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tower of light

《富士山下》和闭门造车还有其它

四年前,《富士山下》这首歌在Iris和流言这两个伪*粤语党的MSN签名里被挂了很久,也有人向我推荐了又推荐。但我因为觉得看到的歌词比较莫名其妙(“谁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日本国土交通省表示压力很大?),一直没有认真去听。然而上个月南游,基于民主原则三个人的iPod轮流在车上播放,我算是被迫听了这首歌,发现居然喜欢上了。于是对话如下:

蝴蝶:那些引起我们共鸣的东西,是因为我们自己经历过?
鸢尾:或者是因为曾经yy过
蝴蝶:…………说起来同人女们绝大部分都是闭门造车
鸢尾:而且明知道不可能真的是那样 。我也不感兴趣真的男人的恋爱是怎样
蝴蝶:不过按这个逻辑,林夕也在闭门造车男女之间的恋爱……?
蝴蝶:喔不,他那是给黄耀明写情书= =


有时候我会困惑写作中的感情和现实中的区别。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用写故事来留下某些点滴的记忆。虽然在当时也许那更像是一个游戏,但一路写下来,我开始相信文字的力量。至今记得G教授引用的《圣经》里面的话: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 上帝如何创造世界?上帝说出了那个字,于是就有了世界。

我想写真实的文字。不是说像《蒙特马遗书》那样用肺活量和神经末稍来写,但若是能够用文字将过去这十四年还原,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然而总是写了删,删了又写,好不容易留下来的又纷失在电脑上那些我自己也忘记的文件夹回路里。要怎么来解释,怎么来表达——?我因为父亲和母亲的种种盼望生而为人,在二十五岁前孜孜不倦地和周围的世界谈一场又一场恋爱。感情得来容易维持艰难,结局也每每有心种花无意插柳。

这几天因为看了闲情上那两个关于自杀的帖子,突然又想起这些事情。

感情到最后,是和自己本性的挣扎。我在这里,纽约W郡的小镇上,夜幕褪去后明天将能看到路旁点点的鲜黄殷红。每一棵树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每一个火车站都有它的坐标。然而我想着我爱过恨过辜负过的人,他们的名字和面孔,却无法把那些感情化成语言记录下来。I have no word to re-create them, thus I cannot bring myself to life. 诚然某些事情对于我而言是隐私,逻辑上说来正大光明但也不愿放在外人之前。不过就算只写给自己看,也还是写不出来,也许这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自恋或者勇气(二选一)面对那些丑恶的部分。

被这个世界平复,为此心怀感激,也被很多人评价为善良,但在某些时候仍惊觉aggression(我不想用中文说这个词)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潜意识,就象地心中不可能充满砂砾只能是岩浆。

Comments

这么深刻的讨论我完全没有听到!

>_<我睡死算啦!

……我跟你说我下周去参加的那个career fair他、他cancel了
但是我不能也并没有cancel机票
所以我要去4天……
因为是去米所以论文的工作推不掉所以减去一半时间
剩下一半时间的一半陪另外一个朋友

最后我多出一个半天(你方便的话)可以找你玩=V=

Re: 这么深刻的讨论我完全没有听到!

好的,时间肯定米问题。你打我手机就好~

另,Of Fortune的最后版本稍微改了下。虽然很少,但基于强迫症……咳。

你们文艺得我直打哆嗦……

三个文科生就是一坛人生讲座-口-
我和阿秋在一起的时候可是谈物价和H的!!!

不过就是MSN对话,要挺住

Raing可不是文科生……阿秋也不是理科生吧。真要说阿秋和我还是同行呢……

不过Raing自己也说,她本来觉得自己是理科中的文科生,看到我和Iris才发现,我们是真*文科………… XD

Re: 你们文艺得我直打哆嗦……

潘君你大水淹了龙王庙哦!我本科和你一个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