥。”这是你的义务,这后半句他没能说出口。你不能对我厌倦。你不能对我放任置之。哪怕是在过去这十年里你也没有放弃我,我不允许你现在开始。

当Mycroft再度陷入了沉默,Sherlock不得不考虑那个他一直在努力避免的可能答案。如果Mycroft不再将他视为自己的责任,那么—

Sherlock把那个念头掐熄。

“我爱你给我的惩罚,”他按住Mycroft的肩膀,以一种同谋者的语调说。“爱得连我的身体都知道。”

“你一定记得,我小时候一个人跑到牛津找你。那次你先是亲了我,然后把我放趴在你膝盖上打了我一顿。那是你唯一一次用手掌打我,因为你当时气疯了顾不得找戒尺。但我亲爱的哥哥,你知道我难得自慰一次的时候都想什么吗?”

他小心地摩挲过哥哥的右手背——每一寸皮肤,每一段指节。那里面蕴藏着可以令他绝对安心的力量,只要它的主人愿意。

“我想的就是这只手,Mycroft。”

当Mycroft抬起脸来望着他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赢了。

“你都把你的童年记忆当什么了,Sherlock。”哥哥几乎是在叹息,但Sherlock只是恶质地微笑了起来。

“那如果我想着我们真枪实剑干过的那几次来自慰,会不会比较得体?”

Mycroft看了他一眼,声音冷如黑铁。

“脱掉衣服,趴到床上去。”

*

他们看不见彼此的表情。

他正一丝不挂地趴在哥哥的床上,双臂在微冷的空气中伸成T字形。站在他背后的Mycroft的手中不知道是拿了戒尺还是软鞭(他毫不怀疑这房间里会有鞭子),Sherlock所担心的却只是他无法看到Mycroft的脸。他太习惯于从兄长的眼神中揣摩一切。

“我要开始了。”Mycroft温和地说。“照例提醒:你无需忍耐,因为在结束之前我不会停止。”

Sherlock想扭头看一眼他的惩罚者,但他知道那不会被允许。在接下来的那一瞬中,他的耳朵还没来得及从空气撕裂的声音辨别落下来的是皮革还是金属,他后背的皮肤便已经给了他答案。他太熟悉这火辣辣的灼热痛感了—Mycroft总是选择用刻了文字的那一面来爱抚(是的,爱抚)他的身体。他闭上眼睛,努力回想那方尺子上都是刻的什么字。

Durum hoc est sed ita lex scripta est.

法典虽重,吾当奉之。


这点无谓的思绪在戒尺第二次落下的时候灰飞烟灭。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击打,Sherlock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得以让他的身体持续着俯卧的姿势。他将十指狠狠地嵌进床的缝沿并拉紧身体,仿佛这部床便是他心甘情愿的十字架。

Mycroft的手法显然没有生疏。就像一位高超的演奏者,他近乎本能地明白什么样的力度应该被施展在哪一个支点上。他所给予的疼痛决不单调,更和野蛮之类的粗鄙形容词无缘。在十数次鞭笞之后,Sherlock再怎么咬牙也制止不了在他喉咙中盘旋的呜咽,正如他无法阻止那种可怕的兴奋感在他双腿之间升起。

这一次,戒尺自他耳边呼啸而过,落在他肩膀旧伤的位置上。

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泪水溢出。

在他的兄长面前,这并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但Mycroft一定已经看到了他的下肢是如何在床单上扭动,仿佛他只是个正被情人温存抚摸的普通思春少年。

然而Mycroft手上的力道并没有为此而减少或增加。

*

那同一双手刚为他处理完背上的伤。

“消毒完毕。百分之二十的背部皮肤表层红肿,一处破皮。”Mycroft简单地用文件报告式语气说。“今晚你大概不能躺下,坐的时候也最好不要靠在椅子背上。”

Sherlock半坐了起来,垂着双眼望向哥哥。像是作为抚慰一般地,Mycroft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好久没这么疼了,”他嘀咕道。

“是的,Sherlock,某些哲学家会告诉你这是惩罚的根本意义。”Mycroft站了起来。“不过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彻底叫出声,我想那没有必要地加深了你心理上的疼痛。

