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sherlock - m/s, sherlock

Bone of My Heart (BBC Sherlock架空,Mycroft/Sherlock)

题目:Bone of My Heart
作者:Renata Lord (snowlight)
配对:Mycroft/Sherlock, PG-15
注明:给米糕的生日礼物。嬉皮AU。谢谢荔枝,谢谢Mimi,谢谢Rin……我终于写出来了……orzzzzz

Fruitcake Butterfly的周五夜晚总是人头骚动,灯红酒绿得像个真正的寻欢场所。Sherlock Holmes毫不怀疑如果他这家酒吧里面所有的三教九流尽数逮捕,不仅伦敦的治安将在短期内能够得到显著改善,就连某些欧洲国家的内阁也得灰头土脸下台。

但他当然不会那么做,因为酒吧的晚场钢琴师兼幕后黑手Mycroft Holmes(虽然这个鬼地方的人都喜欢叫他一声Micki)就端着一杯墨西哥龙舌兰酒坐在他面前,笑容可掬。

“我亲爱的孩子,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这个晚上Mycroft用的是苏格兰腔。“你喜欢我刚才为你弹的那一曲么?”

Sherlock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只专心致志地打量着他眼前的人:最近的生理时钟毫无改善的迹象。已经胡乱吃过晚饭。这几天和一个俄罗斯佬打过交道。还是没有固定床伴。一语以蔽之:他的这位兄长仍然过着和“Diogenes前继承人”的身份完全不相配的糜烂生活。

“我需要你手上的某个东西,”他在看够之后终于说。“那个希腊人的U 盘。我知道它在你这里。”Diogenes的人慢了十五分钟,就只看到了他兄长留下的一张歪歪扭扭画着个笑脸的无字便条。然而当Hooper把那张如同幼儿园小孩涂鸦一般的条子放到他办公桌上的时候,Sherlock可一点都笑不出来。碰到这样的一个哥哥,鬼才笑得出来。

Mycroft眨了眨眼,这一次并没有装傻。“给你打市价的八折。”

“Mycroft,”他警告。

他哥哥笑了,仰头灌下半杯酒。“七折。跳楼价了,一分都不能再少。而且我要欧元。”

Sherlock抬起头来,看着酒吧的各色灯光在天花板上滑过。他用眼角瞥到正在吧台的Rounsley——手里锉着冰而整张脸一如既往地缺乏表情。那个化名Anthea的爱尔兰女人也一定在某个他视线的死角看着这张桌子。这些人都在等待什么?Holmes家的兄弟轰轰烈烈地吵上一架,就为了一个可笑的U盘?多么荒谬的事情,虽然他和荒谬已经是老交情。

“明天上午十点半。这里的后门。我会派Anna过来。”

“就是那位爱穿高跟鞋的金发美女吗?哦Sherlock,你有时候真是贴心。记得告诉她涂粉红唇膏,那和她很配。”

他从Mycroft手中抓过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亲爱的,别喝这种酒。” 他的兄长用一种甚为忧虑的口气说。“空腹喝酒不好,何况龙舌兰酒和你的身份完全不相称。你如果一定要借酒消愁悼念你的年度预算,我可以叫Tommy给你来一杯Macallan。不过那也得算你帐上。”

Sherlock面无表情地将空杯扔向对面。Mycroft扬手将其稳稳地截住,仿佛他正坐在钢琴面前,而这一切都是一场早已驾轻就熟的双人合奏。

“Sherly,有点酒品不会死人的。”

Mycroft一边这么说,一边微笑地看着玻璃上被留下过指纹的地方。他举起杯子,让残留的几滴酒水落在自己的嘴唇上。而Sherlock也还是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看他眉旁的银环,看他右腕上的暗色血管,看他颈子肩膀和手臂的线条。Mycroft最近很少被监视系统拍到,这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Sherlock的不安。十年前Holmes家的长子在主持了父亲的葬礼后便很干脆地将自己扫地出门,但被留下来“收拾烂摊子”的Sherlock却至今仍未习惯他留下来的那片空白。无法在固定的时间段里看到Mycroft会让Sherlock莫名地烦躁,虽然真的见面了也只会让这种烦躁徒然加深。

