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蝶/Renata (all for a pair of green eyes) (snowlight) wrote,
茕蝶/Renata (all for a pair of green eyes)
snowlight

FSS x Sherlock 大纲……下半部

Resonance says:
老子终于写完了!!!!
Pearl says:
我终于被治愈了,因为我一开始觉得这玩意儿很虐
Resonance says:
一万一千字!!!!!!!!!!!!!!!!!!!!
Pearl says:
我一开始一直觉得FSS的设定对于他俩很虐,是因为觉得他们不可能按照被设定好的最爽状态生活下去,他们彼此都为对方追求自由,所以觉得很不爽。
但是到这里终于TNND圆满了
Resonance says:
一切都是为了爱啊,抹泪

首先说明一下这两个人(?)的复活设定。

Mycroft的复活方式是肉体恢复到新生儿然后重新成长(参见Rognar),但前世的记忆一开始不会恢复,而且在记忆未恢复的阶段性格也会重塑(不参见Rognar)。Sherlock的复活方式是同样肉体重新成长, 有技能有记忆对MH的印象也一如既往,但因为身体硬件(?)发育不足,所以在成熟之前行为还是不由自主地幼稚化。

M哥的寿命上限比小夏的短很多(M毕竟是以“人”为基础而改造的,S不是) 。再加上M哥时不时弄点大事件出来,于是一般都是S活着M挂了。小夏自己倒是像Intercity那样得享fatima天年(小夏那种级别的fatima一般要死都是为了护主而死,不会被敌人特地杀的;毕竟那是可回收再利用资源),所以被养了N次以后 M才终于扳回一局。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互相养成,小夏养成他哥而哥偶尔也养养小夏的无限轮回超级不要脸真*外挂故事。(请自行演唱time after time, you know you’ll be mine……)

Mycroft第一次挂是病死的。在收到M病危消息的时候,Sherlock正在星球的另外一端上找早已退休成家的John修自己的MH。

听到消息后S倒也很镇静,因为他早就知道M病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第一次战场搭档之后M就和他详细说过他们俩的无耻外挂系统。(他当时本来应该恼怒哥明明不会真的死却拿这个来勾引他上钩回去的,怎奈他当时实在被弄的太high了于是这账就销了,只回复说“喔,真是祸害遗千年啊……”M哥微笑:“你有立场说我吗?”)

但Sherlock还是想见M最后一面,因为再怎么说可以复生,总是会担心的——虽然他自己不会承认。善良的阿花觉得小夏在这种时候应该要人陪着,于是他们俩开着刚修好的MH就往黑手基地赶。

赶路到一半小夏突然停下来,对一直勉强跟着不眠不休的阿花说,我们去休整,不能这样狼狈地出现在那帮人面前。
阿花吃惊:“可是Mycroft的情况……”
小夏很平静地说:“已经没有赶的必要了。”

阿花知道小夏不会接受安慰,所以他只是拍了拍小夏的肩膀就走了出去。然而他在整修MH时,听见fatima舱里,在机器与通风口的运作噪声中,含混了轻微的哽咽声。

……但事实是黑手骑士团的人在按照M哥的遗嘱等小夏来领取失物(?)等啊等……一直没看到他。无奈之下作为代理团长的Rounsley在基地把复活了的M看管养护了起来。奶娃版本的M睡的是fatima槽,因为本来就一半fatima么,安全省事。Rounsley把照看差事交给自己的(非战斗)fatima,有空的时候自己也去看看,用文件夹戳戳人家脸蛋解心头恨什么的……

Sherlock为啥爽约了呢?因为他不是笨蛋,知道M哥不在了他完全压不住黑手组织的人,不可能正大光明走到人家基地里面把婴儿M抱走,而他又更不可能乖乖留在基地在他们眼皮下带小孩。于是某月黑风高的晚上,在阿花的帮助下,他瞒天过海把哥和挂在哥脖子上的戒指一并拐走了。

当时记录如下:
某晚,Rounsley那位可怜的fatima跑来对他说——
マスタ—!あの方が……あの方が……消えてしまいました!
三時間前チョコミルクを飲んで寝ましたのに!
現場残りプリンの包装ひとつ!

主人!那位大人……那位大人不见了!
明明三小时前才喝了巧克力牛奶睡下了的!
现场只留下一袋布丁的包装!”