他看到了那对灰蓝色的眼睛中如同暴雨前夕乌云边缘的闪光,于是在一瞬间明白Mycroft依然在忍耐。很多年前当家里有了夸夸其谈的贵客,或者是公学的老师打断他们来之不易的二人世界的时候,Mycroft的表情便是现在这般:带着矜持的体贴有礼,仿佛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正在排演的戏剧。

而他做出决定,也是同一瞬间的事情。

Sherlock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兄长藏青色睡袍的下摆。

“我要我的奖励。”

在乖乖忍受责罚之后便可以得到奖赏—这是他们之间的另一种默契,Mycroft应该不会对此无视。Sherlock当然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在被打了手心之后吸着鼻子要热巧克力喝,或是一定要Mycroft给他讲解一盘棋,可这并不能改变他仍然需要哥哥的事实。在再度得到之后,他已经无法忍受再度失去。为了避免那种事情发生,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任何

“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还只是想要我偷藏的甜食而已。”Mycroft的语调复而温柔,然而Sherlock听出了那其中的隐隐疲倦。一只微凉的手覆盖住了他的,似乎是要哄他放开手中的衣服;但他抓得更紧,仿佛他的性命都悬在那个衣角上面。

“我不要甜食。”他捉住那只手,将其放在自己赤裸的双腿之间。“我要你。”

这实在是一种孩子气的要求,来源于多年的溺爱—在了解了John和他姐姐之间的历史之后,Sherlock确定Mycroft当年对他给予的是二十四克拉的溺爱,且一并包括了父母和情人的分量。然而此时此地,他要的并不只是这种惯性的爱情而已。

在短暂的迟疑之后哥哥仍然没有拒绝他,于是Sherlock勾上Mycroft的脖子,侧着头吻了过去。

亲吻本身并不是一件能让他获得肉体快感的活动,他也从未理解过为什么会有红男绿女为此欲仙欲死。然而他的确能够感受到嘴唇牙齿舌头和口腔之外的东西。那是一种形具化的亲爱,就好像乐谱在小提琴上被演奏成旋律。

所以当Mycroft开始回应他的亲吻时,Sherlock感到了一阵令他战栗的喜悦,而那绝不仅仅是因为Mycroft的双手开始轻柔地抚摸他的器官。他微微颤抖着将手探进睡袍,用他熟悉的方式来煽动他的兄长和情人。

那是一个绵长的吻,越往后来越深。

“Mycroft。”他终于断开,喘息着说。“Mycroft—我—”

Mycroft没有回答,只是用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颚,随后亲吻了他的喉结。

所有的快感都在那一刻爆发。在接踵而至的失重坠落感中,他唯有紧紧抓住哥哥,想要再度融化进那具身体里面去。

他想说,不要离开我

*

他说的是,“我不会离开你的。”

在他的背后,Mycroft仍然默不作声。Sherlock感觉到一双干燥的手抚摸着他没有受伤的后腰,在他尾椎骨凹下的那一点流连。他曾经想在那里弄个纹身,不过那念头还没得以实施他就已经被抓去关了禁闭。

汗滴从额头上流下,刺痛了他的眼睛。

“Mycroft。”他又叫了一次。这是他唯一能出口的请求。

于是哥哥吻了他后颈和肩胛骨交接的地方,牙齿轻轻磨过他滚烫的皮肤。涂上润滑油的手指侵入了他的内部,动作小心一如他记忆中所有的交合。但他能感觉到Mycroft的呼吸在他皮肤上引起的振动,它们灼热而毫无规律。

“你可以叫出来,Sherlock。”哥哥终于说。“因为在结束之前我不会停止的。”

就算如此,在第一次的插入来临之时,他还是咬紧了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Mycroft当然知道他在忍受疼痛。就算他把嘴唇咬到破皮,他身体的反应也无处遁形。然而如果说在这之前的每一次他的兄长都以他的感觉来作为做爱的第一标准,眼下则是毫无疑问的背道而驰。没有任何的抚慰。没有任何的温柔。就连他的双手也被Mycroft钳制着,指头和指头之间纠缠得它们似乎原本就生在一起。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性交中包含的占有。令Sherlock吃惊的是,他并不厌恶这种感觉。

