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蝶/Renata (all for a pair of green eyes) (snowlight) wrote,
茕蝶/Renata (all for a pair of green eyes)
snowlight

  • Music:

终于把嬉皮宇宙里面的逻辑搞顺了,耶!

说的是MI7长官小夏x待业青年M哥的那个AU……


蝴蝶:嬉皮宇宙的逻辑始终没弄清楚,所以文开不了头
蝴蝶:M哥为啥要跑啊为啥要跑啊为啥要跑啊
荔枝:我一直觉得他也可以叛逆的- -
蝴蝶:可是……他就忍心让小夏接班?
荔枝:我觉得hippie宇宙就是反过来啊。小夏想做这件事情而已。
荔枝:就是说M哥洗脑没成功,小夏被洗了一部分
蝴蝶:嗯,那么M哥为啥跑去混地下情报?
荔枝:再说,那也不完全是责任与忠诚,对于福尔摩斯家的人来说,不过是另外一个难解的题目
他俩都是这样觉得的而已。M哥觉得地下世界更有趣,小夏想操纵英国政府。各人走各人道路而已,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纠结的。
荔枝:这样说好了。他俩分别觉得自己选择的道路才是最适合磨练他们的高智商的道路。
蝴蝶:好吧……那哥哥为啥要躲着小夏呢?
荔枝:因为小夏希望他哥也去Dio?小夏觉得他哥更适合做这个。但问题是M哥不觉得Dio有趣,小夏又看不起地下圈子小混混。
蝴蝶:彼此看不起么……原来
荔枝:但小夏承认他哥比他强
蝴蝶:小夏就是那种觉得哥哥不走正路的……
荔枝:这点他一直就这么觉得。然后他就想把他哥带回来⋯⋯
蝴蝶:嗯我觉得这个可以理解。但是小夏要哥归顺,难道要Dio交给哥?
荔枝:他也有软化的过程?比如说你可以设定M哥是在Dio实习了一年才跑的,然后小夏一开始是想把Dio交回给他哥,后来发现不行,就改为劝服他哥帮忙。
蝴蝶:嗯M哥肯定实习过后跑的。后来他破天荒回一次Dio,如鱼得水的样子,小夏郁闷啊。
荔枝:对- - 而且一开始Rounsley不服他,服M哥
蝴蝶:后来R目睹了M哥的花天酒地糜烂生活……
荔枝:小夏后来把他踢去酒吧⋯⋯所谓的卧底⋯⋯
蝴蝶:R觉得自己当年眼睛瞎了……
荔枝:对,他郁闷了⋯⋯哈哈哈哈
蝴蝶:不过其实他也还是服M哥的本事,只不过觉得M哥性格太……
蝴蝶:所以小夏也才把哥哥交给他保护……吧
荔枝:嗯嗯- -
蝴蝶:(R:我觉得你哥让我需要保护差不多……)
荔枝:对⋯⋯⋯⋯
蝴蝶:好,这个设定……我觉得说得通。就是浪子和好孩子之间的故事。
荔枝:对XD
荔枝:其实可以理解。我觉得比较接近于JB版。你看JB版,其实他弟是乖孩子,哥怪怪的⋯⋯
傲娇得要死⋯⋯
蝴蝶:另外的话,也包括M哥因为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而远离小夏。小夏想要靠近哥哥,可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打着“快回来混Dio”的幌子……
荔枝:对对XD时不时骚扰一下
蝴蝶:当然他要他哥回来混Dio是真心的,但所谓一石二鸟
荔枝:哥你怎么还不回来哥你怎么还不回来⋯⋯虽然真回去了他也很郁闷
蝴蝶:是啊,哥穿着白棉T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眉环皮带项链统统齐全,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到Dio里面
荔枝:真好H啊~~~
蝴蝶:…………………………
荔枝:而且我想用那个JB版的梗!他在Dio办公室里等他弟!
荔枝:然后说,进来啊Sherlock⋯⋯他弟郁闷了
蝴蝶:他以前也有过clearance,现在只不过是hack了……
荔枝:而且估计Dio的老职员都很自然放他进去⋯⋯
蝴蝶:还会对新来的说,你什么都没看到……
荔枝:哈哈哈哈哈哈对
蝴蝶:然后淡定地走过走廊,留下蹲在地上努力hack窗子的M哥
荔枝:⋯⋯好歹是门吧
蝴蝶:也可以John看到了,翻白眼刷了自己的卡让M哥从大门进去了
荔枝:笑死
蝴蝶:M哥:你真的是我弟最好的朋友吗……
蝴蝶:阿花:我只是在为Dio的公共财产着想。
蝴蝶:M哥:Dio什么时候变穷了吗……?这样吧,下次如果来买情报的是你,再给你打一折。
荔枝:哈哈哈哈哈哈哈,熊的熊的
蝴蝶:阿花:我的爱国心是有限度的。(居家好男人阿花当然死也不会去那种酒吧)
荔枝:阿花跟Rounsley一定是好酒友
蝴蝶:是啊,R每周休息一天就跑出来
“M又在发神经了。”
“喔,我会看好Sherlock的。”
荔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蝴蝶:所以说呀,搭档什么的,还是要宇宙无敌BT二人组才有爱呀

顺便说,用十二小时写完了无比粮食的番外。基本上是冲着狗血去的。Rin提了很多建议,而且居然还脑补了后来的兄弟年下……我…………我什么都不说了………………顺便感谢荔枝同学的各种支持,从地理到风土人情。

贴个最后被删除的开头:

每当别人问起他对于牛津大学都有什么美好回忆,Mycroft Holmes总有那么几个得体的答案以供对人下单:贝利奥尔学院新生之间的即兴论战,历史系的Sullivan教授(喔,那可是个名人)在课堂上各种多姿多彩的语言,在象棋俱乐部的年度对战中连续三年大败剑桥,甚至还有某年冬天在学院四方花园里面的雪球地狱。

不过他对新上任的David Cameron不是那么说的。面对着这位牛津时代在布林顿俱乐部里有着一整本花天酒地黑历史的首相,Diogenes的总长只是微笑着说:“我最怀念的是牛津圣母教堂——的咖啡馆下午茶。”

我是真*考据党啊,望天。当时只恨不得把牛津的course of study(而且还是几乎二十年前的course of study!!!)翻出来考据M哥当年都上了什么课有什么人当教授…………………… (走火入魔什么的最讨厌了……?)

最后加上:我家里也终于加入二十一世纪了……有无线网路了。网路名称设定为DIOGENES不说,密码差点设定成PallMall....orz
Tags: sherlock (中文)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