然后Rounsley发现哥的MH也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出去了……已经被迫习惯了Holmes家做事方式的Rounsley内心怎么不得而知,但外表绝对是淡定地说:“去找Sherlock吧。但是不要打搅他们,知道行踪就好。”

就此,小夏正式踏上了“正太Mycroft养成计划”(别名:布丁大作战)的不归之路………………

Mycroft表面上死了,身后事一堆。复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又只有小孩的肉体和记忆,这决定了他们必须低调,基本上过半隐居半流浪的生活。直到M找回自己的记忆前,小夏为了避免麻烦不叫他的真名,就叫他Benedict(昵称小黄瓜)。Diogenes这MH也被埋了起来,等待M再一次成长为骑士。小夏平时作骑士打扮,别人问起就说M哥是他兄弟(他们的确是兄弟……)。过闹市的时候小黄瓜还紧紧抓他手或者捏着斗篷角。

小夏:“你怕旁边那几个?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他们。”
小黄瓜:“我是怕和你走散了……”
……话说由此可见M哥小时候某些地方勉强还是正常的?是被后天弄BT的?)

Sherlock一开始就把Mycroft和Benedict分得很清楚。简单说来就是:Benedict是Mycroft的未完成状态,所以Benedict不是Mycroft。他在抚养和教育Benedict的过程中是把自己当成监护人和老师,可以在Benedict开的MH里面当fatima,然而Mycroft始终是哥哥。小夏拒绝和M搭档是因为怕被哥哥的意识牵着走。说穿了就是他哥太强了,小夏不愿意低头。但是Benedict没有哥的记忆也没有哥那么强(各种方面),所以小夏愿意和正太搭档。在第一次死亡之前M哥也曾经确认过小夏为什么不当他的fatima,而那时候的小夏眼睛看着屏幕说,我不会像别的fatima那样给你忠诚。我将永远只是我自己。

至于小夏教正太M开MH以及当骑士,那是典型的布丁教育。当小黄瓜还真的很小很小不懂事的时候,最能打动他的就是布丁之类的甜食。(为什么我想起了玛多拉用剑圣头衔贿赂Max?Orz) 于是出现了丁点大的Benedict深情呼唤“Sherlock, Sherlock, 你在哪儿……你看我把我的目标都完美砍成两截了,我的布丁呢……”这种囧镜头。(M哥回复全部记忆后彻底扶墙了:被戴着小围嘴喂饭什么的,眼巴巴为了个布丁练习什么的……他淡定地装失忆,从此戒了甜食。虽然这也只能让小夏知道他其实是记得的……)

小夏一开始将M哥的戒指挂在胸前,Benedict还多次默默地推测过这是哪里来的。后来等Benedict被允许开MH的时候,小夏就把戒指挂在他驾驶舱里。小黄瓜反映,挂着个摇晃的东西不利于开车;一颠簸就打他脑门上,而且还很沉!但小夏严肃地说,这是在训练你的反射能力,你好自为之吧。

在开MH的时候,小正太有着全星团最强或者起码也是最狂的fatima,而且以为这很正常。不过在第一次和作为fatima的小夏搭档的时候,小正太却差点哭了,因为他发现Sherlock的力量实在强大到了可怕的地步,不明白这样的S为什么就这么跟着自己而不是甩掉他走人。(他明显和修特兰不熟……)

对此小夏的回复是,那么你得为了我变强。Benedict严肃而天真地说,好的我会变强,要强到足够当Sherlock的主人!小夏愣了一下说,我没有主人,也永远不会有主人。Benedict继续天真:“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小夏内心扶额N+1次……(不过在外面的时候,没有主人的fatima是违法的,如果Sherlock被发现是fatima正太就会挺身而出认领他。他说这是我的fatima!但因为他过于正太,别人还嘲笑他……) 反正这两个人就这么孜孜不倦地折腾着他们自己顺便也折腾着广大的劳动人民以及非劳动人民。等到Benedict慢慢长大,Sherlock就要他去找fatima, 怎奈小黄瓜坚决不从。

第一次再生的时候,Benedict是在战场上恢复成Mycroft的。当他走下MH的时候,戒指已经戴在手指上。他走到小夏面前,安静了一会然后笑着问,“Sherlock,你等了我很久吗?” 但小夏只是懒洋洋地说:“你比我预料的慢多了。” (What took you so long....)

