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ower of light

April 2017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st - kirk

四次Jim Kirk没说“I love you, too”,以及他说了的那一次 (ST: XI同人翻译,Kirk中心)

为了还愿的翻译完毕。半意识流的文翻译起来真造孽啊,orz一万次。
欢迎捉虫。

题目:四次Jim Kirk没说“I love you, too”,以及他说了的那一次 (原版:The Four Times Kirk Didn't Say "I Love You, Too" and the One Time He Did)
作者:Renata Lord (snowlight)
翻译:Renata Lord
配对:Kirk中心,粮食为主。OC有,BG有,结尾是(隐性)KS。


[一]

这一年Jim六岁。

他已经习惯了母亲不在他身边—她为了很重要的工作必须满宇宙飞来飞去,别人是这么告诉他的。

不过她每次回家他总是很开心,虽然她从来不会呆上很久。她带给他各种千奇百怪的礼物,比如来自于遥远星球的岩石和最新的瓦肯机器人模型。Jim把这些东西放进他的玩具箱子里。玩玩具什么的可以等她走之后再慢慢来,现在的话他只想和她在一起。她的怀抱让他安心,温暖柔软。

她不告诉他她什么时候必须离开,这是她的小算盘。所以不论她走到哪里,他都一声不响地尾随着。哪怕是她去上洗手间,他也就在门外站岗—以一个六岁小孩所有的耐心和信念。

一开始她装着没注意到他,但最后她还是问他为什么。

“我得看着你。你总是不说一声就消失了。”Jim嚼着安多利因口香糖解释道。

她弯下腰抱住他,为了不让他看到她眼里涌起的泪水。

“I love you, Jim.”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在忙着不哭。第二天早晨,当他醒来后他去找她。她已经不在。



[二]

这一年Jimmy Kirk十四岁。

乱七八糟纠缠着的四肢。汗湿的皮肤。嘶哑的呼吸。他半裸的上身在带着凉意的车库空气中并不自在,微略的汽油和灰尘味道也在他鼻孔中突兀地开散。这大概只是高潮之后的身体敏感副作用,他想。

“我可想你了,伙计。” 那个叫Mike的男孩咧嘴笑着。他们把各自从对方的身上拉开。“你吹喇叭的技术比谁都好,我保证。真可惜你被学校开除了。”

他十足愉快地大笑起来,一颗心就像羽毛那样轻。

“我日你大爷。”



[三]

这一年Kirk学员二十五岁。

对于为了黑进小林丸的主机而勾搭上电脑室工作员Gaila的这一事实,他并无歉意。他喜欢她,真的。她很配她那一头红发,对于一个奥利安人而言这一点相当难得。他们之间存在的是一种融洽的关系,包括了眉来眼去和酒精饮料。总体而言,他能泡上她,是他的幸运。

她脱口而出“I love you”的那一刻,他觉得被打了一闷棒。

那是来自他已经遗忘的年月的回音。在片刻的恐慌之后,他想起来女孩子们在床上总是说这种话。这大概只是为了助兴。

“那还真奇怪,”在安静的黑暗中,他听到自己如此心不在焉地回复。

她在他身下僵硬住,而Jim意识到今天晚上他将幸运不再。



[四]

这一年James T. Kirk舰长二十七岁。

他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也许他风光得有点过了头,但舰长先生的个人哲学里面从来没有“过犹不及”这四个字。

现在他在女人们的眼睛里看到的是爱慕,又或对于英雄的崇拜。这本身就是桩滑稽的事情,因为Jim Kirk并不觉得他自己是个英雄。不过那是题外话了,就算要讨论大概也是和Spock而绝不是和他眼前这位没有头发的达尔坦女孩。

舰长先生。” 她在他的耳廓旁吹气如兰。那大名鼎鼎的达尔坦性感风韵像一对天鹅绒手套般地紧紧贴上了他。她的每一部分似乎都在呼唤着他再靠近一些,来品尝她红唇上残留的卡星日出酒滴。

他应了她的邀请。那酒精甜中复苦,但她的嘴温暖而柔顺。从她那美丽的颈子开始,他毫无保留地一路下滑。在迷雾中他听见她的抽气声,感觉到她的手指紧紧掐进他的皮肤。随之而来的是一句支离破碎的呢喃。他已经多年没有说过达尔坦语,然而他确定那是一场表白的开端。

“Shhhh,”他尽可能地安抚她。就算达尔坦人对于爱的定义和人类的并不相同,当那个人拒绝对那句话作出回馈,那也还是无可避免会有些许的刺伤。他对此有过亲身体验。



[五]

回到爱荷华的这一年,Jim三十二岁。

当他离开的时候,他拥抱了他的母亲作为告别。在他的手臂环绕中她显得出奇地娇小,如同一位饱经风霜的老妇人。历史可以在这里休憩了—在所有的吼叫,所有的眼泪,所有的伤口之后。让这一切都在这里安眠吧,在这片空旷的土地的心中。

“我爱你。我从来都爱你。”在他能结束那个拥抱之前,她急切地低声说道。那些字句从她口中脱缰而出,就好像它们永远不会再有机会被说出口一样。“我的心在那艘船上就死了。但神啊,我爱你,Jim。永远都爱。”

“我知道的,妈妈。”他迟疑了一下。当她放开他的时候,他竟有了些手足无措。在他视线的边缘,他看到Spock正举起一只手作出瓦肯星人的道别。

Dif-tor heh smusma,Kirk太太。谢谢您,为了这一切—”说到这里,Spock停顿了下,以某种无比庄严的神情望了他一眼。“也谢谢您,为了他。”

Jim Kirk真的没有哭泣的冲动。他从六岁起就再没有流过眼泪。

他闭上眼睛,弯下腰吻上他母亲的额头。那上面满布皱纹。

“嗯,谢谢你,妈妈。I love you, too.”



[完]

Comments