这简直比毒品还糟——John那么说过。毒品至少会给人一刻半时的愉悦,而Mycroft更像是他身体里面一根无法拔出来的刺。

“我走了。”他从椅子中起身,毫不意外地在视野的角落捕捉到了Rounsley的目光。Mycroft的视线则仍然停留在空空如也的酒杯上,完全没有要抬头来和他道别的意思。“十点半。Anna。”

*

“What took you so long?”

约二十六个小时之后,刚从浴室里出来的Diogenes长官面对着埋头于他厨房冰箱的客人,冷静地如此问道。他们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而现在已经十点四十九分。

“哦——店里面出了点事情,差点走不开。”

“你今天休息。”

“Sherlock,”Mycroft总算直起身来关上冰箱门,左手里提的是他酒架上唯一的一瓶玛古红酒。“坏人从来不休息,比如我。”

Sherlock倚在门框上,看Mycroft倒了两杯酒,悠悠然向他走过来。他接住了一杯,但丝毫没有喝下去的兴致。方才短暂的热水浴并未消除他大脑内部的喧嚣:希腊人。South End。Mycroft。罗马某个警署中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手提电脑。Euston地铁站。残缺的蓝图。Mycroft。密谋同伙。Hooper的冷咖啡。Mycroft。Mycroft。

Mycroft正捏着另外一杯红酒半倒在他的白色沙发上。

“离开我的沙发。你知道我的规矩。”——不能把食物和任何液体带到沙发周围,除了矿泉水。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客厅变得像哥哥公寓里面的那样。Mycroft的那张豹纹沙发上面有各种他无法不想追究来源的混乱痕迹。

Mycroft耸了耸肩站起来回到了厨房地带,靠在壁橱上看着他。那杯酒已经空了一半。Sherlock反射性地想要责备他兄长还处在萌发期的酗酒倾向,但他想起平日里的Mycroft是不会喝酒的。这些年来Rounsley的每周监视报告都会在“物质依存”那一栏里选择“否”,另加批注“滴酒不沾,咖啡适量,二手烟,未吸毒”。

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他们见面,他哥哥的手中一定会有一杯酒精饮料。

“现在,把东西给我。”

Mycroft扔过来的是一个外表寻常的黑色U盘,装在透明的小袋子里面。从外壳的磨损情况看来,那个希腊人一定原本将着东西随身置放在上衣的口袋中。他是在这城市里面独自行动的吗?如果他连一个可以存放小小U盘的可靠地方也没有……还是说这一次的对手有着严重的臆想症?虽然在这种情况下那大概不能算是被害臆想。

“相信你已经看过了你家内奸Anna小姐给你带回来的那份。”Mycroft又喝了一口酒。“内容其实差别不大。我不清楚她那组织最近的动向,为了避免露马脚就没有伪造得太多。”

“哪些部分是假的?”Sherlock在看到赝品内容的时候就在猜,但除了推理出实质上最重要的B1和B2章节一定有过改动之外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他对那个希腊人的信息掌握得实在太少。不过等到明天下午Anna就应该已经把她手上的那份拷贝传给EMA了,到时候可以见机行事。

“A3. B1. B2. F7. F9. 还有一些零碎细节,比如我把某家星巴克的地标改成了街对面的一个小咖啡店。那算是免费奉送的复活节彩蛋。”

“F9你改了什么?”那是他唯一没有怀疑过的部分。

“全部!”他的兄长大笑着说。“那满篇希腊腔的抒情还像样吧?我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加上了几个错别字。加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流血,还好Anna小姐的粉红色唇膏就像早上的太阳一样治愈了我。”