两个人都明白,Benedict一旦恢复(进化?)成Mycroft,他们的二人世界以及搭档关系都告结束。M哥带着戒指和MH回骑士团去另外找fatima,而小夏基本上进入封闭模式或者待机模式。当然他应该也还是纠结了下,看着别家fatima收割自己培养出来的骑士,而且明知那些所有的fatima都不可能比自己和M更有默契。

这时候阿花已经去世,小夏又没兴趣和阿花的后代混(因为阿花也是独一无二的!不然小梅姐就跟了总统后代了)。在Mycroft还是Mycroft的时间里,他就呆在哥的势力范围里面,一个人作为骑士开着MH继续流浪。(他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像阿花那样的朋友了……而事实上在那之后他见过很多好人,很多善良的人,但的确再也没有找到过第二个阿花来做搭档……) 总之这又变成兄弟俩头一世的天为谁春模式。Rinse and repeat.

然后就有了M哥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挂。这几次Sherlock倒都是眼看着哥挂掉的;有一次(2nd)是自然衰老死亡,有一次(4th)是跟其他的fatima在一起战死了,甚至还有一次(3rd)是最开始小夏看护不周(?),不太大的时候就因为意外死了。总之到了后来,小夏基本看过各种年龄M哥的各种死状,其中最虐莫过于眼睁睁看着M和别的fatima一起战死……(他自己总是怀疑,如果在那MH里面的是他而不是某名贵fatima,他哥就不会死。)

顺便说,M哥真不是体力派,他的能力根源在于他对于fatima和MH的理解都比其他骑士要好。在黑手组织里面他都很少上阵的,还感叹过什么“我一生体力最好的时候,是我还是Benedict的时候……” (小夏不咸不淡地说,“是啊,那时候你一次能坚持一个小时呢……” Rounsley第N代路过:我什么也没听到……)

为了不让M那么轻易地挂掉,越到后来小夏对再生的Benedict的训练就越严酷,到了路人都看不过去以为小夏家暴自家小孩的程度。(小夏在折腾小黄瓜时候的心路历程:叫你在我面前和fatima死掉!叫你在我面前和fatima死掉!叫你在我面前和fatima死掉!) 最开始Benedict超委屈,但后来他发现自己睡着以后小夏都过来抱他一会,第二天布丁还会大一号,他就觉得,喔,这个很划算。(小孩真好骗啊……) 小正太默默地吃着布丁想:fatima没精神控制,这很稀有。但是这么有控制精神的fatima,这就不只是稀有了!当然Benedict不是别人,他在Sherlock手下像野草一样地活了下去……

在情感方面,每一次重生的小正太都当然全心全意地喜欢着Sherlock,因为Sherlock差不多就是他的全部世界。(参见约翰对于芭夏,不过比那对圆满多了。那对才BT呢……) 虽然小夏走的一般都不是亲民路线,亲额头什么的也因为别扭而放弃,长大了点后Benedict还是毫不要脸地(参见人生赢家Mark Gatiss)对他实行各种不小心亲,强行亲,偷亲,等等等等。但如果不算偶尔的生理教育,小夏和Benedict之间从来没有过真正意味上的肉体关系,哪怕等Benedict脱离正太阶段之后也没有。他疼爱Benedict(虽然表达方式有时候orz了点……)并且对其有(非情色意味的)占有欲,然而他爱的是Mycroft。就算少年慢慢长出Mycroft的样子,Benedict也不是“那个人” 。永远不会是。(为什么我想起了POY……这一定是错觉这一定是错觉这一定是错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小夏而言,Benedict和Mycroft的最直接差别大概就是他可以欺负Benny,却不可能(成功地)欺负Mycroft。比如说他可以对长大却还没恢复记忆的Benedict取笑说,再不听话不给你布丁!可是他不会对Mycroft这么说。

Sherlock没有发现的是,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养成之后,他自己也开始把Benedict和Mycroft弄混,毕竟到了后来他和正太在一起的时间比他和哥在一起的时间都要多了。最后终有那么一天,他在刚恢复记忆不久的Mycroft面前不自觉地说了一句他平时对Benny常说的话,然后哥很自然地就微笑着接了下去。之前小夏都是只在Benedict身上看到Mycroft,但那一次他觉得,Benedict一直都在。

Benedict的确一直都在。如果说在第一次记忆回复之后M哥还忙于囧囧有神的“不承认”自己被小夏养成了这一事实,到了后来几次他也逐渐淡定了——反正尿床也被看过了,晨勃也被看过了,为了布丁掉地上而差点哭鼻子也被看过了……你知道,一个人黑历史如果多了,也就无所谓了。(我绝对不是在说自己。)