Mycroft在很多年前就亲吻和爱抚过他,甚至也进入过他的身体,然而那所有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万分地小心翼翼,以至于Sherlock一度为了电视上性交动作的野蛮和毫无规律而惊讶。那些人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但Holmes家的男人们显然不同。上次在医院里,当他在感觉到了哥哥的不适的时候立刻反射性地停止,那也是因为对方在十年前也是如此呵护着他。Sherlock知道Mycroft大脑里的那根门闸永远不会脱轨。

所以,Mycroft只是选择了在这个时候打开那扇门而已。

Sherlock发现他在发抖。

他已经不能持续一开始在床上的端正跪姿,惟有将头部埋进枕头挣扎,脸颊在枕巾里被磨蹭得燥热。他的整具身体都仿佛已经开始在Mycroft的掌握之下开始崩溃,而Sherlock唯一能想的是他希望能够就这样彻底地融化掉,与Mycroft的热量同化,再渗透进哥哥的五脏六腑,在每一条血管的内侧都刻下他们的姓氏。

当Mycroft的动作粗暴到了让他差点撞上床头的时候,Sherlock倒吸了一口气,随后叫了出来。

并不只是因为痛楚。

就像很久以前那样,在这种时刻他所能发出的声音,多半只是哥哥的名字。

记忆中的Mycroft也是如此沉默寡言,然而他的每一个亲吻和每一个眼神都是回应。对于十六岁的Sherlock而言,那让他深信就算他要Mycroft给他这整个世界,Mycroft也只会笑笑然后给他整个世界外加几颗星星。

快二十九岁的Sherlock知道Mycroft不会给他整个世界。但现在他想要的是Mycroft的全部,包括所有的脆弱和黑暗。

他突然很想看Mycroft的表情,但他已经连转动头颈的力量都丧失。

他不想在棉布上磨牙齿,于是将脸埋进双臂咬着自己的胳膊。来自前臂的疼痛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让Sherlock得以开始扭动腰部而迎合哥哥的粗暴穿刺。他仍然熟悉Mycroft的停顿和节奏,仿佛那和音乐相通。

作为回答,Mycroft毫不犹豫地一口咬在他的肩胛上。

Sherlock听见自己的喉咙中发出了一种属于垂死野兽的声音。

“你要忍耐,”Mycroft在他耳旁用一种依然温柔却不允许任何抵抗的语气命令道。“我还没有想要结束。”

他咬住嘴唇,身体像是一片暴雨中的秋叶般瑟瑟发抖。然而他体内的一切都已成为熔岩,疯狂地想要寻找任何一个出口。

Sherlock射在腰下的枕头上。

Mycroft停下来对着他的臀部狠狠扇了一巴掌,然后继续。

*

在他荷尔蒙最为躁动的年代,Sherlock常常在亲热的时候对着Mycroft的各处皮肤一口咬下去。现在回想起来,那动作大概代表着一个男孩子最原始的对于穿刺的欲望。Mycroft对此只说过一次“Sherlock,这样会让人疼痛”。在他回复“我知道”后,哥哥就再也没有提出抗议。毕竟他咬的地方都是平时能被西装覆盖的地方,不至于让公务员被同僚侧目。

要是能把哥哥咬出血就好了—Sherlock的确曾经那么秘密地盼望过。他没有Mycroft的洁癖,也尝过自己的血液的味道,那完全不糟糕。更重要的是他热爱那个念头在他脑中的慢镜头画面,包括其中影射的宗教意义: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血。这是我们立约的证明。

原来噬咬也是包含在他们共同DNA里的东西。

Mycroft正在肆无忌惮地咬他,从肩胛到后背再到双肋,仿佛恨不得就此把他吞到肚子里。他的双臂被疼痛扭曲,脊背的神经中枢被点了一把火一直烧到尾骨,再与来自下身的冲击合为一体。

Mycroft. Mycroft. Mycroft.