“我会记得向MI6的人建议给她加薪的。”Sherlock决定他对手中的酒没有任何兴趣,于是走到Mycroft面前将杯子放到大理石的台子上。那白灰相间的冰冷花纹在和玻璃碰触的时候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般。

然而低头喝着酒的Mycroft却完整而温热。Sherlock可以看到在花哨短夹克之下的白色棉T恤,看到锁骨尾部的浅淡红晕,看到头发根基还来不及染白的黑色,甚至还有在牛仔裤腰际若隐若现的刺青末梢。他想起第一次看到Mycroft这身装扮是什么时候——应该是在他大学同学的房子里?那一次是Sherlock单枪匹马气势汹汹地从伦敦冲到牛津,把他那拒绝回复所有电话和邮件的兄长抓回家安排父亲的葬礼。

那一年Sherlock十四岁,从肯宁顿站一路坐地铁换火车到牛津,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等面对了那间空空如也的寝室才发现那种几乎不可抑制的恐慌。他以为只要能找到哥哥就好了,但在那个阳光只照到一半的阁楼里,靠在墙角喝醉了的哥哥闭着眼一手紧搂住他,把他埋葬在急切而毫无章法的激烈亲吻中。Sherlock没有机会挣扎,虽然他似乎也没想过要挣扎。他只是呼吸困难浑身僵硬,想叫Mycroft停下,又想叫Mycroft永远不要停下。

他确信Mycroft对那一段插曲毫无记忆。就连他自己,在想起父亲过世的那段日子的时候,回忆得最多的也是空荡荡的屋子和安安静静的草坪。如果还有什么,就是他把哥哥领回家时母亲脸上的片刻心安。正是从那时起,Sherlock开始真正相信自己能承担Mycroft不愿意继承的一切。

然而他永远记得哥哥那时候的声音。那是他从此再也没有听过的,带着赤裸裸血淋淋渴望的叹息。从头到尾Mycroft都没有说别的,唯独重复着他的名字。他的嘴唇被咬到红肿几乎流血,但Mycroft还是狠狠地往他的嘴里说着那三个音节,就像那是洪水创世的咒语。Sherlock。

同一个人,却会拥有如此不同的声音。

“Sherlock,”眼前的这个男人说,“你如果不打算喝这一杯,我就不客气了。”

他摇头。“你从来就没客气过,不用从现在开始。不过我要睡觉了,你把酒带走吧。如果U盘方面出了问题再找你。”A1和B3其实有些自相矛盾的地方,但那恐怕要通过试验才能确认。Hooper明天一大早又有事情做了。

“很遗憾,我的公寓和玛古红酒也不相称,”Mycroft仍然是以那种愉快的腔调说。“不过天佑女王,我很高兴看到你在和过劳死作斗争。”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穿好深黑的风衣(Anthea替他买的,毫无疑问),一只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而另一只手灵活地输入了开门的密码。

在大门被关上后,Sherlock才想起他们没有对彼此说晚安。但那大概是一种过分正常的相处方式,而John早已毫不留情地把他的家庭关系鉴定为来自于银河外星球。

他拿起那只被使用过的酒杯。玻璃散热很快,但那上面还留着Mycroft的指纹和温度。一翻手,杯底残余的一口殷红酒液便在他的唇齿之间散开,平滑缠绵得像不存在的旧事那般温柔。

-完-

Comments

哥哥,你居然就這樣落跑...你...你...

弟弟都洗好澡等你了...(被打!)
Mmm, how did I miss this one?
这里面兄弟之间的dynamic深得吾心~神马哥哥是弟弟的毒品,神马弟弟用哥哥的杯子(想到红玫瑰白玫瑰电影版里面的一幕),甚好!我倾向哥哥不记得当年对弟弟下手的事,是弟弟自己纠结嘿嘿~
Well, you know me...=w=
嗯,他的确记不得了。我写的故事我最大。=o=

ps,你在线上么?在的话敲敲~我要无聊死了。= =
back...just poked you on sk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