不管是哪一次死亡和重生,M哥在死前总是会担忧下自己以后的“童年”,怕这一次有什么差错。越到后来,M对于S的依恋也就越重,毕竟有那么多代的养成记忆。(某人你也终于当爹当娘了一回啊!) 所以等到第四次他真正明白过来的时候,看看小夏只觉得“啊,星团真美好” (松一口气),然后开始琢磨是接着装一会呢还是接着装一会呢……(米糕:“他打算装到不能再装为止,除非有了紧急问题他必须回去收拾黑手。”)

Sherlock当然很快就发现了Benedict其实已经恢复了记忆,但事到如今他也不愿意马上放手。Benedict本来就是他们两个人独有的秘密,而小夏又不欠黑手集团的钱,犯不着催着哥回去干活。
所以小夏也就陪着哥装,只有到了某危险关头的时候才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Mycroft!”
M哥说,“谁……?”
小夏咆哮了一把:“MYCROFT!!! ”

危险过去了,但M哥也不能再装Benedict。小夏说,嗯,在你回去之前我陪你去找fatima吧。(以前他一旦发现Mycroft回来了就干脆利落开着自己的MH走人,可是这一次他的确想在哥哥身边尽量多呆一点时间。) 于是大戏登场:

在他们出发去fatima发布会的前夕,第5代的Mycroft坐在悬崖边。面前是半沉未沉的夕阳,背后是靠在树上的Sherlock。
M哥其实情绪很低落,但他表现得很淡定。他就着金红的阳光飞速地翻fatima的资料,小夏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M最后转向小夏说:“不愧是Z博士的最新杰作,一切看起来都堪称完美。”
小夏说:“嗯,她会选择你的。”
M看着小夏楞了一下,一没注意,资料就被风吹跑了。他站起来要去捡资料的时候,听见小夏低声叫他的名字。他抬头看到Sherlock纠结的神情。等了半天S不说话,M哥突然就眯起眼睛笑了一下说:“其实我觉得自己很久以前就想过这事情,但不太记得有没有说。
然后他就走过去对着小夏单膝跪下了……
“为什么你不能坐上我的MH呢,Sherlock?无论它还是我,都是为了你才存在的。
小夏说,不叫那个称呼也可以吗?
M回答,这里只有Sherlock和Mycroft,再无其他。
小夏对M哥仰视他的表情抵抗力为零,就从了…… ~\(≧▽≦)/~

——不记得是马克思还是毛润之同志说过,一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是的,这大纲是写的一个爱情故事,纯的。)

Mycroft求婚(没错这就是求婚)那些话,在头一世,他不可能说得出来。这两个人虽然在头一世就已经天雷地火过一次,但老实说那更像一见成X,是经历了漫长的同居生涯才得以真正磨合。M哥当年之所以如此笃定地要老爹给自己造一个弟弟,当时只是一定想要个伴,但他没想到那对Sherlock意味着什么。那时候他太小了,“为了一个人而生”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根本不懂。

而从一开始的作为fatima被M哥的意志淹没到现在可以和M一起开MH的小夏,他在漫长的岁月里经过种种磨炼(最大的磨炼叫做Benedict,还有一档叫做John……),人格渐渐被树立完整。同样重要的是,他对待M的立场也有了变化,得以真正地跟哥哥并肩站在一起。不断的养成让Sherlock在Mycroft的灵魂里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正如当年Mycroft在Sherlock的诞生中留下了他的。

简而言之,如果说很多很多年前M和S都知道“Sherlock理论上而言是属于Mycroft的”(虽然Sherlock坚决不承认),那么这N次轮回让他们都明白,“Mycroft事实上是属于Sherlock的。”

……然后他们就从此成了星团的噩梦。

忘记说了,在这之后小夏也死了第一次。(理由和复生过程请参见这帖的开头。)

在小夏复生之后,M哥外表淡定但是心里超级爽。他终于也能养成他弟了!要知道他当年(N条命之前)只是他爹的助手(帮凶?),又经过了N次被圈养,但这次他可以扳回一城了!于是在黑手骑士团的基地里,头子每天抱着个眼神凶恶的小fatima晃悠。而且小fatima眼神凶恶不说了,还超级爱一张嘴就咬人。
路人:头儿,你家fatima咬了我一口……
M哥:……Sherlock,快去漱口!