在混沌的原始痛感中Sherlock甚至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发出了声音。然而他听到了他脑中对于那个名字和弦一般的回响。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Sherlock。” 恍惚之间,Mycroft的声音已经到了他耳旁—首先是亲吻了耳垂,再毫不客气地用牙齿磨过了整个耳框。“Sherlock。”

那声音中包含着他从未听过的,不加掩饰的渴求。他明白这如他所求是Mycroft的全部。在十三年后,他终于能够承受这全部,并拥有了同等的东西来交换。

当Mycroft的身体开始剧烈痉挛时,Sherlock在喜悦之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然而哪怕真的被咬出血,此时的他大概也只会再一次射进枕套里—

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血。
这是你将自己给我。
这是我们立约的证明。


在深渊的尽头,仍然是Mycroft。

他的兄长倒在他身旁,将汗湿的额头贴住他的后肩。不过哪怕是现在,Mycroft的嘴唇和牙齿仍在他的皮肤上固执地摩挲,仿佛他是一头咬定猎物残骸不放的野兽。

那没有关系。他已粉身碎骨,心甘情愿。

“Sherlock。”

Mycroft在叫他。而他陷落在哥哥的声音里,就像一颗种子跌进黑暗而温暖的土壤,开始慢慢发芽。

My Mycroft.

“My Sherlock。”


END

A/N:我是福受本子的guest……本子里收录的包括这篇,还会有一个暂时不会在网上放出的番外……虽然我完全不知道番外要写啥,抓头。各位有什么建议么?

Comments

(Anonymous)

=v= 借吧……侦探真是迷茫又绝望的美好孩子呀

抱个 XDDD

所以他需要他这个无懈可击的哥……
这顿板子打得好啊!!!
番外球医院完整版……啊,是福受的本子>/////
医院完整版就是《原点》啊………………

(Anonymous)

……对不起,我跟那个一边benny出生隔壁兄弟年下弄混了-_-
我忽然想看这个的英文版⋯⋯呢
Mission Impossible……

我觉得BW的倾向是,粮食部分英文,肉部分中文……
我觉得,既然我连这篇都看了,干脆就把你的文全部吃光抹净算了……
这里面的两个人都实在太击中我萌点了──早就觉得Sherlock应该被人惩罚一下(有些英文文里的他实在叫人恨得切齿,更受不了的还是周围的人都惯着他),而还有谁比Mycroft更合适来做这件事呢?
不过如果这是再别的续篇,Sherlock究竟做了什么需要被惩罚的事?
简单说就是,他N年前吸毒差点死掉,他哥当时被吓了而且他又中二了,所以没惩罚他(这一段在米糕的5+1里面有的,就是在那个Sherlock受同人文集里)。你知道如果小孩酒后开车出了车祸,家长第一反应大概都是“谢天谢地你没事”,第二才是“你居然酒后开车!!禁足两个月!”。但后来他们两个闹了十年的别扭,所以“Sherlock当时彻底伤了Mycroft的心”这件事情一直没真正解决……

不幸的是Dominic在餐馆里面戳了Sherlock吸毒这个痛处,所以他们都想起黑历史了。Mycroft就在Sherlock的要求下算了下旧账这样………… (因为他们如果要真的作为平等的关系来交往,那么就不能像是少年时那样,Mycroft一昧地包容Sherlock。当然那时候Mycroft自己也不成熟,不过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原来如此。 我正在翻译一篇Mystrade而且就要结束了,却被你的文分了神,我恨你。
套用某句话说就是,恨我的人多去了…… ^_^
我发现这文里最让我觉得有虐到阿福的不是其他任何东西,而是这句话:

他已经不再无所畏惧。
………………你是真怨念他呀,哈哈哈。
今天skype那个抽抽,登都登不上囧

Tried to log in just now. Nope...

我很不HD地把你说的那个“泪汪汪的Sherlock”告诉荔枝了~XD
今天又看到两篇文,全部是类似的调调,我为什么要这样虐自己orz
说起来昨天你说很好的那文在哪儿?我在AO3上面愣是没看到……
Oh I remember this one now! I read a bit of it but stopped because of all the italics, of all things. Orz

囧,你读什么不好,读虐M哥的………………

你找篇虐阿福的来给我看啊!*暴走*
要不你写也可以
悄悄说,我不是还欠你一个rain check吗,就那个录音电话梗如何……
DEAL.
Need it like BURNING. Seriously.
/pat pat

I understand.

争取这周之内写出来~
哦也!这样我也有动力翻文了!(作者还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