小fatima已经很会嫉妒,坚决不许M哥和其他的fatima搭档。所以这段时间里M哥不太愿意上阵,如果一定要开MH也不要fatima只把小夏放在怀里开。面对着一群人的黑线,M哥无辜地解释:“如果没有Sherlock,我的MH会罢工。”
新人:“我们的头子是恋童癖吗……”
老人:“你太低估他了。”

身体不够成熟于是没法真正操控MH的Sherlock愤恨地啃着操作室一切可以被他够到的东西。牙齿特好,从来不磕。M哥随着他啃,看到关键部件的时候就捂着他嘴,然后自己被啃。(M哥淡定对医生表示:爱的代价。)

拥有过去一切记忆和情感的小夏当然恨不得马上长大,马上扑倒他哥(耶?),马上到哥开的MH的fatima室里面去爽。M哥有空的时候还是会陪他玩,比如做数字游戏或者练真空剑什么的。小夏在这种时候很开心,但是开心之后就免不了郁闷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比如说真空剑仁王剑算什么啊,老子好久没真空斩了!(真空斩=真空剑+仁王剑二合一。)

小fatima(这时候好歹不是趴在M哥怀里而是已经有半个M那么高了)揪着M哥的衣领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玩真空斩!什么时候才能玩残像剑!你说!你说!”
M哥在门上划了一道线说:“你长到这么高的时候就可以了。”
小夏就去踮脚尖,但踮了也还是够不到,于是越发愤恨,眼神越发凶恶。
养小孩经验显然不够的M哥笑他:“Sherlock,别这样。来来,吃布丁吧……啊你不吃?那我吃了……”

然后他遭到了炸毛的小夏的真空剑轰炸。攻击本身他倒是很轻松就用一只手接下了(另外一只手还拿着布丁呢),但这只让小夏更加郁闷而已。M哥终于发现事态严重了,摸头安抚问到底怎么回事情,毕竟小夏看过N次连真空剑都练不好的正太M,应该理解因为身体的限制而无法发挥出技能并不是一件多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小夏向他吼道,但你不记得你本来应该是什么样的啊!你练真空剑就是为了几个布丁而已!!M哥点点点……

终于有一天,Rounsley得知他们骑士团的噩梦要结束了!小夏终于要被送回培养槽进行最后的沉睡了!基地上人人自危的日子可以进入黑历史了!

然而在闭眼之前小夏严肃地告诉哥:这一次,如果我醒来看到的第一张脸不是你的,我就灭了你的组织!Diogenes会帮我灭的!

到了约定的日子,M哥特地换了衣服去见小夏,却半途被人袭击……但哥还是以一个脑力派的最大努力抄回来了,一路上跟第N代Rounsley说,你觉得我除了当骑士团头子,还有别的什么能糊口的特长吗?Rounsley:啊,我有个远方亲戚是人事部的……他们那缺公务员?

一大早就醒来了的Sherlock在水槽里等哥。目标一出现立即锁定,随即扑上去蹂躏之。那时候他心智也健全了,动机也成熟了,在装睡等的时候体位也酝酿好了……反正天时(出其不意)+地利(熟悉犯罪环境)+人和(MH当然帮他)他都占全了,没有不扑的道理!

哥想,我这是用身体保饭碗,我很合算啊……于是小夏chua chua chua了……一手扒了M哥的衣冠楚楚礼服,还不动声色地说“我只想检查一下你的肉体”。(小夏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医生了?) M哥说,这肉体你检查过不下百千次了,如果有什么伤痕,一大半也是你给的。小夏看了他一会,猛地俯身去咬锁骨。

Mycroft笑了:“口味没变啊。” (在锁骨被咬的那一瞬哥high死了:如果连这种记忆都在的话,那么所有的记忆一定都在。) 所以他们两个一个津津有味地上一个兴致勃勃地被上,非常和谐。M哥想,我真是人生赢家啊……有个好爸爸真好啊……直到他第二天早上起来在脸上看到更像是牙印的吻痕……

新人:头儿他被什么咬了吗?
老人:还能有谁,还能TMD是谁!这丫当初没有这么二百五的啊……

…………………星团的历史,又轻快地翻过了一页…………………

How far can we go?
Long and long, never end.
Tags: five star stories, sherlock (中文), 脑洞啊脑洞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3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